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患者和家属当然不会就这么放弃。

    “可是,那是这位国际友人给我们的医疗费,现在我们不接受你的治疗,这笔医疗费当然要补偿给我们!”

    更有一个患者家属说道:“你要是觉得亏的话,我们可以给你一定的补偿,比如分给你一成?”

    张狂笑了,笑容中带着一丝的不屑。

    詹姆士发火了,“张先生,这次实在对不起,心血管肿瘤医术的对决,你赢了!既然这两位患者不接受治疗,还请把钱转回到我们的账户!”

    当然没问题,张狂也不缺这几个钱,唐晓娇马上安排转账的事情。

    那两个患者和家属,敢纠缠着张狂,可不敢纠缠詹姆士这些洋人。

    一个个脸色变得极差,眼睁睁看着这么一大笔钱在眼前溜走,两个患者和家属,都把火气撒到张狂身上。

    “都怪你!你得不到这笔钱,凭什么坏了我们的好事!”

    “你这个人,就是吃里扒外,帮着洋人害我们!”

    患者和家属的无理取闹,让张院长他们都看不下去了,“大家都安静一下,这里是医院,不是菜市场。”

    “你们要是再无理取闹,我们院方可就要报警了!”

    张院长迫不得已拿出强势态度,倒是把患者和家属们震慑住。

    一场闹剧结束。

    张狂目光冰冷的看着詹姆士一行,“现在,在心血管肿瘤方面,我已经证明了中医中药更管用,你们还想比什么!”

    “不管你们比什么,我都让你们口服心服!”

    詹姆士一行,可不敢再说大话了,互相看了看,然后詹姆士说道:“今天已经很晚了,我看不如这样,明天继续,如何。”

    “那好,我再给你们一天时间,不管你们提出什么内容,仅限于明天一天。我可没有这个闲工夫陪你们胡闹。”张狂一甩袖子走了。

    华夏方面的人赶紧都跟了上去。

    这样的奇迹,就在他们的见证之下发生,张狂为中医中药涨了脸,为华夏医学界涨了脸。

    相信今天的事情公开之后,张狂的名气将会更大。

    尤其是他炼制丹药的本事,以及那一手出神入化的针灸术,这可是前所未见的本事!

    必须和张狂打好关系。

    “张先生,这次可以说是你拯救了中医中药大会,拯救了中医界,还请你赏光,我代表中医中药大会,晚上宴请张先生一行。”王会长很会做人,马上邀请张狂,要宴请他。

    张狂想了一下,以后神奇生物将会开发更多新产品,必然都是全中药性质,和中医中药大会打好关系只会有好处不会有坏处。

    “那就麻烦王会长了。”

    王会长的脸都乐开了花,“不麻烦,一点都不麻烦。楚老爷子,还有各位老专家,还请赏光,晚上一起用餐吧。”

    这些老专家当然不会错过这个机会,一口答应下来。

    然后一行人乘车赶往王会长定好的酒楼。

    晚宴上,王会长极尽所能的吹捧张狂,听得张狂自己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那些老专家们也都频频向张狂敬酒。

    他们这些人,可都是业界久负盛名的大国手。

    每个人都是凭真本事吃饭的。

    今天见识到张狂的能力,所有人都服气了。

    张狂开发的保健品,这哪里是保健品,分明就是具有划时代意义的药物!

    他们这些人,可以对有钱人不屑一顾,可以对官员不屑一顾,但是他们最佩服的就是由本事的人。

    张狂这么年轻,就在医学上有如此超乎寻常的造诣,将来必然会成为医学界的权威人士。

    “张先生,以后一定要多联系,如果有什么医学难题向张先生请教,还请张先生不吝赐教。”姜万良非常客气的说道。

    “姜大师,你这就不对了,你可是医学界的专家,我就是一个略懂一二的毛头小子,你这么说,我怎么担得起。”张狂也很客气。

    他这个人就是这样,别人尊敬他,他也会尊敬对方。

    别人要是敢对他有什么非分之想,那就等着迎接他狂风骤雨的报复吧。

    一顿饭下来,足足用了三个小时,最后王会长和这些专家们才依依不舍的结束了晚宴。

    回到住宿的宾馆,张狂把楚惠中和楚时飞请过来。

    “我原本没打算开发研制心血管肿瘤方面的药物,既然迫不得已开发出来,那就要考虑正式生产投放市场了。”张狂说道。

    楚惠中和楚时飞都是一脸喜色。

    这可是治疗心血管肿瘤疾病的药物啊!

    有了之前的培元丹成功先例,楚惠中对这种全新药物有着绝对的信心。

    “还是老规矩,原材料以及销售渠道,都交给你们楚家。神奇生物只负责生产。”张狂随手写下多种药材名称,“这是所需的原材料,你们也考虑一下其他人,比如焦水清他们,毕竟我答应了他们的条件。”

    “张先生你请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和焦水清他们的合作,我会处理好的。”楚惠中现在唯一的想法就是保证一切。

    只要张狂提出来的要求,楚家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都要确保顺利完成。

    “虽然可以定位为治疗心血管肿瘤的药物,但我认为还是归纳到保健品行列更好,这样可以省去很多麻烦。”张狂说道。

    尝到了培元丹的甜头之后,张狂决定以后不管研制出什么药物,都划分到保健品行列。

    楚惠中当然不会反对张狂的决定,把这种全新产品定位为保健品,的确有很多好处。

    “娇娇,等回到东宁后,你还要辛苦一下,考虑扩大生产车间的各种事情。”

    唐晓娇嗔道:“你就知道使唤我,我都要忙不过来了。要不请宋琳也来咱们神奇生物工作吧,让她帮我分担一部分工作。”

    “这合适吗?”张狂看了看唐晓娇,又看了看宋琳,“宋琳可是有资格继承飞龙集团的,来我们神奇生物上班,是不是太委屈宋琳了。”

    宋琳刚要说话,张狂继续说道:“这件事以后再说吧。”

    宋琳顿时满脸的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