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可能?”

    “他……他究竟是谁?”

    刹那间,岸边那些追杀少女的中年男子和青年男子便彻底呆住了,一种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骇然充斥在他们的心间,让他们几乎快要彻底崩溃!

    因为自他们有记忆开始,眼前的这条大河便是极其危险的存在,哪怕无上的熔炉圣尊彻底改变了整个废土,并且改变了他们的命运,这条大河的危险也没有减少,甚至还变得更加可怕了。. .

    在此刻之前,他们从未想过竟然有人能够踏波而立,在那些古怪的游鱼的攻击之下毫发无损!

    可也正是因为如此,他们的心中反而更加的恐惧,更加的骇然。

    “我没死……”

    少女颤抖着睁开了双眼,却发现自己不仅没死,甚至她手中原本握着的碎片也被林小天捏在了指间。

    看起来非常普通的面容,一头苍白的白发,此刻的林小天显得是那么的寻常。

    但脚下的一切,之前的一切,都让少女明白,是林小天救了她。

    “你想要它?求你杀了他们!”

    在林小天微笑着点头的时候,少女尽管无法控制自己颤抖的身体,却还是哀求出声。

    或许,那个碎片充满了太多的秘密,是她的部落拼死都要守护的宝物,但在她的严重,它却是一切的灾厄根源!

    只要能够复仇,她愿意毫不犹豫地把碎片交出来!

    而且,她的心中非常清楚,在林小天把她救下的那一刻,她就已经失去了对碎片的所有权。

    实际上,她的心中此刻还在感激林小天,因为后者如果不想救她的话,同样能够得到碎片!

    毕竟她虽然年幼,却不傻,更不是没有一点眼力。

    否则的话,她也不会保护碎片到现在。

    可惜的是,无论是她的部落,还是她本人,从始至终都没有发现碎片的真正秘密,只是勉强发现了碎片无坚不摧,是一件难得的宝物,能够增长部落中强者的战力。

    其实,如果不是因为那些追杀者是她的仇敌,她也会交出碎片的。

    只不过,这个世界上并没有那么多的如果,灭族的仇恨,让他宁愿死,也不愿意把碎片交给仇敌,才会在逃亡的途中不断算计,最终选择走上了极端。

    “求大人饶命!”

    “既然大人看上了叶瑶的宝物,我等愿意放弃!”

    几乎在少女叶瑶开口的刹那,岸边的那些男子便全部跪倒了下去。

    他们同样不傻,甚至还更加清楚强者是绝对不能得罪的。

    但是,他们算错了一点,叶瑶也同样算错了一点!

    “本尊不会帮你报仇,更不会抢夺你的碎片,只会与你交易!”

    林小天微笑着开口,话音未落,一点流光已经从他的指尖激射而出,没入了叶瑶的眉心。

    对于叶瑶的遭遇,在碰触到她的刹那,林小天便已经彻底知晓了,甚至还知道了许多已经被叶瑶遗忘的记忆。

    但那又怎样?在他的心中,无论是任何人,想要报仇,就只能凭借自身的力量!

    无论是武力,还是谋算,只要能够报仇,只要能够达到目的,只要是自身的力量,便已经足够!

    也正是因为如此,林小天哪怕需要碎片,却还是选择了交易,用熔炉圣道的精髓进行交易!

    或许,对于叶瑶来说,熔炉圣道便是她的机缘造化

    ,不仅能让她报仇,更能彻底改变她的命运!

    但对于林小天来说,哪怕他给出了熔炉圣道的精髓,叶瑶想要追上他,都是一件极其困难的事情,更不用说超越他。

    不要说叶瑶,就算是魔尊等人,在熔炉圣道之上,也无法超越林小天!

    “多谢圣尊大人!”

    绚烂的光芒从身上爆发,叶瑶原本只有灭世境的修为,但在得到熔炉圣道的刹那,在本命熔炉凝聚出来的瞬间,她便已经冲破了灭世境与创世境的桎梏,直接达到了创世境!

    而且,一切都还没有结束,叶瑶的修为还在不断攀升,简直就是如同火山爆发一般一发而不可收拾!

    岸边,那些中年男子和青年男子已经彻底呆住了,在林小天说出前半句话的时候,他们甚至本能地想要松一口气。毕竟林小天如果想要对付他们的话,他们根本没有任何活命的可能!

    然而,还不等他们高兴,林小天的话语就将他们打入了绝望的深渊!

    尤其是叶瑶身上不断攀升的气息,还有那专属于熔炉圣道的特殊气息,更是让他们在绝望的深渊不断下坠!

    即便叶瑶只是刚刚步入创世境,但那种创世境的不断提升,已经让人骇然!

    当然,真正让那些中年男子和青年男子彻底放弃逃遁想法的,还是叶瑶的那一句话!

    圣尊大人!

    在废土之中,究竟还有几个圣尊大人?

    这根本是不需要询问的问题,因为无论是任何生灵,心中都只有一个答案——熔炉圣尊!

    整个废土之中,根本没有任何存在胆敢触犯圣尊的威严,哪怕是名讳上的忌讳,就已经严苛到了无比可怕的程度!

