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狂分分钟赚到的钱,都比八千块多,但也没有必要这么浪费钱吧。

    倒是那个小摊的老板乐坏了,他收购这些东西的时候,可没用几个钱。

    唐晓娇和宋琳并没有选什么东西,都是一堆用于炮制中药材的器械,她们两个只是觉得好玩而已,这些东西拿回去能有什么用。

    “算你运气好,剩下的这些东西都送给你了,你可以再卖掉一次。”张狂笑道:“不过,你的运气也不太好,错过了两件无价之宝。”

    “无价之宝?”摊主看着张狂,“你不会是说,你选的两件东西,就是无价之宝吧。”

    捣药槌和药缸可以看做是一件东西,这是一套的。

    摊主怎么看,这套东西也不像是无价之宝,看上去像是硬木的,因为使用过的次数太多,被各种药材染上了浓浓的颜色,已经看不出是什么木头制作的。

    药缸的边缘,还有一个残缺的小口。

    捣药槌也不是完整的,手柄最上面缺少了一块,应该是被外力弄掉的。

    至于张狂手里的另一个小东西,谁也看不出来那是什么玩意。

    楚时飞这个中药行家,也看不懂这是什么。

    四四方方的一个小盒子,像是一尊小鼎,小鼎能有三个火柴盒摞起来那么大,四面好像有什么图案,底部有三个足。

    “算了,说这些你们也不懂,反正得到这两件东西,这一次安城就没有白来。”张狂得意的拿着两件东西,招呼几人进入公园。

    看着张狂几人进入公园,那个摊主背后嘀咕着:“能是什么无价之宝,我翻来覆去看了好多次,送人都没人要的玩意,居然当成是无价之宝,真是可笑。现在的有钱人啊。”

    这才是典型的得了便宜卖乖。

    他的话被旁边走过来的两个人听到,这两个人走了过来。

    看了看他摊位上的那些东西,然后问道:“这位摊主,你卖了什么无价之宝。”

    “刚才遇到几个富二代,扔给我八千块,拿走了两件东西,居然说是什么无价之宝,简直是可笑。”摊主看着这两个人,还在嘲笑张狂,“我说把这些东西八千块给他们,他就拿走了两件东西。”

    说话的是一个老头和一个少女,老头精神萎靡不振,像是生长了什么大病。

    那个少女非常漂亮,摊主心里还很纳闷呢,今天这是怎么了,这么一会的工夫,就见到三位美女。

    “能说说你卖掉的那两件东西是什么吗。”少女问道。

    “一个奇怪的小东西,像是一尊小鼎。另一件是一套的,捣药用的药缸和捣药槌。”摊主说道。

    他可以确定,这两件东西不是古董,他曾经请人看过,五十块一件都没人要。

    “真的是那件东西!”老头的眼睛突然释放出两道精光。

    少女点头道:“根据我感应到的气息,那件东西就在附近,却没想到来晚了一步!”

    “什么东西,你们说的是那几个人买走的东西么。这样的东西,我这里还有很多,也可以卖给你们啊!”摊主说道。

    “你这个蠢不可及的东西,一件无价之宝,就被你错过了!”那个老头气呼呼的指着摊主,“你天生就该是受穷的命!”

    说完,老头招呼少女,“快走,追上去,别让他们走远了!”

    “喂,你们说什么呢,什么无价之宝,到底是哪件啊!”摊主大声叫两人。

    先后两拨人,都说他的东西是无价之宝,难道真的是无价之宝?

    老头和少女的速度非常快,迅速进入公园。

    摊主思来想去,或许那个年轻人买走的两件东西,真的价值巨大?

    他也不继续摆摊了,反正今天的收入也足够多。

    迅速把东西收拾一下,放在旁边的一辆破电动三轮车上,然后快步追向公园内。

    张狂他们几个进入公园,楚时飞追着张狂询问:“张哥,到底是什么好宝贝,说来听听呗。”

    “你不懂,说了你也不会懂。这两件东西,应该是修炼者所用,所以价值不只是八千。可以说没办法用金钱来衡量,明白么。”张狂只能这么解释。

    “什么!”楚时飞惊讶的看着张狂手里的东西,“这岂不是发达了!”

    唐晓娇更加惊讶,运气居然这么好,在这么一个不起眼的小地摊,居然找到了修炼者用的东西!

    这都已经不能用运气好来形容了,这分明是运气逆天。

    宋琳虽然不懂修炼者的事情,但听上去好像是非常高大上,肯定价值不菲。

    几个人边走边说,楚时飞讨好的帮助张狂拿着这两件东西,翻来覆去看着。

    他实在看不出来有什么特别之处。

    “几位,请停一下。”一个少女和一个老头,快步从后面追上来,叫住张狂几人。

    “叫我们有事么。”张狂问道。

    那个老头看到楚时飞手中的两件东西,眼睛中突然闪过一丝精光,随即恢复正常。

    “几位帅哥美女,我爷爷有事和你们商量。”那个少女也看着楚时飞手里的两件东西,然后冲着老头微微点头。

    “有什么事请讲。”看到是美女,楚时飞说话的腔调都变了,哪还有平时的盛气凌人,语气非常的温柔。

    “是这样的,我爷爷前段时间突然染上了一种怪症,导致身体情况非常的差。一个江湖郎中给我爷爷开了一个偏方,需要用使用了许多年的药缸和捣药槌做药引子。”

    少女说道:“刚才在外面,我们得知有人卖出去一套药缸和捣药槌,然后就追过来了。”

    “实在不好意思,我想问一下,你能不能把这套药缸和捣药槌让给我们,我可以给你双倍的加钱。”少女一脸哀求神色看着楚时飞,“行行好,我爷爷真的需要这套药缸和捣药槌。”

    楚时飞乐了,“这么说,我一转手就能赚到八千块?”

    “这位小哥哥,你就行行好吧,实在不行,我给你两万块,你看可以么。”少女抓着楚时飞的胳膊摇晃着。

    楚时飞几乎是不假思索的说道:“那行啊,小妹妹,谈什么钱嘛,你这么需要,哥哥我就送给你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