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二章 破阵杀人

    龙腾天总觉得心神不宁,心里像是有件事放不下。

    思来想去,龙腾天觉得这是放出了那个怪物,导致他心神不稳,始终想着放出那个怪物的后果。

    拿起一杯茶喝了下去,尽量让自己冷静下来。

    事情已经做了,发生什么事情也容不得他想太多,反正眼前这一关是过去了。

    放下茶杯,龙腾天正要让人打探外面的消息。

    “嘭!”突然一声巨响,剧烈震荡传了进来,他放在桌子上的茶杯,都被这一声剧烈震荡震碎。

    “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事情!”龙腾天脸色苍白,说话的声音都在颤抖。

    他就怕那个怪物沿着他们的气息追杀过来。

    尽管在返回的途中,已经把气息抹除,但谁敢保证那个强大的怪物不会找到这里呢。

    “快去看看,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刚才还表现的非常沉稳的凤先生,这下也坐不住了,惊叫着让人出去探查情况。

    还没等出去探查情况的人返回,剧烈震荡连续传来。

    “这不会是那个怪物追来了吧!”龙腾天目光中闪着惧意,他有些后悔了,早知道这样,说什么也不敢放出那个怪物。

    “不应该是那个怪物!”凤先生观察了片刻之后,说道:“如果是那个怪物,不需要这么费力,它一爪子就能毁掉守护大阵。从外面传来的声音和震荡幅度判断,应该是有人在破解大阵。”

    “有人破阵?”龙腾天的神色多少好看一些,只要不是那个怪物就好。

    随即,龙腾天脸上布满了怒容,“是谁这么大的胆子,敢对老夫的住所动手!”

    正说着,出去探查消息的弟子匆匆跑了回来,“启禀师父,外面来了几个人,其中一个年轻人正在破解大阵!”

    “年轻人?现在的年轻人这么厉害么,都能破解我这古阵法?”龙腾天脸上浮现出古怪神色,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布阵术早已经失传,也就意味着破阵术已经失传。

    居然还有人能够破解古阵法。

    “出去看看不就知道了。”那位凤先生又拿出风轻云淡的姿态。

    只要不是那个怪物追杀过来,就没有什么可怕的。

    他和龙腾天联手,放眼华夏修炼界,又有几人是他们的对手!

    “哼!”龙腾天也恢复了自信,“老夫倒要看看,是谁这么不怕死,胆敢到老夫这里来捣乱!”

    话音刚落,轰的一声巨响。

    龙腾天顿时傻了眼,被他认为牢不可破的守护大阵,瞬间毁掉!

    没有了大阵的守护,龙腾天的住所全部暴露在外面。

    纵身飞出,龙腾天向外面看去。

    这一看,把龙腾天吓了个半死。

    站在他住处外面的几个人,虽然大都是第一次见到,龙腾天却一点都不陌生。

    站在最前面,那个面带杀气怒气冲冲的年轻人,可不正是张狂么。

    张狂两边分别站着方自在和摘天星,在他们身后,则是玄天派的几人。

    “你!你居然没有死!”龙腾天结结巴巴的说道。

    太可怕了吧,那个怪物都没能杀死张狂几人!

    “龙腾天,我没死,今天就是你的死期!”张狂怒火上涌,一想到下落不明的唐晓娇,张狂就恨不得把龙腾天碎尸万段。

    凤先生等人也都出来,看到张狂几人之后,凤先生也是被吓了一跳。

    这不可能啊,那个强大怪兽怎么可能放过张狂他们。

    “我没死,你很失望是吧!”张狂步步走向龙腾天,“说,那到底是什么怪物,它去了什么地方!”

    怪兽跑了?龙腾天和凤先生简直无法相信,那个怪兽怎么可能逃跑。

    “不说是吧!”张狂一抬手,“你不说也不要紧,我不信那个怪物能一直躲着不出来!”

    抬手祭出番天印。

    番天印瞬间化作一方巨印,呼啸着落下。

    龙腾天神情有些恍惚,他并没有注意到张狂抬手祭出番天印,还在想着,那个怪物为什么会吓跑了。

    强大的怪兽都没把张狂他们杀掉,张狂到底有多强?

    神情恍惚注意力不集中,所导致的下场非常悲惨,等龙腾天看到张狂祭出了番天印之后,他再想做出反应已经晚了。

    “呜!”番天印携带着碾压一切的气势,照着龙腾天头顶落下。

    龙腾天拼命躲避,同时高举双手,想要支撑住番天印。

    “嘭!”番天印准确砸在龙腾天双手上。

    他注意力不集中的下场,就是没能在瞬间聚集全部实力,导致双臂有些发软。

    “噗!”番天印直接震断龙腾天双臂,然后砸在他的身上。

    都没需要张狂施展抱山诀,番天印就将龙腾天砸成肉饼,然后狠狠拍在地上。

    张狂纵身飞起,然后一脚踩住番天印,感觉到番天印下面没有挣扎动作,基本可以确定把龙腾天砸死了。

    龙腾天绝对不会想到,张狂连个招呼也不打,直接就施展了最强攻击。

    龙腾天死了,张狂一点都不后悔。

    他没办法擒下龙腾天,基本不可能从龙腾天嘴里问出那个怪兽的老巢,所以杀了也就杀了。

    弯腰收起番天印,张狂看向那个凤先生。

    “张狂,且慢出手!”方自在和摘天星两人冲了过来,“先不要出手杀他,我们问问他。”

    “凤飞天,你居然和龙腾天搅在一起,你们两个狼狈为奸,那个怪兽肯定是你鼓动龙腾天放出来的吧!”方自在双眼释放出两道怒火。

    这个凤飞天素来以狡诈著称,平日里没少为非作歹,修炼界很多人都想除掉凤飞天,却因为这个家伙诡计多端,屡次都被他逃脱。

    近些年来,凤飞天的行迹更加诡秘,已经极少在修炼界露面。

    看到凤飞天,方自在一下子就猜测出,这件事肯定是凤飞天鼓动龙腾天做的。

    凤飞天当然不会承认,一口否认,“你说什么呢,我怎么听不懂呢!”

    “你就是凤飞天?”张狂上下打量着这个凤飞天。

    他上辈子听过凤飞天的大名。

    “正是老夫,不知道你有何见教!”凤飞天故作镇定,心里却想着如何才能躲过这一劫。

    他和龙腾天联手,或许还能对抗张狂的番天印。

    然而张狂一出手就把龙腾天干掉,凤飞天心里没底,看到刚才那一下,他已经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