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七章 爆发的方自在

    方自在不屑的目光看着天风子,“挑衅昆仑?你还真以为这是以前的昆仑啊!”

    “多年以来,昆仑一直保持着神秘面纱,外界并不了解昆仑的真正实力,这就让你们昆仑经常以修炼界首领自居!”

    方自在早就看不惯昆仑的做派了,只是摄于昆仑的威名,他又怎敢挑衅昆仑。

    今天,在张狂的带领下,看穿了昆仑的真实面目,方自在还有什么好怕的,把这么多年来压制在心里的怒火全部爆发出来!

    方自在指着天风子讥笑道:“昆仑以前的实力的确很强,但是现在呢。你看看你们昆仑,还有什么强者!”

    “就只有你们八个元婴期修炼者么,而且一个巅峰期境界的强者都没有。”方自在说道:“我明白了,难怪龙腾天和凤飞天背叛昆仑,你们这么多年都不敢惩罚这两个叛徒呢。”

    “原来你们不是不想惩处他们两个叛徒,而是没有那个实力惩处他们两人!”

    “为了保持昆仑所谓的神秘感和强大,张狂杀了他们两个之后,你们居然还自不量力要张狂前来赔罪!”

    “天风子,是谁给了你这么大的勇气,让你胆敢挑衅张狂的!”方自在是死了心要站在张狂这边。

    “就连龙腾天和凤飞天两人,都死在张狂的手下,就凭你们这些废物,还想挑衅张狂!”

    方自在可是一点面子都没给天风子留。

    不过话说回来,昆仑在修炼界又曾给谁留过面子呢。

    “你!你放肆!”天风子被方自在一通抢白,说的面红耳赤,整个人都处于暴怒状态。

    “我就是放肆了,你们能怎样!”方自在太得意了,能够当面怒骂昆仑掌教,整个华夏修炼界又有几人能够做到。

    “给我杀了他!这个该死的老东西,胆敢辱骂昆仑,这是死罪!”天风子暴怒。

    “遵命!这个方自在死定了!”那个元婴期的昆仑弟子纵身而出,一抖手中宝剑,向方自在发起攻击。

    “方自在你这个老狗,你胆敢挑衅昆仑,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来得好,我正要领教一下堂堂的昆仑弟子,到底有几分本事!”方自在也不是好惹的。

    他在潜龙内部的职责是专门出面处理华夏修炼界的各种纠纷。

    一来是潜龙有这样的威慑力,另一方面何尝不是方自在有这份本事呢。

    他要是没有足够的实力,就算背后有潜龙这棵大树,他又能得到积分尊敬。

    舞动手中宝剑,方自在迎上了那个昆仑弟子。

    “唰!”昆仑弟子宝剑光芒璀璨,一看就是一把神兵利器。

    点点寒星飞向方自在面门。

    方自在不慌不忙,手腕一抖,同样也是万千点寒芒。

    “叮!叮!叮!”一阵清脆撞击声响,那个昆仑弟子的剑招被方自在完全化解。

    张狂双眼盯着战场,高手过招,还是有很多值得学习的地方。

    任何一个人,都有他不同寻常的一面,从每个人身上学习其优点,这样才能不断进步。

    张狂的修为只是筑基期,比起元婴期,中间还隔了一个金丹期。

    观看两位元婴期强者交手,张狂还是很吃力,只能看到点点剑光,无法看到两人出手的具体招式。

    张狂也不需要看清楚两人的出手招式,只要看清楚剑光的轨迹,他就能判断出两人出剑的轨迹,从而判断出两人的招式。

    这种观察力,让他可以在识海中模拟出来两人交手时的场景。

    几招之后,张狂心中就有了计较。

    “老方赢了这一战。”张狂轻飘飘的丢下一句。

    “什么?”摘天星惊讶,“他们两人这才开始交手,你就断定老方能赢?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从两人出手的招式以及他们两人出手的气息,可以看出老方的剑术更强一些,他的心态也更加沉稳。”

    “反观那个昆仑弟子,心浮气躁,剑术虽然非常精妙,只可惜他并未修炼至大成,我估计道。

    摘天星还是有些不能相信,张狂才什么修为境界,不过是筑基期稳固境界罢了,他也能对战场做出判断?

    摘天星目不转睛的看着战场。

    张狂所说的十招很快就进行了五招,摘天星却并未看出方自在有打赢的迹象。

    不由得心里泛起了低估,张狂的判断到底有没有道理?

    又是三招,还看不出来方自在获胜的希望,摘天星心里笑道,肯定是张狂迫切想要方自在来个开门红,想让方自在十招之内赢了对手吧。

    只剩下最后的两招,方自在肯定不会获胜了。

    想要打赢这个昆仑弟子,摘天星估计方自在至少还得几十招吧。

    就在这时,战场上的形势突然发生变化。

    就见方自在脚下一个踉跄,像是脚步有些虚浮,无法控制好自己的身体。

    他的脚下拌蒜,结果导致正面空门大开。

    “不好!”摘天星一声惊呼。

    修炼者之间的战斗,出现这样的破绽,那就是必死无疑了!

    果然,昆仑那个修炼者马上抓住这个难得的机会,一剑刺向方自在前胸。

    他却没有看到,方自在脸上得意的神色。

    “噗!”宝剑刺穿这个昆仑弟子胸口,直接将其心脏搅碎,整个胸腔内的器官都变成了碎肉。

    “咳咳!”这个昆仑弟子剧烈咳嗽这,咳出了带着碎肉的血块。

    他至死都不明白,为什么是他看到了方自在的破绽,却被方自在一剑杀掉。

    方自在一抬腿,踢飞这个昆仑弟子,随手抖落宝剑上的血滴。

    “堂堂昆仑弟子不过尔尔!”方自在宝剑指向对面,“还有谁,昆仑还有哪个不怕死的家伙,尽管上来送死,我一并接着!”

    “这就打赢了?”摘天星实在不敢说,到底是方自在运气好,还是真有这样的实力,杀掉了那个昆仑弟子。

    反正被张狂猜中了!

    张狂得意的说道:“我说什么来着,没有第十一招吧!”

    八个元婴期强者被杀掉一个,昆仑的实力进一步被削弱,这对于战场的局面,有着巨大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