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一章 吃了我的给我吐出来

    秦天华把他能做的一切都做了。

    秦家两个修炼者,一个被安排在一艘潜艇内,另一个送到了某个修炼大势力。

    为此,秦天华付出了巨大代价,希望能够借助这个修炼大势力的能力,为秦家留下一个根。

    想法是好的,事实却那么的残酷。

    张狂同样运用血脉寻根术和幻象复原术,当着秦天华的面,展现了诛杀秦家子孙的全部过程。

    藏在国内的子孙被杀掉,躲到国外的秦家人也没能幸免于难。

    躲入潜艇内的秦家人,并没有因为海水和潜艇的阻隔,就让血脉寻根术失去作用,纷纷爆体而亡。

    被秦天华寄予厚望的那个修炼大势力,也无法和张狂对抗,在几位强者的守护之下,秦家的那个修炼者身体爆裂,化作了一团血雾。

    这一手,再次震慑了修炼界!

    隔空杀人,如果是杀的普通人也就罢了。

    这可是一个修炼者,而且还是在重重守护之下,位于大阵之内,却都被张狂隔空杀掉。

    这个大势力瞬间沉默,所有人都不说话了!

    这样匪夷所思的杀人方式闻所未闻,简直让人无法抵挡。

    以至于,后来修炼界都说张狂想要杀谁,根本不需要出面,只要施展某种术法,无论是相隔千里万里,都能轻松灭杀。

    如果有一天,哪个修炼者突然爆体而亡,说不定就是张狂下的死手!

    几位强者守护,秦家的那个修炼者都会毫无征兆被杀,这样让人不可思议的杀人方式,还有谁能对抗张狂!

    修炼界各大势力,纷纷告诫自己的门人,千万不要去得罪张狂,否则真的是谁也救不了他们。

    方自在也问了张狂,他这样的隔空杀人方式,究竟有没有制约的办法。

    张狂笑笑不语,他怎么会暴露血脉寻根术的短板呢。

    实际上运用血脉寻根术杀人,并不是万能的。

    血脉寻根术最初只是用来追踪。

    想要追踪什么人,探查这个人的踪迹,只要得到这个人的血脉,不需要得到这个人的鲜血,只要得到和这个人相同血脉的鲜血,就能运用血脉寻根术追踪。

    后来不断有人完善血脉寻根术,为这种术法增添了杀戮力量,经过无数人的改进,最终形成了现在的血脉寻根术。

    血脉寻根术非常强大,却也不是无所不能的。

    比如运用血脉寻根术追踪修为更高的强者,就会被对方察觉,对方完全可以进行反击。

    杀人也是如此,只能利用血脉寻根术隔空追杀修为低于自身的修炼者或是普通人。

    张狂现在的修为是筑基期稳固境界,他最多只能杀掉刚刚进入筑基期的修炼者,和他修为相当的筑基期稳固境界修炼者都无法杀掉。

    如果秦家的那个两个修炼者的修为是筑基期巅峰境界,甚至有可能反杀张狂。

    只可惜他们两个刚刚走上修炼道路没几年,才只是聚气期巅峰,尚且没有炼气成功,更不要说筑基期了。

    屠光秦家所有人,张狂给方自在留了一天时间,告诫那些瓜分了秦家产业的家族,一天之内把秦家的产业都送过来。

    否则后果自负!

    解决了秦家的事情,张狂带着几人返回东宁。

    第二天,张狂等着那些曾经吞并了齐家和秦家产业的人上门。

    方自在却是暗暗担心。

    敢于在这个档口接下齐家和秦家的产业,那都不是普通人,据他所知,七大家族的其中几家也参与其中了。

    这些大家族基本都是一个德行,吞下去的好处,绝对不会吐出来!

    就怕这些贪得无厌的家伙,不肯屈服,明知道秦家和齐家被灭掉,还抱着侥幸心理。

    别和修炼者说什么世俗界的法律和约束,那都是废话。

    把张狂惹怒了,谁接手这两家的产业,都得被灭门。

    张狂灭掉秦家和齐家,潜龙没有什么表示。

    毕竟事出有因,是这两个家族挑衅张狂在先,如果张狂不具备这样的实力,早就被这两家吃的骨头都不剩了。

    唐晓娇又因为这件事失踪,甚至可以已经死了。

    张狂展开疯狂报复行动,潜龙也不好站出来阻止张狂。

    对于其他家族涉及到这件事里面,就让这件事变得复杂了。

    张狂若是再大规模扩大杀戮范围,势必会给华夏带来巨大震荡。

    潜龙存在的意义,就是制约华夏的修炼者,维护华夏世俗界的稳定。

    方自在担心那些得到好处的大家族不肯吐出好处,张狂因此对那些家族展开报复行动,潜龙不得不出面干预。

    才多少缓和了一下和张狂的僵固关系,方自在不想因此再和张狂闹翻。

    方自在心情复杂,等待着那几个家族的消息,同时也痛恨秦天华和齐远山,两个该死的老东西,死到临头还拉上其他家族。

    红枫山庄四号别墅区,守护大阵已经关闭。

    上午九点,有人前来登门拜访,这让方自在悬着的一颗心多少轻松一些。

    前来拜访张狂的是一个年轻人。

    这个年轻人进入别墅区,昂首挺胸,态度非常高调。

    别墅的院子中有一颗大树,张狂坐在树下。

    这个年轻人神情傲然看着张狂,“你就是最近声名鹊起的张狂?我看你也没什么了不起的么!”

    方自在就是一皱眉,“年轻人,你是哪家的后辈。”

    “赵家赵亦学!”年轻人傲然说道。

    “赵智老糊涂了吧,怎么会派你来东宁!”方自在脸一沉,“年轻人,我不管你在世俗界有什么本事,到了这里之后,收起你所谓的傲气。”

    “如果你不能拿出你该有的态度,我会考虑让赵智亲自过来!”方自在可是一点都不客气。

    对世俗界家族的一个小辈,完全没必要惯着。

    赵亦学的脸色腾地一下变得非常难看。

    最近这段时间,他总听人说起张狂,说张狂是华夏最具潜力的一个年轻人,未来的成就将会怎么样。

    赵亦学非常不服气,他特意向祖父赵智请命来东宁处理这件事。

    他就是要看看这个被吹的神乎其神的张狂,到底有什么本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