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王谷的这两位顿时蔫了。

    药王谷一向是以炼药著称,根本就不擅长战斗,同样的修为境界,他们的实力就非常偏弱了。

    况且,就算他们实力很强,却也不敢随意挑衅张狂。

    长白和伏龙观血淋淋的例子,就在眼前!

    那个老头赶紧放低姿态,“张宗主,误会,我真的不知道是你,还请你原谅。”

    宋琳算是见识到了,这两个人刚才还是来势汹汹,愿意付出巨大代价,甚至拿出一副硬抢的架势。

    当知道张狂的身份之后,马上变得老老实实,这就是张狂所说的修炼者权势!

    张狂鼻子中哼了一声:“记着,不要仗势欺人,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人,比你们更有权势。今天也就就是我心情不错,否则你们焉有命在!”

    上辈子纵横仙界,谁敢惦记他手里的宝贝,那不是找死么!

    “是老夫孟浪了,老夫实在是需要培元丹。”老头还有些不死心。

    唐晓娇不爱听了,“你们还真是没完没了是吧,刚才说需要这个药缸和捣药槌,现在又说需要培元丹,只要是好东西,就没有你们不需要的是吧!”

    跟在张狂身边久了,唐晓娇自然而然也培养出一种霸气。

    那个老头叹了口气:“唉!其实这是为了一种情况。”

    “容我介绍一下,我是药王谷当代传人麻之生,这是我的孙女麻秀嫣。我们这次前来安城,是因为我们感受到药王谷的祖传宝物出世,感受到了宝物的气息,而后来到鬼市。”

    麻之生恋恋不舍的看着张狂手里的两件东西,“这个药缸和捣药槌,是我们药王谷老祖当年所用的宝物,老祖曾用这两件东西炮制多种灵药,故而染上了灵药气息。”

    “用这两件东西炮制出来的灵药,炼制丹药可以有神奇效果。”

    “我们药王谷一脉,因为血脉的关系,天生具有一种怪症,到了晚年身体会出现重大变故。”麻之生说道:“无意中见到培元丹,因为对各种药物的敏感,我觉得这种药物绝对不是凡品,认为可能是有人弱化了培元丹效果,弄成了给普通人服用的药物。”

    “我就试着想办法还原培元丹,结果弄出来的东西让张宗主见笑了。不过这种被我还原的培元丹,对我的身体有非常大的好处。所以我想,如果有真正的培元丹,我的身体一定会完全康复。”

    说到这里,麻之生指了指张狂手里的药缸和捣药槌,“我最开始的想法是将我还原的培元丹,放在这件宝物中温养,估计温养之后的培元丹,效果会更好。”

    “现在见到张宗主,我认为张宗主既然能研制出用于普通人服用的培元丹,一定会有真正培元丹的丹方。”

    “其实这件宝物和培元丹就是一回事,这不只是关系到我老头子一个人,也关系到我们药王谷一脉的所有人,所以我才恳请张宗主。”麻之生用近乎哀求的目光看着张狂。

    “药王谷,听这个名字,你们最擅长的就是炼化药物,居然还要向外人求药。”张狂话语中不乏讥讽之意,“这还真是讽刺呢!”

    麻之生一脸羞愧,张狂说的并不是没有道理。

    药王谷,从古代传承至今,经历了多少代人的传承,向来都是修炼界心目中的圣地。

    修炼者身体出现问题,或者需要冲击修为境界的药物,首先想到的就是药王谷。

    药王谷的传承越来越微弱,一个个丹方慢慢失传,当年的荣光已经不复存在,空有药王谷的名头,早已经沦为三流的修炼势力。

    “培元丹我没有,这件宝物也不可能转让给你们。”听完麻之生的话,张狂面无表情的说道:“希望你以后也不要纠缠我!”

    说完,招呼几人进入鬼市内。

    麻之生想到了会是这样的结果,但是从张狂嘴里说出这么绝情的话,麻之生还是有些无法接受,深深的叹了口气。

    “爷爷,就这么放弃么!”麻秀嫣还有些不服气,“凭什么!那件宝物原本就是咱们药王谷的东西,就应该属于咱们药王谷!”

    不能得到培元丹,拿回那件宝物也行啊。

    麻之生无奈的说道:“那又有什么办法,难道要强抢么。张狂现在如日中天,他和他的玄天派,已经得到华夏修炼界的认可。我们药王谷式微,拿什么和人家张狂斗。”

    “就算那件宝物是咱们药王谷老祖宗留下来的宝物,人家又不是从咱们手里抢走的。怪只能怪那一脉分支太可恶,下了恶毒诅咒,还带走了药王谷的宝物,这可能就是咱们药王谷传人的命吧!”

    “我不甘心!”麻秀嫣看着张狂几人离去的背影,“早晚有一天,我要拿回属于我们药王谷的一切!”

    “秀嫣,你可不能意气用事,这个张狂不好惹!”麻之生吓了一跳,赶紧警告孙女,“刚才咱们想要出手的时候,我就已经发现,张狂无声无息中摆出了多种攻击姿态。”

    “只怕是咱们还没有出手,就已经死在了他的手下!”

    “他这么厉害?”麻秀嫣不服气。

    “岂止是厉害,想想长白和伏龙观,你觉得咱们药王谷有胜算么。”麻之生仿佛整个人都苍老了许多,身体也更加的佝偻。

    “那咱们就这么算了么!”麻秀嫣问道。

    “从长计议吧,这件事急不得。”麻之生说道:“张狂什么都好,就是太过于盛气凌人,这样的性格必将为修炼界所不容。我看他早晚会成为修炼界的公敌。到那个时候,我们再想办法弄到我们想要的东西。”

    “只要东西还在他手里,早晚是我们的,就让他替我们保管一段时间。”麻之生招呼孙女麻秀嫣离去。

    张狂几人进入鬼市内。

    楚时飞再也不敢提帮着张狂拿着那两件宝物了,这东西价值太大了,稍稍有点损伤,让他拿什么赔偿。

    “张哥,这两件东西真的是宝贝啊,难怪你能取得这样的成就,我就只是一个跑腿的呢,差距太大了。”楚时飞一脸献媚的说道。

    “好好学着点吧,有你的好处。”张狂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