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张成君确实是我们看重的朋友,所以请阁下高抬贵手,将这一页揭过去,这比现在这种情况要好太多不是吗?反正你们想要的东西现在已经无法再拿到手了,还不如给自己留下更多的好名声。.『.”宫本樱花继续补充道。

    “我凭什么相信你?”男人想了想,随后便对着宫本樱花如此询问道。

    显然,男人对宫本樱花所说的这些已经开始动心了,要不然男人完全可以直接拒绝,没有必要再问出这种问题来,这显得非常的多余。

    “这不是相信我,而是相信你自己。”宫本樱花解释道。“反正现在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张成君也没有受到什么伤害,紫微剑也没有被你们回收回去,就算张成君到时候想要将这件事情说出去,没有任何证据又有谁会相信张成君说的这种事情呢?而且我想张成君也不会将这种事情说出去的,这对他来说不值得,我想张成君对这种事情也不会很感兴趣。”

    男人觉得宫本樱花说得很有道理,我现在活得好好的,紫微剑也在我的手里,我凭什么说欧阳家对我发难过?

    而且我在华夏武林的人缘实在是不怎么好,我说的话能有几个人相信?

    现在看来,这样一个局面似乎是最好的,这至少能够让欧阳家不会成为所有人眼中背信弃义的存在。

    想到这里,男人便转过头仔细打量了我一番,不知道这个家伙心里到底在想着什么。

    过了好一会儿,男人这才冲着我冷笑了一声开口道:“张成,我希望你好自为之。”

    说完男人便没有再看我一眼,只是给欧阳家众多精英杀手打了一个眼色,随后便离去了。

    我倒是颇为诧异的看了这个男人一眼,没想到他真的就此放弃,这确实有些出乎我的意料,这个宫本樱花的口才还是不错的嘛。

    当然,这个女人为什么要出面帮助我我还真有些不确定她的想法,我可不相信她是想要将我当成朋友,要知道在决赛之前这个女人还想要挑战我呢,现在又出面帮助我?我怎么想都感觉其中有些不太对劲的地方。

    等到欧阳家的众人离开之后,宫本樱花这才走到了我的面前,望着我的眼睛开口道:“张成君,你可受惊了?”

    我脸色古怪的望了这个东洋女人一眼,心想我怎么样跟她好像也没有多大的关系,至于这么关心我么?这个东洋女人到底在打着什么样的鬼主意?

    不管怎么样,我都感觉这个东洋女人是不安好心的。

    黄鼠狼给鸡拜年,能有好心吗?这当然是不可能的。

    “还行吧。”我耸了耸肩。“不管怎么样我都得感谢你们出手相助,虽然我有办法离开此地。”

    还真别说,就算这两个东洋人不出面的话,我也确实有办法离开这个地方,虽然可能要挂点彩,不过有人相助,我自然是不会嫌弃的。

    “我相信张成君的实力能够做到这一点。”宫本樱花对着我轻微点了点头,这也让我更加疑惑了起来,心想这个女人葫芦里卖的到底是什么药?要知道我们上一次碰面这个女人恨不得将我给打败,怎么今天就这么客气了?

    就算我身边的杨清涟也看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过杨清涟看着宫本樱花的目光之中倒是充满了警惕,看来杨清涟对这个东洋女人并没有太多的好感。

    “所以你们想要干什么?让我记你们一个人情吗?”我想了想随后便对着面前的宫本樱花询问道。

    “我们没有这个意思。”宫本樱花缓缓摇头回答道。“我只是觉得像是张成君这样的天才,不应该受到这样的待遇,更何况现在的张成君将会是未来的新剑神,他们应该以崇敬的眼光来看待你,而不是像是今天这样,这确实是令人失望。”

    我眯着眼看着面前的这个宫本樱花,我可不觉得这个女人为我打抱不平是有什么好心,她们一出现我就没觉得有什么好事发生。

    “张成君似乎不相信我所说的话?”宫本樱花明显是看出来了我此时的表情,对着我如此询问道。

    “倒不是说我不相信你所说的话。”我再次看了宫本樱花一眼。“我只是觉得吧,这种事情我都没有觉得有什么,为什么你们像是很代入一般?我不觉得这叫感同身受。”

    “那是因为张成君已经习惯了。”宫本樱花回答道。“在我们东洋武士道,像是张成君这样的天才会得到所有人的尊敬,因为你会是将来的王者,没有人不会未来的王者一个面子。东洋人都崇拜强者,而张成君便是这样的一个强者,我原本以为在更加拥有底蕴的华夏武林之中,像是张成君这样的人会更加的得到尊重,只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事实却恰恰与我所想的相反,张成君非但没有得到应该有的尊重,反而还引来了杀身之祸,这实在是令人无法想象,这在东洋武士道完全是不敢想象的。”

    听到宫本樱花的这句话,此时的我眼睛眯得更厉害了。

    “所以你到底是个什么意思呢?”我继续对着面前的宫本樱花询问道。

    “在我看来,像是张成君这样的人不应该待在华夏武林,这里不欢迎你,但是这世界之大,自然有欢迎张成君的地方。”宫本樱花一脸郑重的开口道。

    “哦?所以你所说的地方又是什么呢?”我继续眯着眼看着面前的宫本樱花。

    “当然是东洋了。”宫本樱花回答道。“张成君,其实最适合你的地方就是东洋,只有在那里,你才能够体会得到你应该有的尊重,到了那里,你会得到所有人的尊重,包括东洋很多的强者在内,那样的生活难道张成君你不愿意体验吗?”

    我再次眯了眯眼,原来这个女人在这等着我呢?

    还真是有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