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声音,马上吸引了全场目光和关注。

    说话的是一个四十多岁的汉子。

    “焦水清!你这是什么意思!”台上,钟远军看清楚这个人后,立即指着这个人怒声叫道:“焦水清,我钟远军待你不薄吧,当初你从一个小药材贩子发家,要不是我的东南中药,你能有今天!”

    现场一片哗然,熟悉焦水清的人都知道,焦水清是东南中药一个非常重要的药材提供商。

    像东南中药和鄂东中药这样的行业巨头,不可能派人下去到种植户手里收购药材,他们甚至不会涉足太低端的经销。

    这样级别的大公司,做的都是大宗买卖。

    所以就少不了焦水清这样的小药材公司,为他们收购药材。

    焦水清的能力非常强,东南中药经销的中药,至少有十分之一来自于他的公司。

    可以说,焦水清是东南中药一个非常重要的供货商。

    没有焦水清提供的货源,东南中药就将失去十分之一的货源。

    如果是以前,焦水清敢这么做,钟远军会毫不犹豫一脚踢开焦水清。

    不就是十分之一的货源么,没有焦水清,换成别的合作伙伴,照样可以补上这部分货源。

    以前的形势是,东南中药可以没有焦水清的这部分货源,焦水清却不敢得罪东南中药,不然他每年收购上来的药材卖给谁去!

    重新寻求合作伙伴?

    别开玩笑了,各大中药公司,都有固定的合作伙伴,岂能接纳焦水清。

    现在却不同,焦水清当场撕毁合同,这部分损失全部由神奇生物补偿,张狂还答应现在和神奇生物合作,可以给他五倍的价格。

    焦水清太能算过来这个账了,五倍的价格,他可以创造超过十倍的利润。

    哪怕只有三年保护期,他就可以创造以往三十年的利润,干完这三年,他就可以退休,拿着钱去养老了。

    和东南中药继续合作三十年,能创造多少利益,以后的形势会变成什么样,焦水清也不敢保证。

    三十年赚到的钱,三年就赚到了,傻子才不干呢。

    “钟总,你这话就不对了吧,我焦水清当初创业的时候,的确得到过你的照顾。但做人可要凭良心啊,你自己说说,当初要不是我给你提供足够的货源,你的东南中药能有今天!”

    焦水清大声说道:“而你呢,把我当成合作伙伴了么!你们父子两个,把我焦水清当成了什么!呼来喝去的!”

    “你们看不起我焦水清也就罢了,还经常拖欠我的货款,经常借着各种名义克扣货款,我辛辛苦苦赚的钱,每年被你们勒索去多少!”

    “以前我没这个本事,敢说不和你合作。现在有张总兜着,我就算不赚钱,也要出这口恶气!”

    焦水清冲着周围的人们大声喊道:“各位,你们中肯定也有和东南中药合作的。钟家父子是什么人,相信你们自己心里也有数。”

    “现在有这个机会,不用再看钟家父子的脸色了,我奉劝大家一句,机会来了,可不要把握不住!”

    转身又冲着台上说道:“张先生,从今天开始,我焦水清就跟着你混了,还请张先生多多照顾。”

    张狂微微点头,这个焦水清太会做人了。

    先不说钟家父子到底是不是那样的人,焦水清在这个时候的致命一击,对钟家的打击太给力。

    “焦总,既然你这么信得过我张狂,我在这里也给你一个保证。”张狂提高声音说道:“只要你提供的药材质量没问题,不用担心钱,我保证让你赚到足够的钱!”

    焦水清哈哈大笑:“张先生请放心,业内都知道我焦水清的为人,绝对不会以次充好,质量方面绝对有保证,出现任何的质量问题,我一分钱不要!”

    “妥了!过一会有时间,咱们商谈一下合同细节,保证不会让焦总你吃亏。”

    张狂的一番话,让在场多少人眼红不已。

    尤其是那些并不是东南中药合作商的人们,只能是眼睁睁看着焦水清拿到大合同,赚的盆满钵盈。

    “兄弟们,都看到了吧,张先生就是爽快!大家还犹豫什么,赶快结束和东南中药的合作,这可是大赚特赚的好机会,错过了今天,损失惨重啊。”焦水清大声鼓动其他人。

    在场的供货商们,并不只有焦水清一人和东南中药合作。

    马上又有人提出来撕毁合约,从现在开始转投神奇生物这边。

    他们每年提供给东南中药的药材虽然不多,但是人多了,数量加在一起,所占据的比重也是很大的。

    张狂全都笑纳,只要是和东南中药毁约的,他都按照刚才给出的许诺,答应下午再谈详细合同。

    这还不算完,焦水清挤出人群,拿出电话按个打电话,给那些他认识的东南中药供货商打电话,亲自把今天的事情说了一下。

    由此也可见,钟家父子多么的不得人心,早就把这些供货商得罪透了。

    以前没有机会反抗,他们还要为生意考虑。

    现在有这样的好机会,狠狠出一口恶气,肯定要痛打落水狗,让钟家父子看看,他们这些下一层的供货商也不是好欺负的。

    打了几个电话之后,焦水清返回台下,“张先生,有几位供货商今天没赶过来,听到这边发生的事情,想要通过电话和你联系一下,看看能不能得到我们相同的待遇。”

    “焦总,今天还要多谢你了。这点小事,就请你帮我全权做主,我不会让你百忙的,晚上让老楚做东,咱们小聚一下。”

    焦水清受宠若惊。

    他不过是一个中药的二道贩子,从下面的种植大户手里收购药材,然后销售给东南中药。

    他什么时候被人这么重视过,钟家父子都很少正眼看他一眼。

    张狂,这个华夏国内都大有名气的年轻企业家,居然请他,还要鄂东中药的楚惠中老爷子做东,这是何等的荣耀。

    焦水清赶紧点头答应,“张先生,那我就却之不恭了。中药货源方面,我焦水清不敢说太大的大话,至少可以让东南中药失去六成货源!”

    “好!”张狂高兴,东南中药一下子失去六成货源,库存能支撑几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