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张狂的应对举措已经很迅速,却还是晚了一步。

    外界关于神奇生物的各种传闻,经过媒体的报道之后,一下子炒成了一股热潮。

    神奇生物的名字太响亮了,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每天都在盯着神奇生物,甚至有很多人都希望看到神奇生物倒霉呢。

    在有心人的推波助澜之下,这件事迅速发酵,在短短的时间内,就变成了全民热议的头条新闻。

    “到底是什么人在暗中对付我们神奇生物?”唐晓娇脸上满是担忧神色。

    在这个资讯发达的年代,任何消息都能在最快的时间内传遍全国。

    既有好的一面,更有坏的一面。

    显然这次针对神奇生物的事情,就是不好的一面,如果神奇生物一个处理不好,就会面临巨大打击。

    如果不是麻秀嫣一直在四号别墅区,从来没有和外界联系,唐晓娇甚至都会以为是麻秀嫣干的。

    “不可能是长白一脉,我放过长白一脉,他们要是还敢这么做,岂不是自寻死路。伏龙观也被我灭掉,就算有几条漏网之鱼,他们活命还来不及呢,怎么敢出来挑衅我。”

    “至于说天巫教,他们还不敢把手伸到华夏来吧。”

    “那还有谁?除了这几家修炼势力,咱们好像是没得罪其他势力吧。”

    “先不管这些,把咱们自己的事情做好,然后顺着渠道追查下去,总会查的水落石出。”张狂倒没怎么在意。

    “你还真够镇定的,你不知道这次事件,给我们带来多么大的损失么。不只是培元丹,连同其它几种产品,都受到了影响,短短的几天之内,我们的营业额下降了将近一半!”

    唐晓娇可没有张狂这么镇定,营业额下降,带给神奇生物的损失是巨大的。

    “咱们要是乱了,岂不是正好让上了对方的当。”张狂问道:“追查的结果怎么样,渠道那边反馈回来的消息如何。”

    “老楚说了,这次的假培元丹,都不是他们那边卖出去的,是从咱们东北这边的经销商销售出去的。”唐晓娇脸上浮现出一丝为难神色。

    “你是说,从大哥大嫂的渠道卖出去的培元丹?”

    唐晓林和孙敏成立的那家公司,最初只是代理神奇生物生产的化妆品。

    楚惠中知道唐晓林和唐晓娇的关系后,坚决把东北的销售渠道全部让出来,说什么都要给唐晓林和孙敏的公司。

    张狂知道后,并没有说什么。

    楚家舍弃这部分渠道,对生意有些影响,不过却能够从其他方面弥补,神奇生物的产品越来越多,楚家只会得到更多好处。

    “是的,我正想着和大哥大嫂打招呼问一下呢。”唐晓娇有些不好意思,她没想到最终的调查结果,问题居然出现在东北区。

    “这样吧,咱们过去一趟,有些事情在电话里也说不清楚。”张狂站起身。

    “那好,我和你一起去!”唐晓娇决定过去看看,如果问题真的出现在大哥大嫂的公司,她绝对不会手软!

    没有她和张狂的帮助,大哥和大嫂现在还在老家那个小县城做普通工人呢,哪可能有这样的好日子和事业。

    开车来到唐晓林和孙敏的公司。

    前台接待并不认识两人,“请问两位有什么事么。”

    “你们唐总和孙总在么。”张狂问道。

    “两位要见唐总和孙总,请问有预约么。”前台接待很客气的说道:“两位老总很忙的,如果你们两位有什么事,可以提前预约。”

    “不用了!”唐晓娇拿出电话,给大哥唐晓林拨了过去。

    “大哥,我在你公司呢。”

    一个电话,唐晓林赶紧出来迎接唐晓娇和张狂。

    “你们两个怎么想着过来了。”唐晓林热情的迎了上来,吩咐前台接待,“这两位是神奇生物的唐总和张总。以后不管我和孙总在忙什么,他们两位来了,直接请到我的办公室。”

    “对不起,我不知道是两位老总。”前台接待吓了一跳,赶紧向唐晓娇和张狂赔礼道歉。

    公司上下,谁不知道神奇生物的能量,要是没有神奇生物,哪可能有他们的公司。

    这两位随便一句话,就能决定他们的去留。

    “大哥,你知道市面上出现假培元丹的事情么。”来到唐晓林的办公室,唐晓娇直奔主题。

    唐晓林表情凝重的说道:“我们已经知道了,正在进行全面调查。”

    “根据媒体报道,说是从我们东北区渠道销售出去的,我认为这件事恐怕是阴谋,是针对我们和神奇生物的阴谋!”经过半年多的历练,唐晓林成熟了许多。

    早已经不是当初的那个工薪阶层,更像是一家公司的老总,身上那种气质,是工薪阶层绝对不具备的。

    “调查结果怎么样,这都好几天了,有没有什么新发现。”唐晓娇着急的问道。

    神奇生物的培元丹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唐晓娇很着急,问题出现在她大哥和大嫂负责的销售渠道,唐晓娇更加着急。

    “先别着急,等你嫂子回来,应该就有结果了。”

    正说着,孙敏从外面进来。

    孙敏身后还跟着一个年轻人。

    张狂和唐晓娇都不认得这个年轻人,还以为是唐晓林公司的某个部门负责人呢。

    唐晓娇心说,大哥怎么会招收这么一个员工,一脸的油头粉面,走路脚步虚浮,摇头晃脑的没个样子。

    这个年轻人进来后,一眼看到坐在沙发上的唐晓娇,顿时眼睛一亮。

    “姐,这是谁啊。”那个年轻人向孙敏问道。

    孙敏也看到了唐晓娇和张狂,脸上出现明显的尴尬神色,“娇娇,张狂,你们怎么过来了。”

    “培元丹发生这样的大事,我和张狂过来看看,到底是咱们的销售渠道出现了问题,还是有人故意栽赃陷害咱们。”

    唐晓娇说道:“这件事不管最终的调查结果如何,无论涉及到谁,都必须严查到底!我们已经正式报案了。刚才也和大哥交流过,大哥说等嫂子你回来,应该就有结果。”

    唐晓娇的话说完,孙敏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非常难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