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晚上就先睡我房间。”

    江鹿正在喝水,闻言, 顿时被呛了一下。

    “咳咳咳咳咳……”

    她剧烈的咳嗽起来, 白皙的脸颊咳的通红。

    陈洲见她咳的不轻, 便明了她肯定动了歪心思。

    “我睡次卧。”

    江鹿的咳嗽平复了不少,她抬起头看着她对面沙发上的陈洲, 那叫一个尴尬。

    她悻悻的哦了一声, 便低下头继续喝水。

    “有什么需要过去收拾的东西吗?”

    “嗯,日常用品还有换洗衣服……”江鹿的话猛然顿住。

    她脑海里突然想起了一样东西。

    她“砰”的一下放下水杯朝门外跑去,水杯里的水飞溅出来,一茶几上都是。

    “江鹿。”

    江鹿没有回答他, 打开门便冲了出去,陈洲也赶紧追了出去。

    她用口袋里掏出钥匙, 整个手掌都在微微颤抖, 钥匙怎么都插不进门锁里。

    陈洲见她颤抖的厉害的双手, 直接一把握住她的手掌,看着她的眼睛。

    “别着急, 跟我说怎么了?”

    “小鹿……小鹿……”

    陈洲不明白,他看着她惊慌失措的模样,握着她的手将钥匙轻轻的送进了门锁里。

    “啪嗒”一声, 门开了。

    开门之后, 江鹿大步朝卧室跑去, 卧室并没有客厅好到哪里去, 同样是一片狼藉, 衣服被子书本全部扔在地上。

    她神色慌忙的跪在地面上, 将堆在一起的杂物全部翻开,像是在找着什么东西。

    陈洲走到她的身旁,“告诉我,再笑什么,我帮你一起找。”

    “小鹿……我的小鹿……”江鹿挥开他的手,继续翻找着。

    她什么都可以不要,但是唯独不可以没有小鹿,那是江义送给她的最后一个生日礼物,是最后一个。

    小鹿?

    陈洲的视线在整个房间扫视了一圈,最后落在一个昏暗的角落。

    “是那个吗?”陈洲问道。

    江鹿顺着陈洲的视线望过去,原本还一副想要落泪的模样,一下子明媚起来。

    “是。”

    她走到角落,扒开上面的书,捞起小鹿抱在怀里。

    她没有什么留恋的,唯独这只小鹿。

    说到底还是一个孩子。

    “起来啊,地上凉。”陈洲朝她伸出手。

    江鹿看着他伸过来的手,他的手掌很大,粗糙宽厚有力。

    她下意识的将手搭了上去,触及他的手掌,是温暖的,一阵酥麻感蔓延全身,她握紧。

    陈洲一个用力,便轻而易举的将她从地面上拽起来。

    他松开她的手掌,改摸了摸她的脑袋,“去收拾要带走的东西,我把这里整理一下。”

    “好。”

    她没有多少要带走的东西,除了日常用品换洗衣服,也就只有这个小鹿玩偶了。

    陈洲的速度是她意想不到的,她收拾的差不多的时候,陈洲已经将她的房子收拾的干干净净,虽然有些东西不是物归原主,但依旧放的整整齐齐。

    “好了?”

    “嗯。”

    陈洲接过她手中的袋子,“那走吧。”

    *

    陈洲将江鹿的东西拎到自己的卧室,他放在沙发上。

    “自己摆放一下。”

    “好。”

    陈洲朝门外走去,刚出门,他转过身来问。

    “面条吃不吃?”

    江鹿摸了摸此刻已经饥肠辘辘的肚子,点了点头,“吃。”

    陈洲的房间东西不多,除了一张床,一个沙发,一个书桌再加一个衣上服其他便没有什么了,东西不多依旧很干净,所有的东西都放的整整齐齐一丝不苟,就连他的被子都是叠成豆腐。

    江鹿抿了抿嘴唇,她将小鹿玩偶放在床上然后打开衣柜。

    刚打开衣柜,一股淡淡的皂角香气扑面而来,是陈洲衣服上的味道,看着看着,她鬼使神差的伸手摸了摸陈洲的衣服。

    过了好一会,她才反应过来,不禁嗤笑自己,就跟一个神经病一样。

    她将自己的衣服与陈洲的衣服挂在一起,看着自己的衣服与他的衣服紧密相贴,江鹿的唇角不由微微上扬。

    *

    “江鹿,出来吃饭。”陈洲的声音从客厅传来。

    “来了。”江鹿关上衣橱朝走了出去。

    陈洲做了西红柿鸡蛋面。

    江鹿坐在餐桌上,双眼几乎不能从西红柿鸡蛋面上挪开,陈洲将西红柿熬成酱汁,浇在乳白色的面条上,而碗里该有两个糖心蛋,撒上葱花香菜,她下意识的抵了抵肚子。

    陈洲将面条推到她的面前。

    “吃吧。”

