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9章 永远多出一两

    女子蒙着面纱,纤细曼妙的身子吊在那条布条上,由上而下滑落到圆台的大理石地面上。

    同时,圆台外面的纱幔也缓缓掀开。

    女子一席青色纱裙,灵雎舞动,仿佛带着一阵清风,仙若不凡,薄薄的面纱下,那张隐约露出来的面容亦有西子之风。

    怪不得这么多男人为她如此疯狂,就连纪云舒这个女人见了,也不得不心生羡慕。

    景容看她紧盯着玉音,道了一句,“一张皮囊罢了,在本王看来,不及某人。”

    她侧眸看了他一眼,“纵使是张皮囊,可你们男人不都深陷其中,无法自拔吗?”

    “你是不是漏了重点。”

    “什么重点?”

    “本王说了,不及某人。”

    景容加重语气,再次强调。

    纪云舒又不傻,她当然知道。

    《还珠格格》里,尔康和永琪都说过这句话好吧!

    可她现在没心思去理会这句情话,目光再次落到底下的圆台上。

    只看到宝娘已经拉着玉音在众人面前展示了一遍。

    各种好词从嘴里蹦出来!

    “玉音的舞姿如何,大家都知道,我宝娘最舍不得的,就是玉音了,不过现在还是决定割爱,所以各位公子们可要把握好机会,总之,价高者得,机会,可不能错过。”

    这话才刚说完!

    “我出一百两。”

    有人高喊!

    什么?

    一百两?

    一百两就想买玉音?你丫是来搞笑的吗?

    宝娘不屑的白了那人一眼,直接说,“我说赵家公子,我家玉音可不止这一百两吧,你若是出不起价,就赶紧离开吧。”

    众人也开始起哄,纷纷朝那人投去了鄙视的眼神、和毫不掩饰的耻笑声。

    “赶紧拿着你那一百两出去打发乞丐吧,别再这里丢人现眼。”

    “滚出去吧!”

    “出不起钱就别来这里。”

    “穷小子,我们的玉音你配不上,她是本大爷的。”

    ……

    各种贬低的声音!

    像浪潮似的!

    纪云舒听了,一头黑线,抓着这个点,十分不解的问了景容一句,“你们男人都喜欢这样吗?”

    “不是你们男人,是他们,本王跟那些妖孽不一样。”

    纪云舒,“……”

    当她没问。

    这会,下面又开始喊价了。

    “我出一千两。”

    “一千五百两。”

    “两千两。”

    “两千五百两。”

    “三千两。”

    ……

    “七千两。”

    各种高涨。

    听到有人出了七千两,底下的人纷纷抬头看向三楼,出价的张公子翘着二郎腿、坐在纪云舒邻旁的看台上,得瑟的扫了底下众人一眼,然后搓了搓手,舔了舔唇,好色的冷淡的玉音,巴不得现在就扑下去。

    宝娘听到这个数字,乐得用扇子捂着嘴,眼珠子都在发光。

    “七千两,张公子出了七千两,还有没有人出更高的价?”

    众人都开始犯愁了,心里打着小算盘,盘算着自己的小金库能不能出得上比七千两还高。

    结果,众人叹气。

    今天白来了!

    突然——

    “七千零一两。”

    哗!

    众人闻声,抬头看向三楼,将视线落在了纪云舒的身上。

    多一两?

    这……

    景容当下在桌子底下踢了纪云舒一下,“你搞什么?”

    她挑着两撇小胡子,“替玉音姑娘赎身啊!”

    “你?”

    “你看我这一身,像是有七千零一两的人吗?若拿出一两,倒还可以。”

    景容,“……”

    纪云舒,“我是替你叫价呢!玉音姑娘美如天仙,若娶回去,当作花瓶,也能养养眼。”

    景容脸都黑了,一副无奈的模样,压低声音,说,“纪云舒,这笔钱,本王会给你好好记下来,到时候,床上还。”

    呃!

    她无言以对!

    而这会,旁桌的张公子急了,屁股从板凳上起来,大喊一声,“七千一百两。”

    “七千一百零一两。”纪云舒又喊。

    “七千两百两。”

    “七千两百零一两。”

    永远多出一两。

    张公子都要崩溃了,冲了过来,一巴掌拍在了桌上。

    “小子,你跟我作对啊!”

    “公子,宝娘刚才不是都说了吗?价高者得,我一没用你的银子,二没逼你与我争,咱们大家公平竞争,谁也没欠谁啊。”

    摊摊手!

    “你分明就是故意的,多我一两,你有本事砸一万两。”

    纪云舒冷笑的睨了他一眼,“张公子,你还是赶紧坐回去吧,你我好好叫价,不过,本公子什么都不多,就是钱多,无论你叫什么价,我都会比你多一两。”

    伸出一个指头!

    “你……”

    张公子火气上头,捏着拳头就要挥过去,这手才抬起来,就被景容拧住,用力往下一掰。

    手被往后折去,张公子疼得整张脸都扭曲了,因为右手被反到脖子后,膝盖也被迫曲下,直接单膝跪到了地上。

    “疼疼疼……”

    眼泪都流出来了。

    景容眉梢冷厉,似要冲到发髻上。

    道,“连我的人你也敢动?找死。”

    “你……你是什么人?你知不知道我是谁?我可是……张中易,我爹是兵部少司张祺栋。”

    “原来是兵部少司张祺栋啊,我当是什么人能养出这么个狗东西来。”

    嘴毒的功夫一丝也不减。

    张中易又疼又怒,另外一只手颤颤的指着景容,“你竟然敢侮辱我爹?不想活了?”

    景容不屑,手上力度加重,脸部的轮廓仿佛也冷硬了几分。

    哼道,“张祺栋那老家伙贪赃枉法,利用职权中饱私囊、收受贿赂,你最好通知你爹一声,让他将私吞的钱财全部交出来,再好好享受一段自在的时日,一个月后,吏部举书上报贪污官员名单,第一个要办的,就是你爹张祺栋。”

    语落,景容将他重重甩到地上!

    张公子彻底愣住了,“你……你是什么人?”

    “你没资格知道,总之,你爹的事,吏部是办定了。”

    张公子坐在地上,额头冒着虚汗,两眼发直。

    “怎么样?还叫不叫价?”

    叫个屁!

    他爹都要倒台了,七千多两哪里还拿得出来?

    众人议论纷纷,却再也没人叫价了。

    看气氛不对劲了,宝娘赶紧命人将张公子从三楼抬了下来,送回府上去了。

    “好了好了,上面那位梁公子七千两百零一两成交,玉音以后,就是你梁家的人了。”宝娘说。

    大家惋惜不得,又羡慕、又嫉妒。

    一直冷漠不语的玉音,抬着头看向纪云舒,欠了欠身。

    纪云舒冲着她笑了一下,然后走到景容身边,“恭喜,人是你的了。”

    什么?

    “玉音姑娘是你的了。”

    景容咬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