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自在和摘天星都看不懂张狂的这个举动,那里明明就是一片绝壁,运用雷电劈那片绝壁有什么用呢。

    不过话说回来,张狂的能力真是太强了,这样的上古大阵都能被他破解掉,并且成功变为己有,用这座霹雳大阵去反击昆仑,这份能力着实让人惊叹。

    看起来,这座大阵已经完全掌控在张狂手中,他们可以顺利通过死亡谷了。

    或许,张狂刚才那一下,只是想试探一下这座霹雳大阵的威力吧。

    两个人这个想法刚刚浮现在脑海中,就见被雷电劈中的那片绝壁,突然炸开。

    “好大的威力!”方自在脱口而出。

    然后就见到,那片绝壁被炸开一个大洞。

    虽然隔着很远,方自在却还是看得很清楚,那个大洞可不是雷电炸出来的。

    而是大洞的外面有一层掩护,也就是那片绝壁。

    绝壁被炸开之后,露出了里面的大洞。

    从他站着的这个角度看过去,只能看到一个洞口,看不到大洞内部的情况。

    方自在和摘天星两人面面相觑,他们都以为张狂这一下,只是为了检验一下霹雳大阵的威力,却未曾想,绝壁内有乾坤,居然还隐藏着这样一个大洞。

    随即,就见从那个大洞内纵身飞出了七八个人!

    “张狂,你已经完全掌控这座霹雳大阵了么!”方自在大声问道。

    张狂回道:“进来吧,这座大阵已经被我完全掌控,他们只有遭雷劈的份了。”

    方自在和摘天星赶紧奔向张狂。

    敌人已经现身,他们两个当然不能坐视不理。

    “真没想到,你还真就把这座古阵法给破掉了!”方自在越来越欣赏张狂的能力。

    张狂淡然说道:“多亏这座古阵法的威力已经消耗殆尽,哪怕有原来的一成威力,我也没办法破掉这座古阵法。”

    “何人闯入我昆仑禁地!”对面那几个人疾驰而来,人还没有到,指责的声音先一步传来。

    张狂不屑冷声回敬道:“这就是你们昆仑的待客之道么!”

    “你们要我从东宁赶来,我来到了昆仑,没人出来迎接也就罢了,居然还仰仗这座已经残破的古阵法阻挡我,你们以为这样,就可以让我张狂出丑么!”

    什么昆仑不昆仑的,张狂可不管这些。

    敢用这样的方式迎接他,昆仑就要有被羞辱的觉悟。

    上辈子在仙界两百多年,张狂给过谁面子,莫说是昆仑了,多少个比昆仑更加强大的修炼势力,张狂又何曾给过那些修炼势力的面子。

    几个人迅速来到张狂三人面前。

    方自在和摘天星都注意观看这几人。

    不算龙腾天和凤飞天这两个昆仑叛徒,这还是他们第一次看到昆仑弟子呢。

    一直以来,昆仑给外界的印象都非常神秘。

    现在能够近距离观看昆仑弟子,让方自在和摘天星都有些失望。

    昆仑弟子也没什么嘛,比起普通修炼者,看不出昆仑弟子有什么出奇的地方。

    就拿为首的那个昆仑弟子来说吧,四十多岁的年纪,衣着非常朴素,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农夫。

    他旁边的那几个昆仑弟子,也都是非常普通的装束,甚至于身上都看不出来有什么特别的气息。

    这几个人要是去了外界,往人群中这么一站,绝对是非常不起眼的几个。

    至于修为方面,到还是不错,几个人都是金丹期修为。

    比起张狂的筑基期,的确强了那么一头,但是比起方自在和摘天星这两个元婴期强者,那就不够看了。

    当然,方自在不认为这几个金丹期的昆仑弟子,就能给张狂制造什么麻烦。

    就算张狂不运用番天印,一旦打起来,对付这几个昆仑弟子也不在话下。

    可能,昆仑弟子唯一能够依仗的,也就是昆仑这个身份吧。

    “大胆狂徒,你胆敢破解我昆仑门户死亡谷的守护大阵,你罪不可赦!”站在那个农夫一样的昆仑弟子身边的另一个弟子,冲着张狂怒声喝道。

    张狂哈哈大笑:“你这又是什么道理!我破解掉霹雳大阵就是罪该万死,难不成一定要被这座霹雳大阵杀掉我,才合了你们昆仑的心愿么!”

    打不过就耍赖?

    张狂也算是见识到了昆仑弟子的无耻。

    “你!”那个弟子显然不太擅长斗嘴,被张狂的话堵得说不出话来。

    为首的那个弟子,抬手制止同门。

    冲着张狂说道:“昆仑,从古至今就是修炼界人人敬仰的修炼圣地,你如此举动,乃是对昆仑的大不敬!你可知罪!”

    方自在就要替张狂说话,他想要用潜龙的身份背景,和昆仑进行对话,希望昆仑能够看在潜龙的面子上,尽可能的和平解决这件事。

    张狂却先一步说道:“那又如何,是你们昆仑先不尊敬我张狂的,我现在所做的,无非是进行一点回击罢了。”

    “如果说不尊敬,那也是你们昆仑没有尊敬我这个玄天派宗主!”

    “玄天派?算什么东西,现在随便站出来一个阿猫阿狗的,都能组建一个门派了么!”

    站在最边上的一个昆仑弟子讥讽的目光看着张狂。

    “有本事把你说的话再说一遍!”张狂语气听上去很平淡。

    方自在却在张狂的语气中感受到了浓浓杀机。

    “再说一遍又如何!玄天派算什么东西!”那个昆仑弟子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觉得眼前人影一闪。

    “啪!”脸上挨了一击耳光。

    这一下打得他晕头转向,眼前金星闪烁。

    “你!你敢打我!”捂着自己的脸,这个昆仑弟子都不敢相信,他居然被张狂打了!

    他一个金丹期境界的修炼者,会被一个筑基期修炼者打了脸。

    更让他无法接受的是,他居然没看清楚张狂是怎么发力的。

    张狂打了他之后,仍然站在原地,完全看不出张狂曾经有过行动!

    “打你又如何,没有杀你,我已经很克制了!”张狂目光冰冷的看着这个昆仑弟子,“不管我的玄天派实力如何,终究是华夏修炼界修炼势力之一,你在我这个宗主面前,就该有必须的尊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