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九章 非战之罪

    昆仑这边屡屡派出单人出战,正合了张狂三人的心思。

    摘天星二话不说,立即冲了出来,挡在方自在前面。

    “老方,你能为我玄天派挡了两阵,这笔情义,玄天派记下了。接下来的事情交给我吧!”

    方自在连战两阵,并没有消耗太多体力,摘天星考虑到接下来还会有恶战,需要方自在保持最佳状态,故而替下方自在。

    方自在也不矫情,冲着摘天星哈哈一笑:“好说,我这也是名利双收,有什么不好的。”

    替玄天派出战,连续战胜两个昆仑弟子,让方自在获得巨大名望,还能获得张狂的友谊,这有什么不好呢。

    “方老狗,你怕了么!你给我站住!”第三个出战的昆仑弟子,双目赤红,死死盯着方自在。

    被摘天星拦住去路,“你的对手是我,想要和老方交手,先过了我这关再说吧!”

    “那我就先杀了你!”那个昆仑弟子怒吼着,向摘天星展开了攻击。

    方自在顺利退到张狂这边。

    张狂冲着方自在点点头,“老方,今天的事情多谢了,以后有用得到我张狂的地方,尽管开口。”

    “张狂,有你这句话,我就赚到了。”方自在心里有了底,将来只要张狂能够离开这个世界,必然会少不了他的好处。

    再看战场之上,那个昆仑弟子的攻击,让方自在和张狂两人同时无语。

    这不是纯粹的找死行为么!

    为何这样说?

    那个昆仑弟子居然和前面两个一样,用的是宝剑,攻击招数则是和前面两个昆仑弟子一模一样!

    剑招的出手顺序和攻击方式,变都没变。

    张狂看了之后直摇头,“原来昆仑已经没落到这种境地,实在是让人没想到啊!”

    思维僵固不懂变通,但是到了这种程度,实在是让人看不到昆仑获胜的希望。

    摘天星也很惊讶,前面两个昆仑弟子,用同样的招数,已经证明必败无疑,这第三个昆仑弟子,难道就不懂变通么。

    哪怕就是不懂得其他功法战技,你把剑招的出手顺序改变一下,换一下攻击方式,效果也会不同嘛。

    “我说这个笨蛋,你和前面两个家伙,是不是一师之徒啊。”摘天星倍感轻松,出手迎战这个昆仑弟子的同时,还有心思和这个昆仑弟子打招呼。

    “废话!我们八人都是先师门下弟子,所修炼的剑术也是同门同出,难道这有什么不正常么。”那个昆仑弟子怒道。

    摘天星略带为难的说道:“我说你这个笨蛋,你这样让我很为难啊。”

    “哼!知道昆仑弟子的厉害了吧!”那个昆仑弟子洋洋得意的回应道。

    摘天星摇头,“厉害个屁啊,我是说你们这几个笨蛋,出手都不知道变换一下节奏和招式,战胜你太容易了,以后我和外面说起来,都不好意思吹嘘。”

    “什么?你说能战胜我?”那个昆仑弟子不可思议的看着摘天星,“我这一手昆仑斩天剑,乃是师父毕生心血,师父曾教导我们,无论遇到任何情况,都不许改变昆仑斩天剑!”

    摘天星明白了,感情根源在他们的师父头上,这几个倒霉蛋还真是死得冤枉。

    包括天风子在内,这八个昆仑弟子实际上是一师之徒。

    一人培养出八个元婴期强者,这也是绝对值得炫耀的巨大成就了。

    可以说他们八人的师父非常成功。

    但在这位师父的教导之下,却也成功的把这八个弟子教导成为了一成不变的榆木脑袋。

    事实已经证明这个什么昆仑斩天剑威力不大,至少对阵方自在和摘天星没有任何优势,却还不知道变通。

    “结束吧,这样的战斗打下去,我都觉得没意思了。”摘天星完全提不起兴趣来。

    “为什么要结束,我还要战胜你,然后去找那个方老狗,给我的两个师兄弟报仇雪恨呢!”这个昆仑弟子还没有弄明白摘天星话里的意思,他还以为摘天星不想继续打下去了呢。

    “当然是干掉你了!”摘天星突然凶光毕现。

    只要再干掉这个昆仑弟子,他们那边还剩下五个人,那就是稳操胜券的局面了。

    “你还想干掉我?简直是做梦!”那个昆仑弟子宝剑突然迸发出万朵剑花。

    “雕虫小技!看我的紫金葫芦!”摘天星从腰间摘下那个紫色葫芦,打开塞子,将葫芦嘴对准这个昆仑弟子,然后一拍葫芦。

    “啊!”这个昆仑弟子突然一阵头晕目眩感觉,似乎灵魂都要被这个紫金葫芦吸走。

    就是趁着这个昆仑弟子愣神,摘天星上前一步,一巴掌拍在他的天灵盖上。

    “啪!”万朵桃花开,这个昆仑弟子惨死当场。

    魂魄和神识被紫金葫芦吸走,摘天星摇晃了几下紫金葫芦,这个昆仑弟子的魂魄和神识在紫金葫芦内化作飞灰湮灭,而后紫金葫芦一亮,吸收了魂魄和神识的力量。

    这件宝物,乃是上古时期传下来的至宝,具有吸收修炼者魂魄和神识的能力,如果摘天星强大到一定程度,一拍紫金葫芦,将会把一个修炼者的魂魄直接从体内吸走。

    “那个谁,过来送死,老子时间宝贵的很,给我快点过来。”方自在不耐烦的指着对面的天风子。

    昆仑这边鸦雀无声。

    一个失败,可以说是大意了,被方自在占了便宜。第二个失败,也可以找借口说没有准备好,那么第三个呢。

    难道还看不出来问题么。

    天风子眉头紧皱,他第一次在心中质疑了师父。

    虽然这是大逆不道的行为,天风子知道这样不好,却还是觉得连续三场失败,错不在他们,应该是师父当年对他们的教导出现了问题。

    怎么办,继续这么出战,只怕还是要失败!

    他们不出战,摘天星却不耐烦的走了过来,“你们不敢出战是吧,那就自废修为跪地认罪,我可以代表我家宗主,放你们一条生路!”

    曾几何时,高高在上的昆仑,也被人这么威胁!

    天风子勃然大怒,“诸位师弟,昆仑面对生死危机,这样的时候,绝对不能丢了师父他老人家,以及昆仑的声望,哪怕战死,也决不投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