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间万物相生相克。

    天巫师所喷出的黑烟,恰好遇到了克制他的光明剑诀。

    点点光芒就如夜空中的繁星,不只是点缀了黑夜,更是带来了微弱光明。

    而微弱的光明汇聚在一起,所形成的光芒,就如东方日出,带给大地无尽光明,驱散了笼罩在大地的黑暗。

    黑烟发出滋滋声响,而后在光芒的攻击之下,顷刻间化作烟消云散!

    “啊!”天巫师惨叫一声,光明落在他身上,带给他巨大伤害。

    唐晓娇和宋琳同时欢呼雀跃,她们看来无可对抗的强大天巫师,居然被张狂一剑刺伤。

    “怎么样,我这一剑还不错吧!”张狂抬手接住飞剑,目光不屑的看着天巫师分身。

    从天巫师一现身,释放出黑烟后,张狂就知道这一战他必胜无疑。

    上辈子在仙界,见识过各种邪恶功法,虽然没有见过天巫师所用的功法,但相似的功法战技,张狂还是没少见的。

    所以在黑烟出现的一瞬,张狂就有了应对之策。

    光明剑诀虽然并不是什么高级剑术,却是专门克制这种邪恶功法的法宝。

    天巫师遇到他,也算是天意吧。

    对面,那个天巫师目光阴晴不定的看着张狂,“你是怎么会用光明剑诀的!这种剑诀已经消失数百年之久了,为何你能施展。”

    天巫师实在想不通,光明剑诀是古剑术,早已经失传,为何会重现世间?

    “这你就不用多管了,你只要记住,我今天来,就是要灭掉你这个所谓的天巫师,毁掉天巫寺,彻底根除天巫教的!”张狂一招击败天巫师,心中顿时有了底气。

    他刚才施展光明剑诀,也是抱着试试看的想法。

    对付天巫寺的神识分身,他岂是并没有太好的办法。

    神识分身,比天巫师本尊更难对付,没有具体形态,无法动用法宝击杀,所以只能寻找克制的办法。

    幸好光明剑诀可以克制天巫师的神识分身。

    “再吃我一剑!”张狂得势不饶人,道道剑光飞向天巫师。

    “欺人太甚!”天巫师怒吼着。

    唐晓娇和宋琳眼睛都不眨一下,紧紧盯着战场。

    这可是难得的好机会,可以亲眼看到修炼者之间的战斗,对于她们的修为也有莫大好处。

    就在她们都以为天巫师会冲上来和张狂拼命的时候,却没想到,天巫师盘踞成一团的蛇身突然动了。

    蛇身舒展开,以蛇行之势,急速窜入大殿。

    天巫师居然跑了!

    “哪里走!”张狂催动玉剑追了上去。

    却见天巫师的神识分身嗖的一下冲向了大殿供奉的三尊神像中间的那一个。

    黑色光芒一闪,天巫师神识分身,与这尊神像合为一体。

    不好!张狂顿时感觉事情有些不妙。

    下一刻,狂暴的念力铺天盖地,充斥在天巫寺之中。

    位于狂暴的念力之中,张狂就如惊涛骇浪之中的一叶扁舟,随时都有被颠覆的危险。

    “嘎嘎嘎!”一阵怪笑声,那尊天巫师神像突然复活,变成了天巫师真身。

    从神龛上纵身而下,天巫师双目如炬,盯着张狂,“小辈,本天巫师原本想要在南海解决你,却没想到你送上门来。”

    “不过也好,三个非常不错的炉鼎,正好可以给本天巫师修炼分身,又不必分给那个老东西了,哈哈哈!”天巫师非常得意,仿佛一切尽在掌握。

    “你只有这点本事了么!”张狂突然来了一句,“要是这样,那你就死定了!”

    什么情况?

    天巫师惊讶的看着张狂,事已至此,他与天巫师神像合为一体,张狂居然还如此淡定,莫非这个小辈真的还有什么强大本事?

    “你要是始终以神识分身出现,我或许还需要动用一番手段,现在你的神识分身结合了神像,倒是让我省事了!”张狂说着,居然收起了飞剑。

    “那就让本天巫师好好见识一下你的手段,看看你的本事,是不是说大话!”天巫师的蛇身向前一纵。

    不等天巫师再次喷出黑烟。

    张狂爆喝一声:“打!”

    抬手丢出一方小印。

    忽的一下,这方小印迎风飞涨,瞬间化作磨盘大小,迎着天巫师的脑袋狠狠砸落。

    “什么!”天巫师大惊失色,他感觉到这方巨印已经牢牢锁定他,任凭他的蛇身如何扭动,都无法脱离番天印的范围。

    天巫师自知躲避是不可能躲开番天印攻击,只好咬着牙,抬起双手拍向番天印。

    狂暴念力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如同江河奔腾不息涌入大海,疯狂的涌入天巫师体内。

    他试图用念力来对抗番天印。

    只可惜,他的反应慢了一步。

    如果是在张狂祭起番天印之前,就运用天巫寺汇聚的念力,或许还有可能。

    张狂祭起番天印的那一刻,就已经注定了结局。

    “嘭!”番天印狠狠砸落。

    就听见咔嚓一声响,天巫师的双臂被震断,番天印势头不减,狠狠砸在天巫师的身上。

    地动山摇,番天印这一下,就如同一座大山从天而降,把天巫师狠狠拍在下面。

    地面深陷五尺!

    张狂抬手收起番天印,而后向大坑里面看去。

    哪里还有什么天巫师,地面一摊血迹,然后只见一张皮,下面是蛇皮,上面是人皮!

    “呕!”宋琳何尝见过这样血腥的场面,当场干呕。

    唐晓娇稍好一些,却也有些不太敢看。

    “自寻死路的东西!”张狂不屑的冷哼,随手祭起飞剑。

    叮当两声,神龛中的另外两尊神像,被飞剑斩碎。

    “轰!”随着这两尊神像被斩碎,天巫师发出爆裂声响。

    “护住身体!”张狂大声叫喊,一手一个,分别抓起唐晓娇和宋琳,纵身奔向天巫寺外面。

    他才冲起来,天巫寺便发出阵阵爆裂声响,而后一阵炸碎,碎石飞舞木屑漫天。

    等张狂落地后,再看天巫寺,已经变成了一片废墟。

    “快看,那里有一个通道。”唐晓娇一眼看到废墟中有一个通向地面以下的通道。

    “走,咱们进去看看。”张狂浑然不惧,带着唐晓娇和宋琳,走向那个通道的洞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