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说是杀人了,就是一只鸡,童晓晓也没杀过。

    这样血腥暴力的事情,童晓晓一个柔弱女孩子,怎么能下得去手呢。

    拿着张狂的飞剑,童晓晓感觉自己的手都在哆嗦。

    “怎么,不敢动手么!”张狂的声音传入童晓晓耳中,“既然你选择了修炼这条道路,就无法避免杀人。”

    “他是你的仇人,正是因为他勾结天巫教,才导致你的经纪人李姐被天巫师吃掉。”

    “你想想看,一个活生生的大活人,就那么被吃了,你心中就没有仇恨么!你的仇人就在面前,动手杀了他,给李姐报仇!”

    张狂不断刺激童晓晓。

    想要成为一个修炼者,早晚都要迈过这道门槛。

    这是对童晓晓的一次锻炼,更是让她成为真正修炼者的重要一步。

    不敢动手杀人,以后面对强敌怎么办,不迈过这道心理障碍,童晓晓始终无法成为真正的修炼者。

    残酷的修炼界适者生存,对待敌人必须要拿出更加残酷的手段。

    如果童晓晓还无法克服心理障碍,张狂就要为童晓晓的未来考虑一下了,不排除把童晓晓从玄天派除名。

    张狂不是想把玄天派的人变成杀人狂魔,但如果最起码的报复都不敢,留在玄天派也就没必要了。

    张狂可不想以后时刻还得为玄天派的门人做保镖。

    童晓晓面部扭曲,内心剧烈挣扎着,回想起李姐对她的好,再想到李姐被天巫师吃掉。

    仇人就在面前,童晓晓的手不那么抖了,仇恨逐渐占据了脑海。

    “你要是下不了手,我也不勉强你。”张狂看出来,童晓晓还是无法克服心理障碍。

    “我能!我能给李姐报仇!”童晓晓听出来张狂语气中的不满,她意识到这恐怕是张狂对自己的一次考验。

    如果不能完成这次考验,只怕后果很严重。

    童晓晓紧咬着嘴唇,颤抖的宝剑刺向麻之生。

    “噗!”锋利的宝剑一下子刺入麻之生胸口,麻之生发出一声惨叫。

    童晓晓这一剑并没有刺中麻之生的心脏,所以麻之生没有当场死去。

    “位置不对,拔出来再来,这次必须看准他的心脏位置!”张狂冰冷的声音,不带有任何感情。

    童晓晓的心剧烈跳动着,拔出宝剑的动作幅度有些大,踉跄的后退几步,差点把自己摔在地上。

    “不许闭眼,看准了再动手!”

    听到张狂严厉的语气,童晓晓这次没有闭眼,宝剑准确刺在麻之生的胸口,刺破麻之生心脏。

    麻之生挣扎了几下,然后咽了气。

    “这就对了嘛,杀人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张狂拍了拍童晓晓肩膀。

    童晓晓感觉一阵呕吐感,她居然杀人了,这么血腥的事情,竟然是她亲手做的。

    唐晓娇和宋琳赶紧安慰童晓晓。

    “你们两个也别闲着,这几个废物交给你们了,就当是给你们练手,让你们也体会一下这种感觉!”张狂指着药王谷的几个人说道。

    啊?唐晓娇和宋琳全都傻眼了,居然还有她们的事情!

    药王谷的另外几个人也被吓傻了,谷主麻之生被杀掉,难道这件事还不算完么,张狂竟然还要把他们也都杀掉!

    “张宗主饶命啊,这件事不管我们的事,我们只是奉命行事。”几个人赶紧求饶。

    他们自知能力有限,逃跑想都不要想,他们可没有天巫寺那几个护法的本事。

    “助纣为虐!还想活下去,做梦吧!”张狂手起剑落,把几个人的脚筋和手筋全部挑断,彻底断绝了几个人逃跑的念头。

    “娇娇,就从你先开始!想要做玄天派弟子,这是在所难免的。如果连杀人都不敢,你们趁早退出玄天派,从此不要再修炼了!”

    唐晓娇比童晓晓的情况略好一些,她的见识更多,曾经跟随张狂一起灭掉长白一脉和伏龙观,见识到很多血腥杀戮,只是没有亲手杀过人而已。

    “娇娇姐,适应一下就好,瞄准了他们的致命部位,尽量一剑解决掉。不要想太多,就想着这都是该死之人。”反过来轮到童晓晓安慰唐晓娇,向唐晓娇介绍杀人的经验。

    唐晓娇哭笑不得,“晓晓,你居然还反过来安慰我。”

    “去吧,只要一剑就好,出手一定要干净利落。”童晓晓现在颇有看热闹的心态。

    唐晓娇咬着牙,来到一个药王谷弟子面前。

    完全不顾这个弟子的苦苦哀求,一剑刺入这个弟子的心脏位置。

    这个弟子坚持了片刻,头一歪断绝了气息。

    唐晓娇脸色苍白,拔出宝剑交给张狂。

    “很好,做的很不错!”张狂赞许的看着唐晓娇。

    唐晓娇狠狠瞪了张狂一眼,“把我们姐妹都培养成杀人狂魔,你就满意了。”

    “我可不是想要把你们培养成杀人狂魔。既然走上了修炼道路,以后难免会遇到厮杀,如果不敢对敌人下杀手,就会被敌人杀掉,你应该懂得。”

    不等张狂吩咐,宋琳主动要过宝剑,“接下来该我出手了!”

    这倒是让张狂很意外,宋琳也是温室中长大的花朵,别说是杀人了,可能都没有打过架。

    “我明白弱肉强食的道理,想要在修炼界生存下去,什么事情都会遇到,杀人不过是为了自保。所以我必须要克服这个困难!”

    宋家的巨大变故,让宋琳成长了许多。

    很多时候,那些杀人不见血的手段,才是最可怕的,比起直接杀人还要狠毒。

    宋琳挥手一剑杀了一个药王谷弟子,然后强忍着心中呕吐的感觉,拔出宝剑交给张狂。

    “很好,我非常满意你们的行动。”张狂随手斩落其他几人的人头。

    他故意把场面弄得非常血腥,就是让她们三个见识到修炼界的残酷。

    “记住,想要活下去,不被别人杀掉,就要杀人!”

    “我们玄天派不是嗜杀的门派,但却不畏惧任何强敌。不管是什么强大势力,胆敢挑衅我玄天派,只有死路一条!”

    “好了,现在下去收拾咱们的战利品,全部带回去!”张狂招呼三人去地下室收拾战利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