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晓娇一口应承下,“没问题,保证尽快找到所有原材料。”

    “肯定需要不少钱吧。”宋琳小声问道。

    唐晓娇咯咯笑道:“咱们谈钱,那就没意思了。不过你现在的身体状态不行,必须服用培元丹,尽快改善身体状态,等你身体状态符合要求了,就可以服用金身再塑丹改造体质了。”

    “培元丹?那不是治疗心脑血管疾病的保健品么,原来还具有这样的功效。”宋琳知道培元丹。

    “当然不是了,我说的培元丹,和世面上销售的培元丹,不完全相同。效果差了太多。”唐晓娇起身找来一枚培元丹。

    “你每天服用培元丹,必须在我的监督之下,一旦出现什么问题,也好及时帮你化解,记着千万不要自己偷着服用,会对身体造成伤害的。”唐晓娇用小刀,切下非常小的一点。

    宋琳有些不相信,这么一小点东西,就能对身体造成伤害?

    当她把这点培元丹放入嘴中,马上感受到一股热流,迅速沿着喉咙进入腹中。

    而后就感觉体内像是有一团火,迅速遍布她的全身。

    几乎是瞬间,宋琳就感觉到身体状态发生巨大改变。

    她大病初愈,身体状态非常差,这几天勉强恢复一点精神。

    吃下去这一点培元丹之后,却觉得整个人都变得精神头十足,前所未有的好状态。

    “这!这也太神奇了吧!”宋琳甚至在怀疑,这是不是一种刺激身体的兴奋剂。

    唐晓娇很谨慎,知道宋琳现在很虚弱,所以按照她当初服用的量,还减少了一些。

    张狂通过神识也在感受着宋琳身体情况,确定宋琳可以承受这个量,这才放了心。

    “看到了么,这就是修炼者的神奇能力。”唐晓娇拉着宋琳,“咱们会房间,这里让张狂收拾吧。”

    张狂顿时泪流满面,霸占了他的房间也就是了,居然还让他收拾碗筷。

    “这不合适吧,我过来打扰你们已经很不好意思了,要不我收拾吧。”

    张狂心里默默给宋琳点个赞,看看,这才是具备传统美德的好女孩。

    “不用,你就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一样。等你成为修炼者之后,还要加入我们玄天派,到那个时候,你可以一直住在这里,随便挑选一栋别墅。”

    唐晓娇不由分说,拉着宋琳上楼去了。

    张狂只好起身收拾碗筷。

    下午,拿出唐晓娇带回来的原材料,开始炼制那两种药物。

    先为军方提供一些实验性质的药物,需要的量不必太多,张狂只用了一下午时间,就将两种药物的试验品炼制出来。

    “这么快就成了。”看着张狂手里的两个瓶子,透明的瓶子里,盛放在浓绿色的糊状物体,唐晓娇知道张狂肯定是炼制成功了。

    “我这就给东北区的大领导打电话,问问答应咱们的牌子,什么时候才能给送过来。”张狂拿出电话,找出大领导的电话号码,拨了过去。

    “你好,请问你找谁。”接电话的是大领导的助理。

    “我找大领导,就和大领导说,我是张狂。”张狂然后等着听消息。

    很快,电话里面传来大领导爽朗的笑声:“张先生,给我打电话,是不是那两种药物有头绪了。”

    张狂故意问道:“大领导,是不是药物没有消息,我们的牌子就不能送过来啊,我是问问领导,我们的牌子什么时候才能挂上。”

    大领导一愣,没想到这个小年轻的,居然用这样的语气和他说话。

    不过转念一想,这个年轻人可不是一般人,和方自在说话,不也是这样的语气么。

    大领导笑道:“这不是才审批下来么,正准备让人给你送过去呢。”

    部队上的事情,不讲究太招摇,所以大领导也不准备弄什么揭牌仪式之类的程序,悄悄的挂上这块牌子就可以了。

    “那行,过来送牌子,正好把药物的试验品带回去,尽快安排人做实验,检验一下效果。”张狂说道。

    “什么!你是说用于实验的药物已经研制出来了!”大领导顿时变得非常激动。

    “是啊,今天下午正好闲着没事,这不就是弄出来了么。”

    “你的位置!我这就派人过去!”大领导迫不及待想要看到张狂所说的药物,到底有什么神奇效果。

    “不用这么着急,明天上午就好。”张狂告诉大领导,自己住在红枫山庄四号别墅区。

    “张先生,你一定要在家等着,我这就派人过去!”大领导不由分说挂断电话。

    张狂无语,“这也太着急了吧。”

    宋琳不解的问唐晓娇,“张先生这是给谁打电话呢,对方看上去很着急呢。”

    “东北区的大领导,张狂给他们研制了两种药物,专门用于提升特种兵战斗力,大领导当然很关心了。”唐晓娇随意的说道。

    以前,这样级别的大领导,在唐晓娇眼中,那就是高高在上不可攀的大人物。

    现在成为修炼者之后,唐晓娇觉得也没什么嘛,无非是具有一定权势的领导。

    啊?宋琳却被震惊的不得了。

    那可是东北区的大领导啊!

    放眼华夏军方,总共才有几位这样级别的大人物!

    张狂居然用那样的语气和大领导说话。

    听得出来,大领导并没有生气,反而很着急。

    越来越看不懂张狂和唐晓娇了,面对这样级别的大人物,居然如此的淡定,就像是普通朋友一样,说话的语气那么的随意。

    等了不到一个小时,张狂的电话响了。

    “请问是张先生么,我是东北区某部门的刘辉,就在您的四号别墅区外,请您开门让我们进去。”电话中是一个陌生的声音。

    “来的倒是快。”张狂起身去开门。

    打开门,张狂被眼前的阵势吓了一跳。

    五辆军车,其中一辆是武装轿车,另外四辆都是具有重型火力的武装车。

    一个肩章上扛着一颗金星的军官从武装轿车上下来。

    “请问是张狂张先生么,我是刘辉。”

    “刘将军,这个阵势太大了吧,有点吓人啊。”张狂有些无语,不就是两种药物么,犯得上弄出这么大的动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