现实中,中西医之争由来已久,不只是中医和西医之间的争论,民间对这两种学科的争论也很大。

    支持西医的认为,中医那一套就是骗人的,没有任何的科学意义。

    支持中医的则是说,西医才多少年的历史,无非是现代科发达之后,研制出各种医疗设备,才让西医蓬勃发展起来。

    中医存在了几千年,伴随着华夏民族一直传承到今天,必然有可取之处,不然的话,中医早就消失了。

    其实,张狂觉得,各有各的道理,中西医都有自己可取的一面,却又都有自己的局限。

    不能非要比一个高低,而且也分不出高低来。

    一些病症,西医的治疗方式见效明显,就应该用西医去治疗,而一些更适合中医治疗的病症,坚持用西医方式治疗,效果反而并不好。

    “好了,两位,现在不是争论这些事情的时候,你们先请坐。”宋学武也是一阵头疼。

    为了给宋琳治疗这种奇怪病症,他请了很多名医,中西医都请了,却没有任何效果,眼看着宋琳日渐消瘦。

    然而,这些医生却还在争论,到底是中医治疗好,还是西医更有效果。

    “宋总,我认为只要请来牛大国手,一定可以治疗令爱的奇怪病症,中医正是以治疗奇怪病症而闻名的。”齐正东坚持道。

    “我认为必须要坚持科学检查科学治疗,这样才能进行有效的治疗,其他手段,只能耽误宋小姐的病情。”那个西医,是宋学武从京城请来的专家,叫万小宁,曾经在国外留学多年,在医学界具有很高的声望。

    他曾经在多家权威医学刊物上发表文章,在全世界的范围,都非常有名气。

    都是他请来的专家,宋学武也不敢得罪。

    “好了,各位先坐下休息一下,我请张狂先进去看看,如果还是没有什么效果,再研究下一步的治疗方案。”宋学武无奈的说道。

    “张狂?”万小宁不解的看着宋学武,“请问宋总,这位张狂又是哪家医院的主治医生,我怎么没听过这位呢。”

    “不会又是什么所谓的中医名家吧,宋总你也是见多识广之人,怎么偏信这些呢。”万小宁很不满的说道。

    齐正东也有些困惑,“宋总,这个张狂是何许人也,我怎么没听说中医界还有这么一号人物。”

    两方面都有些惊讶,从没听过在医学界,还有张狂这么一号人物。

    放眼全国范围内,只要是有名气,在医学界有所建树的名医,他们都知道啊。

    “我就是张狂,各位多多指教。”张狂冲着众人点头道。

    “你?你一个小年轻,你懂得什么医术!”齐正东当场就不乐意了!

    就像有句话说得好,看中医找老大夫,做头发找年轻人!

    做头发找年轻人,意思是年轻的美发师,更容易接受新事物,学习能力强,会随时掌握最新发型,并且屡屡有奇思妙想,没准就能做出来一个全新发型呢。

    看中医找老大夫,就更好理解了,中医是一门非常深奥的学问,涉及到的东西方方面面,绝非在医学院学几天就能掌握的,需要大量的经验,所以中医越老越吃香。

    这个年轻人,顶多也就是刚毕业的学生,一看就不是中医。

    这个岁数的中医,距离出师早着呢。

    万小宁也很不理解,“宋总,你不是开玩笑吧,他顶多也就是刚毕业吧,他能治疗宋小姐的怪症?”

    在场的这几位中西医名家都束手无策,这个年轻人要是能够治疗,那才是天大的笑话呢。

    “你学的是中医还是西医,在哪家医学院毕业的,你跟随的导师又是谁。”万小宁咄咄逼人的问张狂。

    “很抱歉,我没有学位,并没有跟随导师学习,我只是读了四年的中医药剂学。”张狂故意说道,实际上这也是他真正的学历。但却不是什么中医药剂学,之所以这么说,就是想气气这些人。

    “什么!”

    “胡闹!”

    不管是万小宁还是齐正东,都生气了,这不是瞎胡闹么!

    中医药剂学是学什么的,无非是研究中药剂量配比,学成了分到实验室或者是制药厂,研究中药。

    虽然也是医学的一部分,但和治疗方面,没有任何关系。

    “宋总,你就是不信任咱们,也不能这么做吧!”万小宁当场就翻脸了,这不是对他的羞辱么。

    他万小宁是堂堂留学生,取得了一定成就的名医,难道还不如一个学习中医药剂学的毕业生?

    齐正东更是怒气冲冲,“宋总,你不相信我们可以明说,没必要用这样的手段羞辱我们!我这就可以走!”

    老头脾气挺倔,站起来就要走。

    “不是宋总不相信你们,而是你们真没有这个本事!不然的话,这都好几天了,你们怎么都没人能说出宋琳是什么病症呢,更不要说如何治疗了。”

    张狂毫不客气的说道:“我想,你们肯定不知道该怎么下手吧!”

    这句话不要紧,一下子捅了马蜂窝。

    齐正东和万小宁也不纠结中西医之争了,全部把矛头对对准张狂。

    “小子,说话收敛着点!照你这意思,你能治疗好宋小姐的病症了!”

    “是啊,要是你都能治疗好宋小姐的病症,我这么多年的医术岂不是白学了!”

    张狂冷冷的说道:“你们白学不白学的,我不知道,我从来都是用事实说话,而不是像你们这些人,坐在这里争论一些毫无意义的事情!”

    “你们这是对病人的不负责!等你们争论出结果,确定中医好还是西医好,病人的病情将会更加严重了!”

    “好一个用事实说话!那我倒要看看,你这个年轻人有什么本事,能够治疗宋小姐的病症!”

    “齐老说的没错,你有什么本事尽管施展,要是你能治疗好宋小姐的病症,我万小宁当面向你道歉!”

    “算我老头子一个!要是你这个年轻人都能治疗好宋小姐的病症,我们这些老家伙,真应该都退休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