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九章 谁教训谁

    李果的死,让很多人不得不重新审视张狂。

    “张狂居然是筑基期修为!”一个金丹期修炼者突然惊叫道:“他不是炼气期稳固境界修为么,为何又变成了筑基期修为,而且还是稳固了境界!”

    “难道他一直就是筑基期修为,以前隐瞒了修为境界?”

    发现张狂的修为是筑基期,并且稳固了境界,观战的修炼者们一下子议论起来。

    “肯定是这样,这个张狂太有心机了,他居然隐瞒了修为境界,想要用这样的方式逆袭么!”

    “那又有什么用,就算他是筑基期又如何,难不成筑基期就能对抗元婴期巅峰境界的戴前辈么!”

    “这话说得对,就算张狂是金丹期,他也不是元婴期强者的对手!”

    看到张狂的真实修为后,没有人认为张狂是从炼气期将修为提升至筑基期,所有人都认为他之前隐藏了修为。

    毕竟从炼气期稳固境界提升到筑基期稳固境界,绝非一朝一夕可以做到。

    就算张狂自己说出来,也不可能有人相信他的话,况且张狂也不会解释这些,围观的这些家伙怎么想,那是他们自己的事情。

    “可惜了,二十几岁的年纪,就有如此修为,可以说是华夏修炼界最具天赋和潜力,今天却要死在戴前辈手下,可惜了他的天赋。”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却从另一个角度看待。

    “这个小家伙,若是能得到名师指点,将来的成就,必将在你我之上,只可惜啊,他自己作死,谁也救不了他。”

    “如果他挑战的不是中原一虎,我这个老不死的或许还能说上几句话,保下他的一条小命,也能指点他,让他有一个更好的未来。”

    一众白发苍苍的老头老太太,在稍远一点的地方,对张狂品头论足。

    有的惋惜张狂的天赋和潜力,有的臭骂张狂太狂妄,断送了自己的前途,也有的说张狂这是活该!

    更多的人则是羡慕张狂的天赋。

    这样的年纪,就能将修为提升至筑基期,并且稳固了境界,只要张狂脚踏实地走下去,未来的前途不可限量。

    而他却不自量力,居然挑战元婴期强者戴天德。

    “哼!”摘天星冲着那些白发苍苍的老头和老太太们,冷哼道:“不自量力的一群混账东西,还真把自己当成了东西!”

    “你们一个个也不睁开狗眼看看自己是什么德行,也配在这里装什么前辈高人,太瞧得起自己了吧!”

    那些老头老太太们,这才注意到跟在张狂身后的摘天星。

    “这是谁啊,咱们教训一个小辈,也轮到你说话么!”一个须发皆白,颇有仙风道骨的老头冲着摘天星不屑的说道:“老夫侯正义,有没有资格教训这个狂妄无知的小辈!”

    “你这个后生晚辈,不是我老婆子说你,对待修炼界前辈,连这点该有的尊重都没有么!你家的师长就没有告诫过你么!”另一个银发老太太,手中的龙头拐杖,在地上用力敲了一下。

    摘天星一头黑发,从面貌上看,也就是五十岁左右。

    比起这些白发苍苍的老头老太太们,他看上去的确是一个年轻人。

    摘天星脸上带着一丝讥讽笑容,大步走向这些老头老太太们。

    “这么说来,你们是想要教训一下我了,想要教教我做人的大道理了!”

    侯正义冷声说道:“年轻人,在你对面的这些老家伙们,当年纵横华夏修炼界的时候,你还没出生呢,难道不该值得你尊敬么!今天我老头子就替你的师长,好好教训你一下!”

    “好啊,我摘天星出道这么多年,一直都缺少管教,正想要让人教教我该怎么做人呢,但不知侯前辈想要怎么教训我!”摘天星一步步走向侯正义。

    “当然是……”侯正义的话说到一半戛然而止。

    就如便秘一样,侯正义的脸色变得极其难看,“你!你说什么!你是谁?”

    “哦,我啊,晚辈摘天星,见过侯前辈。”摘天星一脸讥笑,看着侯正义。

    噗通一下,侯正义跪在地上以头抢地。

    “前辈饶命,晚辈有眼无珠冒犯了前辈,还请前辈饶恕!”侯正义魂不附体,吓得身体颤抖,跪在地上磕头,脑门都磕出了血。

    刚才还是一副前辈高人的姿态,还要替摘天星的师门好好教训一下摘天星。

    现在听到摘天星的大名,侯正义跪在那里,没有摘天星的允许,他都不敢站起来。

    摘天星看都不看侯正义,目光落在其他老头老太太身上,“各位前辈,你们怎么都不说话了,你们不是要教训我么,现在我就站在你们面前,你们倒是教训我啊!”

    呼啦一下跪倒一大片。

    这些白发苍苍的老头老太太们,全都以头抢地,一改之前的狂傲姿态,跪地向摘天星求饶。

    张狂来到摘天星身边,故作不懂的问摘天星,“这又是怎么回事,这些老前辈们不是说要好好教训一下你么,难道跪在地上就是他们教训你的方式?”

    摘天星哈哈大笑:“兴许人家就这么贱呢,连教训人的方式都与众不同。”

    “这可真是开了眼界,原来还有人喜欢用这样的方式教训人。”张狂讥笑道:“既然这些老前辈们喜欢这样教训人,不如也教训我一顿吧。”

    正在磕头的侯正义顿时大怒,他向摘天星求饶,那是因为摘天星的地位,以及修为都远远高于他。

    张狂算什么东西,也敢如此羞辱他!

    “张狂,你混账!”侯正义直起腰,就要从地上站起来。

    “嘭!”摘天星抬腿一脚,把侯正义踢翻在地,大脚狠狠踩住侯正义胸口,“我让你站起来了么!”

    “你这个狗东西倚老卖老也不看看对象,胆敢对我家宗主不敬,你该死!”

    不给侯正义求饶的机会,摘天星一脚踩碎侯正义胸骨。

    侯正义惨叫一声昏死过去。

    摘天星并没有杀掉侯正义,但这一下也不轻,侯正义的一身修为,只怕是被废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