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五章 针锋相对

    听到这个声音,大厅内的人们都回过头去看。

    鄂东中药的当家人楚惠中,身边陪着三个一大把年纪的老头,再往后一点,是鄂东中药全力培养的第三代楚时飞。

    说话的正是楚惠中。

    看到这一行人,大厅内的人们顿时轰的一声议论开了。

    “居然是鄂东中药的当家人楚老爷子亲自出面,这些可有好戏看了!”

    “是啊,虽然钟远军的地位也很高,但是比起楚老爷子,还是差了那么一点点。”

    毕竟,鄂东中药比东南中药的历史更悠久一些,楚老爷子功成名就的时代,比钟远军也更早一些。

    所以,楚惠中在业内的地位,比钟远军高了那么一点。

    “孟旭孟大师!”

    “田中天田大师!”

    “王阳志王大师!”

    “这可就有意思了,东南中药把王阳科大师请来,鄂东中药回过头就把王阳志大师请来,今天注定是一场龙争虎斗啊。”

    没错,王阳志和王阳科这两位中药行业的大师是亲兄弟!

    但这两位亲兄弟却彼此不和睦。

    据说是早年间,两位亲兄弟为了争夺家族继承人的地位,争斗的很凶,后来导致兄弟反目成仇。

    多少年了,这两位都取得了巨大成就的大师,几乎从不碰面,彼此间只有争斗没有合作。

    今天,这两位同时出现在中医中药大会现场,千年何首乌的鉴定还没有开始,现场就已经弥漫着硝烟的味道。

    现场的人们的热情一下子被点燃。

    王会长不敢怠慢,赶紧迎了上去,“楚老爷子,您怎么亲自来了,提前打个招呼,我怎么也得过去迎接您。”

    楚惠中微微一笑:“王会长,今天的主角可不是我,而是这位张先生。”

    王会长这才注意到,楚惠中并非走在主位,而是以陪同的姿态,陪着一位年轻人进入交易大厅的。

    王会长并不认得这个年轻人,疑惑的问道:“楚老爷子,这位是?”

    “说起来,也是咱们中医中药的同行。”楚惠中一脸微笑的介绍道:“相信很多人都知道神奇生物吧,这位就是神奇生物的老总张狂张先生,旁边这位美丽的女士,是神奇生物的唐总,那位是宋小姐。”

    楚惠中介绍完三人的身份,现场顿时一阵惊呼。

    谁不知道最近这大半年风头正盛的神奇生物。

    很多人只是知道神奇生物的大名,也知道张狂和唐晓娇的大名,但是却不认得这两位。

    虽说神奇生物曾经因为打官司,还进行了网络直播,但关注网络直播的大都是年轻人,他们这些成功人士,很少关注这方面的事情,所以对张狂和唐晓娇并不熟悉。

    没想到,今天在这里见到张狂和唐晓娇。

    王会长顿时激动的上前紧紧抓着张狂的手,“张总,没想到您也来了,实在是荣幸啊!”

    如果说鄂东中药和东南中药,是中药行业两大巨头。

    那么神奇生物就是中药行业的巨擘!

    别看人家不经营中药,但神奇生物的所有产品,全都是中药产品!

    就凭这一条,把神奇生物列入中药行业,绝对没有任何问题。

    而国内任何一家与中药相关的企业,哪家的成就能比得上神奇生物!

    或许,神奇生物现在不是国内中药行业最大的企业,但是神奇生物的吸金能力,足以让神奇生物一两年之内成功登顶。

    王会长激动万分,张狂和唐晓娇在中药行业的地位,就相当于影视界的大腕明星。

    他们两位的到来,给今年的中医中药大会都增色很多。

    张狂微笑着和王会长打招呼,“早就想结识王会长了,今天有幸在这里见到,我也是倍感荣幸。”

    “我听楚老说过,华夏中药行业能有今天的成就,和王会长以及各位同仁的努力密不可分。”

    奉承话人人爱听,尤其是从张狂这样的年轻俊杰嘴里说出来。

    王会长的心里就像是三伏天喝了一大杯冰镇啤酒一样舒坦。

    听听!人家不愧是国内新星企业家,就是有眼光!

    王会长一张老脸都乐开了花,赶紧邀请几人进入大厅。

    “王会长,想必大家也都知道了。昨晚时飞陪着张先生在鬼市转了转。和钟家的那个小子打了一个赌。”楚惠中可不给东南中药的钟家什么面子。

    这涉及到两家以及两个公司的地位之争,事情闹得这么大,能贬低东南中药和钟家,楚惠中绝对不会手下留情。

    “张先生看中了一根何首乌,在年份上,双方有不同意见。今天当着大家伙的面,请同行们见证一下,看看到底是哪一方的眼力不够。”

    楚惠中冲着周围一抱拳,“各位同仁,中药行业讲究个眼力,今天就请大家当场见证,到底是我们鄂东中药眼力不够,还是东南中药实力不行,相信很快就会见分晓!”

    大厅内的人们再次激动起来,楚惠中的言论太火爆了,一上来完全没有客套话,就是开轰东南中药钟家。

    “楚老爷子,废话少说,咱们就当着各地同仁的面,看看到底是谁的眼力不够!”钟远军冷声说道:“把一根人工种植的何首乌说成是千年何首乌,你们鄂东中药也真够可以的,你们这些年不会就是用这套把戏欺骗顾客的吧!”

    楚惠中哈哈一笑:“我们鄂东中药是不是欺骗顾客,购买了我们药材的顾客心里有数,用不着你指手画脚。”

    “我倒是觉得,你们鄂东中药眼光不行啊,放着好东西看不出年份来,把宝贝当成是垃圾,恐怕也只有东南中药才能犯这样的低级错误!”

    两人针锋相对,现场马上充满了火药味。

    “两位,你们都是业界的巨头,犯不上如此大动干戈。”王会长从中做好人,“既然两位都觉得有必要当众鉴定,那咱们不妨就在主席台上进行见证,按照你们昨天约定的规则,进行鉴定,两位觉得怎么样。”

    双方都表示没问题,立即带着人走上主席台。

    王会长让人搬过来一张桌子,放在主席台最明显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