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楚家一样,钟家也是做中药材生意的。

    钟瀚志从小就接触中药材,在鬼市提出来和楚时飞比拼眼力,倒也应景。

    张狂很有兴致的看着他们两人。

    楚时飞当然不会怕了钟瀚志,“你说吧,怎么个比拼眼力!比对中药材的鉴别,我还不如你这个娘炮么!”

    话语中满是不屑。

    别看楚时飞吊儿郎当的一个富二代,但是在业务方面,能力绝对不低!

    不然的话,楚惠中也不会让他接触家族的产业。

    钟瀚志脸上露出一丝阴笑,“很简单!现在是11点,我们两个一起行动,三个小时之后再回到这里,看看谁买到手的药材更有价值。”

    “等会,说说具体要求,光说最有价值,那还不简单么,老子把今晚鬼市的药材全包了,让你哭都没地方哭去!”楚时飞不屑的说道。

    他这也是地方钟瀚志用这样的办法。

    毕竟两个人都不差钱,为了斗气,这么做也有可能。

    “那也叫本事?”钟瀚志撇着嘴说道:“既然是比眼力,比的就是对中药的鉴别能力,比的是你能赚到多少钱,而不是赔了多少钱!”

    “三个小时时间,就看谁赚的钱更多,这才叫眼力,才叫能力!”钟瀚志挑衅的看着楚时飞,“敢不敢和我比一比!”

    这倒是有点意思,张狂也很感兴趣。

    鬼市上的东西,一般来说假货多真货少,稍不留神就会上当。

    想要从这么多假货和价值不大的药材中,挑选出能赚钱,超过本身购买价的中药,可是不容易。

    “有什么不敢的!”楚时飞不屑的说道:“比就比,怕了你不成!”

    “那好,带上你的人,咱们开始!”钟瀚志说道。

    “怎么,你不是说咱们两个比拼眼力么,怎么还要带上人。”楚时飞留了一个心眼,他知道钟瀚志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不得不防。

    果然,钟瀚志得意的笑道:“当然了,跟咱们一起的人,也在参与范围之内,这次比拼眼力,可以看作是一个团队。楚时飞,你不会这点胆量都没有吧!”

    “我会怕了你一个娘炮!”楚时飞立即出言反击道。

    “那好!”钟瀚志冲着不远处,正在一个摊位前低头看的老人叫了一声:“苗先生,请过来吧。”

    那个低头正在看的老头直起腰。

    听到钟瀚志喊苗先生,楚时飞觉得有些不妙,在中医药这个行业,出名的苗姓大师可不多。

    钟瀚志请这位苗先生,必然是业界有名的大师,否则完全没有这个必要和他斗气。

    等那位苗先生转过身来,楚时飞气得指着钟瀚志破口大骂:“你这个混蛋!你还真是娘炮啊,比眼力居然请了苗大师,你输不起尽管说,我可以不难为你!”

    钟瀚志不以为耻,反而得意的笑道:“这叫人脉关系,这叫智谋,你这个满脑子浆糊的家伙,岂能懂得这些!”

    “钟瀚志,你还要不要脸了!”楚时飞被气得脸色铁青。

    “怎么,这位苗先生很厉害?”张狂走了过来,询问楚时飞。

    楚时飞回头丧气的说道:“能不厉害么,中药行业最顶尖级别的几位大师,国内中药行业,乃至全球中药行业,也没有几人比得过苗大师。”

    “没想到,钟瀚志这个狗东西,居然跟我玩这一手!”楚时飞气急败坏的说道:“不行,老子不赌了!”

    “稍安勿躁,先说好你们的赌注是什么,免得到时候那个娘炮输了不认账。”张狂满不在乎的说道。

    “张哥,我拿什么和人家赌啊,有苗大师帮着掌眼,我输定了,还敢提什么赌注。”楚时飞没了刚才的劲头。

    张狂笑呵呵的说道:“怎么,只有他有外援,你这边就没人么,还有我呢!”

    “张哥!你是说你帮我!”楚时飞兴奋的叫着。

    有张狂帮他,稳赢!

    管他什么苗大师,再厉害的大师,还能比张狂更厉害!

    楚时飞知道张狂修炼者的身份,明白修炼者拥有普通人所不具备的超强能力。

    如果只是这样,楚时飞倒也不可能如此的信任张狂。

    还因为张狂研发出了培元丹,还有一系列的化妆品,那可都是纯中药的。

    由此也看见,张狂对中药的理解,以及在这方面的能力。

    张狂微微点头,“我怎么能看着我的兄弟被人欺负而不管呢。”

    “那真是太好了,等我狠狠羞辱这个混蛋钟瀚志!”楚时飞一下子来了精神。

    那位苗先生走过来,钟瀚志简单的说了一下和楚时飞斗气的事情。

    苗先生摇头笑道:“你们这些小孩子啊,真是年轻气盛。”

    “苗先生,你可一定要帮帮我,赢了那个混蛋楚时飞。”钟瀚志恳求的看着苗先生。

    “好吧,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反正来了鬼市,就当是玩玩了。”苗先生无所谓的说道。

    钟瀚志看了一眼楚时飞这边,“这也公平嘛,你这边也有人帮你。不过,你的人可不怎么给力啊,还敢跟我赌么!”

    看到一个年轻人站在了楚时飞身边,钟瀚志故意拿话激楚时飞和张狂。

    “怎么不敢!有什么大不了的,你以为请到了苗大师,我就一定会输么!”楚时飞底气十足,在他看来,张狂就是无所不能的。

    “哦?年轻人很有信心嘛。”那位苗大师不屑的看了看张狂,“这就是你请的帮手?”

    “这位小兄弟,在哪家做事,从事这个行业几年了。说不定,带你的师父,还是我的晚辈呢。你放心,我不会让你们输的太难看的!”苗大师摆出一副老资格的架势。

    “我师父是你晚辈?”张狂忍不住笑了,“你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我做你的前辈不够资格么!”苗大师怒道:“我苗亦岩从事中药行业几十年,这个行业中,谁不称呼我一声老前辈!”

    “我不是你们这个行业的人,更不是你的什么晚辈,这次你必输无疑!”张狂不屑的说道:“既然是比拼眼力,总得有点彩头吧,赌注小了,我可没兴趣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