    那些中年男子和青年男子都想不明白林小天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地方,甚至都不知道叶瑶所说的话究竟有几分真实性。

    可就算这样,他们也不敢去质疑,甚至连猜测都不敢!

    “想要报仇?去吧!”

    林小天轻轻地摇了摇头,叶瑶的修为虽然已经提升到了创世境中期,足以报仇,却还是无法凭空虚立在这条大河上。

    这倒不是叶瑶的修为存在问题,而是这条大河无比特殊,没有创世境巅峰的修为,根本无法抵抗那种特殊的吸引力,更无法抗衡河中的游鱼!

    “嘭!嘭!”

    几乎在林小天的声音落下的刹那,河中的游鱼开始发出沉闷的声响,前一刻还无比狂暴的游鱼,纷纷爆碎成齑粉,只有血色在清澈的河水中扩散。

    那些游鱼也不是没有丝毫的灵智,哪怕它们之前疯狂地攻击林小天,可在知道了林小天的真正身份之后,它们第一时间便选择了赎罪!

    因为,它们的心中彻底怕了,也彻底后悔了。

    它们不知道林小天会不会动怒,也不知道林小天会不会迁怒到它们的同族身上,但它们不敢赌!

    如此一来,它们就只剩下一个选择,那就是用殒灭的方式去消弭林小天心中可能存在的怒火与杀意!

    “何必呢?”

    林小天轻轻地摇了摇头,他根本没有在意河中的游鱼,就如同神龙.根本不会在乎蚊子的嗡鸣一般。

    可他同样明白,神龙与蚊子的思维是不同的,他与那些游鱼的思维同样不可能相同。

    “是!”

    叶瑶恭敬地行礼,下一刻便在林小天的力量保护下直接回到了岸边!

    没有任何挣扎

    ,没有任何反抗,前一刻还把叶瑶逼入绝境的那些中年男子和青年男子,此刻全部都已经心如死灰般等待着殒灭。

    他们不是不想反抗叶瑶,哪怕叶瑶的战力超出他们一些,但他们只要齐心合力,还是能够得到获胜的机会。

    但他们都不敢,不敢在心目中的神明面前违抗神明的意志!

    在出手的刹那,叶瑶的手是颤抖的,那种杀戮毫无反抗之心的仇敌的感觉,根本无法带给她丝毫的喜悦!

    可在刹那的犹豫之后,叶瑶还是选择了出手……

    她要报仇,不仅是为了自己,同时也是为了同族的男女老幼,那些凄惨而死的所有同族!

    “唉!”

    林小天叹息,他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在这样的情况下得到一直苦苦寻找的碎片,他更没有想到自己最终在没有出手的情况下,已经决定了一个部落的命运。

    即便如此,在叶瑶杀了岸边的一切仇敌,再次迈步的时候,林小天还是跟了上去。

    他毕竟不是一个冷血无情的人,哪怕叶瑶想要报仇,哪怕他不会阻止,可他还是想要看看叶瑶是否会不顾一切的抹杀所有。

    也就是在这一天,林小天看到了他想要的结果,在斩杀了仇敌部落的精英之后,叶瑶停了下来。

    哪怕仇敌部落的那些妇孺老幼都用仇恨的目光看着叶瑶,恨不得将她撕成碎片,可她还是停了下来!

    那一刻,叶瑶的身体在颤抖,美丽的双眼之中更是流出了滚烫的泪水。

    她想报仇,想要让仇敌部落彻底灭绝,但到了最后,她却下不了手。

    那一刻,叶瑶的心中满是痛恨,不仅是痛恨仇敌部落,同时也是在痛恨自己,更痛恨碎片与林小天!

    如果不是碎片,一切的灾厄根本不会出现,哪怕两个部落之间还会存在着残酷的竞争,却不会到了一方被彻底灭绝的地步。

    如果不是仇敌部落,她或许还是那个天赋不错,整日被快乐环绕的部落大小姐。

    如果不是林小天,她同样不会有报仇的力量,自然也就不会承受那种明明想要报仇,但最终却无法下手的痛苦。

    只是,这个世界上并没有那么多的如果,她已经放手,也只能选择离开!

    “你很不错!”

    林小天终于点了点头,他不反对叶瑶报仇,但就算是报仇,也应该有一个底线。

    或许,叶瑶离开之后,这个部落残余下来的妇孺老弱必然逃不过被其他部落抹灭的命运,但那都是以后的事情。

    既然做错了事情,就必须要付出足够的代价!

    “圣尊大人,它究竟是什么?”

    面对林小天的称赞,叶瑶仍是保持着平静,就像是彻底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她的眼睛紧紧地盯着林小天手中的碎片,似乎无论付出任何代价,都想要彻底毁掉碎片。

    “你做不到的!不只是你,本尊目前也做不到!”

    林小天轻笑一声,却没有告诉叶瑶原因。

    下一刻,林小天直接转身,他只是找到了一块碎片,距离本体的目标还有很远很远。

    最关键的是,他根本不知道碎片究竟有多少,更没有特殊的手段去寻找,就算想要完成目标,也是没有任何有价值的参考。

    叶瑶愣住了,直至林小天的身影快要彻底消失在山林中,她才终于回过了神来,快步追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