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么重要的东西,军方能不重视么。

    拿到药物和使用说明之后,军方的人马上走了,话都不多说一句。

    两种药物,换回来一块研究所的牌子,张狂自己也不清楚是不是值得。

    唐晓娇和宋琳却无比的兴奋。

    “张先生,恭喜你了,有了这个研究所的牌子,就等于是军方下属单位,以后谁还敢打神奇生物的主意!”宋琳非常清楚这块牌子的分量。

    也就是张狂能弄来这样的牌子,傍上这样的大靠山。

    她父亲的飞龙集团,规模也很大,各方面实力在东宁,甚至是天奉省,也算是大企业了,但某些方面来说,分量却还不如这么一块牌子呢。

    张狂随意的说道:“这有什么了不起的,无非就是多一块牌子,换一个称呼罢了,又不能当钱花。”

    “你啊,就是太不看重这些事了,当然你的能力强,不在乎这些事情也情有可原。”唐晓娇笑道。

    冷静下来之后,唐晓娇也不觉得这块牌子有什么了不起的。

    神奇生物走到今天,靠的不是任何人,而是她和张狂一步步走过来的,尤其是张狂,为了神奇生物,付出了太多心血。

    看上去,张狂对神奇生物好像是从来都不关心,实际上,神奇生物的每一步发展,都离不开张狂的心血。

    唐晓娇最清楚,张狂是决策者,负责神奇生物的发展大方向,所有决定上的事情,都由张狂来确定。

    唐晓娇不过是执行者罢了,把张狂制定的策略很好的执行下去。

    “你们竟然这么淡定,真是服了你们了。”宋琳实在无法理解,张狂毫不在乎,唐晓娇只是稍稍兴奋一下,然后就无所谓了。

    难道,这就是他们那个层次的人?对这些事情已经无所谓了?

    唐晓娇笑道:“等你将来成为修炼者之后,切身体会到那种超强力量,明白你可以凌驾于所有人之上,你就会明白,这些东西,其实真的没什么。”

    “凌驾于所有人之上,难道可以不用遵守这个世界的规则了?”宋琳追问道。

    “没错,我听张狂说过关于修炼者的事情。当修为强大的一定程度时,可一掌拍碎一座山峰,震断一条河流。甚至于,真正的强者大能,可以离开这个世界,进入更高级别的修炼世界。”

    唐晓娇把她所认知的关于修炼者的事情,告诉给宋琳。

    宋琳听得瞠目结舌,这些事情,完全超出了她的认知,颠覆了她的人生观和世界观。

    “那算什么,真正的强大修炼者,反手毁掉一片星域,亿万生灵瞬间灭亡!”张狂就曾经见过那样的强大修炼者。

    只可惜,他上辈子也并未达到那样的境界。

    玄乎其玄,宋琳把这些话当成了神话传说,不亲眼见证,谁也不会有这样的强大修炼者。

    当晚,宋琳和唐晓林住在一起,张狂则是随便找了个房间,打坐修炼。

    次日清晨,宋琳起来后,感觉到前所未有的精神,这是她染上怪症以来,第一次睡的这么好。

    “娇娇,太感谢你了,好多天,我都没有睡的今天这么舒坦了。”宋琳精神饱满,昨晚居然没有做噩梦。

    “其实你这就是心理状态不好,再加上身体虚弱,对环境有些厌烦,所以才会做噩梦。”唐晓娇分析道:“来到我们这里,你心情比较放松,然后服用了培元丹,迅速改善你的体质。”

    “身体状态好了,精神头足了,当然也就不会做噩梦了。”

    宋琳仔细一想,还真是这个道理。

    “好了,上班工作,迎接全新生活。把以前那些不愉快全部忘掉吧。”

    吃过早饭上班。

    张狂则是留在家里继续修炼,他发现自己好像也没什么其他事情,修炼就是唯一的事情了。

    正准备打坐修炼,电话响了。

    拿过来一看是方自在。

    “方老,找我有什么事么,是不是破解了小火车上的符阵了。”张狂笑道。

    他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不懂符阵之人,根本摸不着头脑,完全不知道该从何下手。

    方自在苦笑道:“哪有那么容易,要是那么容易就能破解你的符阵,符阵也就不值钱了。”

    方自在把那辆小火车拿回去之后,潜龙内部马上组织人手进行破解。

    结果集合各路专家高手,没人能说出个所以然来。

    后来实在没办法了,把潜龙内部的一些修炼者召集到一起,研究了很久。

    大家只是弄明白,给小火车源源不断提供能量的,是火车头上的车灯,运用符阵作为能量转换。

    也有人提出来可以试着仿制,如果可行的话,可以将符阵放大,按照小火车上的符阵进行一定比例放大,那不就可以运用到其他更大的东西上么。

    试了很多次,结果无一例外,全部都以失败告终!

    仿制出来的符阵,也是按照小火车上的符阵图案。

    为了能够做到完全一致,进行了精密测量,甚至用显微镜观察每一条线的结构和长度。

    不管角度还是线与线之间的距离,都做到完全一致,所选用的材质也完全一样。

    却也不能做出来一样的小火车。

    最后,用尽了各种办法,潜龙不得不承认,符阵是不可仿制的,只有掌握了篆刻符阵的方式,才能成功篆刻出相同的符阵。

    “我是想告诉你,你给的那两种药物,效果非常明显,经过试验之后,取得了令人震惊的效果,再经过一段时间观察,如果没有什么副作用,东北区那边将会和你全方位合作。”

    “暂时在东北区进行推广,然后在全国范围内推广。”

    “就这点小事啊,我还以为什么事呢。”张狂满不在乎的说道:“我早就知道我炼制的药物有奇效。”

    电话另一头的方自在摇头苦笑,张狂当然不会在乎这些事情了。

    “当然不只是这件事。我这次给你打电话,主要是说,过几天安城将会举办中医中药大会,请你来参加这次的大会。”

    张狂不理解的问道“方老,中医中药大会,跟我好像没有什么关系吧。况且,就算是邀请,也轮不到你们潜龙组织邀请,这好像不在你们的职责范围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