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四章 王强借刀杀人

    “陆荣!你说的这是什么话!”没等宋琳说话,唐晓娇率先发火了,“飞龙集团是你陆荣的么,你有什么资格指手画脚!”

    陆荣一脸不屑的看着唐晓娇,“唐晓娇,你还以为你是当初的那个唐助理呢!你现在什么都不是!我陆荣就是再没有资格,也比你唐晓娇有资格吧!”

    “赶快给我出去,不然我就叫保安了!”陆荣指着门口,让唐晓娇出去。

    “啪!”张狂抬手就是一巴掌,把这个陆荣打出去七八米远,一下子坐在地上,陆荣当时就懵了,眼前全是小星星,感觉一阵天旋地转。

    “你!你敢打我!”好半天,陆荣才缓过神来。

    看到出手打他的是张狂,陆荣不敢靠近,离着远远的,指着张狂怒声说道:“你要知道这是什么地方,这可不是你能撒野的地方!”

    “我警告你,你早就不是飞龙集团安保部的部长了,你要是敢乱来,信不信我报警抓你!”陆荣也是虚张声势,手指着张狂却不敢上前一步。

    “那好啊,你最好是现在就报警,不然你的小命可就有危险了!”张狂一步就来到陆荣面前,一把抓住陆荣的脖子。

    就像是拎一只小鸡那么轻松,把陆荣从地上拎了起来!

    陆荣挣扎着,想要摆脱张狂的大手,这只大手就像是一把老虎钳,狠狠的卡住陆荣的脖子。

    陆荣都要喘不过气来了,脸色发青,两只眼睛翻起了白眼。

    张狂一松手,陆荣噗的一下瘫在地上。

    张狂抬起大脚,一脚就踩在陆荣的胸口,“知道我是张狂,还敢在我面前张狂,我真佩服你的胆量,这么不怕死,你生错了年代啊。你这要是生在战争年代,你都能成英雄。”

    张狂很有分寸,既狠狠教训了陆荣,又不会要了他的命。

    陆荣两只手抓着张狂的小腿,想要把他的小腿移开,只可惜他这点力量,根本撼不动张狂的小腿。

    “还有你们,谁还有什么不服气的,尽管过来。”张狂目光看向周围。

    飞龙集团这些员工们,哪还有人敢和张狂对视,纷纷低下了头。

    “咱们进去,我倒要看看还有谁敢拦着!”张狂刚要松开踩着陆荣的脚。

    就在这时,电梯门打开,从里面冲出来七八个彪形大汉。

    这几个人刚冲出来,带队的那个壮汉就大声叫道:“是谁在飞龙集团闹事,我看你是不想活了吧!”

    这个声音非常熟悉,张狂抬起头看向对方,“这不是王队长么,好久不见啊!”

    “啊?是你!”王强吓得一激灵。

    当初张狂前来飞龙集团应聘,就是拿他们内保队立威,直接废掉了鬼手的一只手。

    后来,张狂迅速成为飞龙集团安保部副部长,然后又展现出超乎寻常的实力。

    那个时候起,张狂就在内保队树立起来不可战胜的高大形象。

    看到是张狂,其他队员们也都吓了一跳,心说这个家伙怎么跑到集团总部来了。

    他们这些内保队员,加在一起,也不是张狂一个人的对手啊,谁敢乱说话,就是找死!

    “那个,张部长啊,你忙吧,我们随便转转。”王强见势不妙,带着人就要开溜。

    识时务者为俊杰,一个狗屁中层管理陆荣算什么,就当是没看见,得罪了张狂那才是要命呢。

    王强想要溜之大吉,他身边的一个内保队员可不干了。

    “王队长,你这是干什么!没看见这个人在咱们集团总部行凶,踩着陆科长呢么!咱们不能一走了之啊!”

    这个队员说话的声音很大,“咱们内保队可不只是保护总裁的安全,见到咱们集团员工有危险,也应该挺身而出。”

    他说的大义凛然,王强却很清楚这小子一肚子坏水,这是当众给他上眼药呢。

    这个叫翁巡的家伙,刚来到内保队没几天,就把内保队所有人打了个遍。

    翁巡实力非常强,只是碍于资历不够,还无法成为内保队的队长。

    但翁巡可不简单,短短的几天,就让王强几次丢人现眼,导致王强在内保队的名声越混越差。

    王强心里很清楚,翁巡就是想取而代之,把他从内保队队长的位置上挤下来。

    显然,翁巡还不知道张狂是何许人也。

    王强突然有了一个坑翁巡的办法。

    “翁巡,你是不知道啊,张部长是咱们飞龙集团安保部上一任部长,去年国庆节之后辞职的,说起来,张部长还真不是外人。所以啊,这件事你就别跟着瞎起哄了。”

    “况且,张部长实力非常强,寻常人等,也打不过张部长,我这是不想招惹是非,你明白么。”

    王强的话,成功挑起了翁巡的战意。

    一双不大的眼睛闪烁着精光,上下打量着张狂。

    他还真看不出张狂实力强在哪里。

    比起他们这些练家子,张狂的身材偏瘦一些,也没有明显的肌肉块。

    张狂看上去,更像是一个毕业没多久的大学生。

    “就他?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瘦弱毛头小子,就把你们吓成这样?”翁巡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他能有什么本事,扛得住老子一拳么!”

    “你一拳?”一个老队员冷笑道:“翁巡,你不要觉得你能打得过咱们这些人,就有资格和张部长较量了,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你就是再练十年,也比不上张部长的一根手指!”

    都看不惯翁巡的飞扬跋扈,要是能借助张狂的实力,好好教训一下翁巡,这也是一件好事。

    所以这个老队员很乐于添一把火。

    翁巡的暴脾气腾地一下被点燃。

    他还更来劲了,大步走向张狂,“我倒要看看这个被你们说的神乎其神的张部长,到底有几斤几两!”

    探出手掌,照着张狂就抓了过去。

    虽然是非常普通的一招黑虎掏心,但在翁巡的手中施展出来,却带着十几种变化,完全可以应对高手的任何反应。

    眼看着翁巡的手掌来到面前,张狂看都不看翁巡凶狠的招式。

    翁巡被张狂的举动气得火冒三丈,脸色狰狞扭曲,冲着张狂怒声吼道:“狂妄的东西,老子要你的命!”

    手掌抓向张狂的心脏,这要是被他一下子抓中,不死也得身受重创。

    “滚!”张狂一声暴喝,抬起一脚踢飞翁巡。

    什么招式变化,什么实力超强的练家子,在张狂眼中,那就是一只蝼蚁。

    自不量力挑战他,和找死没有任何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