    “你的呢?”江鹿抬头问他。

    “还在厨房,你先吃。”

    “哦。”

    陈洲走进厨房,他没有回餐桌,而是就在厨房解决了晚餐,同样的面条,他的碗里却只有西红柿酱汁,葱花香菜,并没有鸡蛋。

    “我去收拾次卧,你好好吃面。”陈洲叮嘱她。

    “我知道。”

    陈洲去忙自己的事,江鹿则安分的好好吃面,吃完之后她便主动将碗筷收拾进厨房。

    打开水龙头,滴了两滴洗洁精,她将碗给洗了,洗完冲手的时候,她不经意的一瞥,却瞧见垃圾桶里的蛋壳。

    两个。

    江鹿双眸微微轻闪,鼻头有些酸。

    陈洲从次卧出来,便见江鹿背对着他站在厨房,一动不动。

    “江鹿。”他轻喊她一声。

    听到他的声音,江鹿转过身来,她看着他,这个男人明明不喜欢自己,却还总是对她那么好,他对她这般好,让她怎么松手?

    陈洲眼睁睁的看着她跑过来,一句话也没说便紧紧的抱住自己。

    面颊下是他温热结实的胸膛,她清晰的听到她结实有力的心跳声,“咚咚咚咚……”。

    “江鹿?”陈洲不明白她这又是怎么了?

    江鹿不说话,只是更加用力的抱紧他。

    怀里的姑娘体软馨香,陈洲放在身体两侧的手不由微颤,他抬起手臂,似乎是想要抱抱她,但是却在离她肩膀不过几厘米的时候,顿了下来。

    “陈洲,你知道吗,你这样一会让我更加放不开你。”江鹿喃喃的说道。

    她像是在说给陈洲听,又像是说给自己听。

    陈洲最终只是轻轻的拍了拍江鹿的肩膀,“去洗澡吧,早点休息。”

    说完,他将她朝外推了推,江鹿也没有固执的抱着他,所以他这么一推,她与他便隔开了一段距离。

    “去吧。”

    江鹿点了点头。

    *

    江鹿拿上睡衣走进浴室,浴室里有淡淡的沐浴露的香气。

    脱去衣服,她站在花洒底下,任由温热的水淋湿她的头发跟身体。

    少女姣好的身体白皙且青涩,水滴进眼眸,江鹿闭上有些疲惫的双眼,这一天发生了太多太多的事情。

    洗完之后,江鹿套上睡衣,用毛巾擦了擦潮湿的头发。

    正准备出去的时候,她的目光突然扫到洗衣机上的某物,脸颊红了红。

    “啪嗒。”江鹿拧开浴室门。

    她一出去便看到陈洲站在客厅的窗前,正在打着电话,听到开门声,他下意识的转过身来。

    她穿了一件印着卡通小兔子的睡裙,露出白皙纤细的小腿,脑袋上搭着一条白色的毛巾,小脸粉红,长发还没有完全干透,隐隐的滴着水渍。

    “行,就说到这里,挂了。”说完陈洲便挂了电话。

    他将手机塞进口袋里,拳头紧了紧,“洗好了。”

    “嗯。”江鹿点点头。

    “那就去睡觉吧,明天还要上课。我也去冲个澡。”说完,陈洲大步朝次卧走去。

    见陈洲进了次卧之后,江鹿将背在身后的手拿到身前。

    她的手里捏着的正是她刚才自己手洗了的衣服,包括她的内衣裤,她看了一眼阳台,阳台上有晾衣架,于是她快步朝阳台走去。

    阳台上挂了几件衣服,正是陈洲的。

    她的目光被圆环晾衣架上的衣服给吸引住了目光,衣架上挂了一条陈洲的内裤。

    黑色的,平角。

    那处朝外突出一坨,很大。

    江鹿的脸颊腾的一下就红了,终究还是面子薄,她不敢将自己的内衣裤狠陈洲的挂在一起,于是用衣架挂到最旁边去,正好被陈洲的衣服遮挡住。

    陈洲从次卧出来,便看到江鹿站在阳台,双手朝上举,正在挂衣服,而一瞥,正不巧看到的是小姑娘印着卡通图案的内裤。

    “砰!”

    一声巨大关门声吓了江鹿一跳,差点没有抓紧衣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