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鹿一夜好梦,隔天醒的很早。

    她不由的在床上舒展了一下身体, 这才慢慢的睁开眼睛, 她看着顶上的天花板, 愣了几秒,忽的, 她猛的一下坐起来。

    她打量了一眼四周, 这不是主卧。

    正疑惑着,昨夜的记忆慢慢开始回笼。

    她想起来了,是她昨天晚上过来敲陈洲的门,说要和他一起睡……

    可是, 陈洲呢?

    外面隐隐的传来锅勺碰撞的声声,江鹿一把掀开被子, 穿上拖鞋朝外面走去。

    她打开门, 一眼便看到站在厨房里的陈洲, 他背对着她,外面的天还没有全亮。

    他头顶是盏暖橘色的灯光, 灯光从顶上铺洒下来落在他的身上,使得他整个人温和到了极点,一瞬间让江鹿有些晃神。

    如果每天早晨起来都能这样看到他, 那该有多好……

    她看着他宽厚的背部, 突然就很想抱抱他, 于是她抬起脚步鬼使神差的朝他走过去, 就在她离到厨房门口还有几步之遥的时候。

    那个一直背对着她的男人开口说话了。

    “去洗漱, 然后过来吃完饭。”

    江鹿, “………”

    她已经将动作放的这么轻了,他怎么会知道?

    “还不动?”

    “动动动。”江鹿讪笑着朝浴室走去。

    好奇怪。

    听到她离开的脚步声,陈洲的嘴角不由的微微上扬。

    其实在她刚打开卧室门的时候,他就已经知道了。

    吃过早饭,陈洲送江鹿去学校,她昨天没有骑自行车回来,现在自行车还在学校的停车棚里呆着呢。

    陈洲将江鹿送到学校门口。

    江鹿从摩托车上下来,她将头顶的帽子递给他。

    “好好上课,我放学来接你。”陈洲接过帽子叮嘱道。

    江鹿噗嗤一声笑了起来,她凑到陈洲的面前。

    “你知道吗,你现在这个样子特别像我爸……”说道后面,江鹿的声音低了下来,表情有些失落起来。

    陈洲看着她的笑容一下子没落了下去,心里不禁有些心疼,刚想开口安慰她,结果下一秒她脸上的失落已经被抚平,她的脸上重新扬起笑容。

    “我知道了,走了。”她笑着说道。

    “嗯,去吧。”

    江鹿点点头,然后转身朝学校里走去,陈洲也调转车头,正当他准备发动摩托车离开的时候。

    “陈洲。”

    听到她的声音,陈洲微微转过身来,却见小姑娘大步朝他跑过来,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突然脸颊上一暖。

    是她的嘴唇,正贴在他的脸颊上。

    只是短短的几秒,她便撤离开来。

    “拜拜吻。”江鹿笑的一脸明媚,然后不给陈洲反应的机会,转身朝学校里跑去。

    陈洲伸手摸了摸被江鹿吻过的脸颊。

    温热潮湿带着淡淡的馨甜。

    他看着她的背影,她头也没回,直径跑进校园,柔顺的长发就如同一匹上好的绸缎。

    *

    江鹿一口气跑出了好远,直到确定陈洲已经看不到自己之后,她这才放慢了速度,悠闲的朝教室走去。

    还别说,他刚才一脸呆滞的模样还挺好玩的,完全没有了之前的严肃冷酷,有些萌。

    江鹿走进教室,一眼便看到已经坐在自己位上的金橘,正好金橘也看向她。

    她笑着朝她走过去,坐在她的身旁,顺手将书包塞进桌洞里,再次拧头看向金橘的时候,她才发现她有些不太对劲,看她的眼神有些不太对劲。

    “怎么了?”她疑惑的问。

    “江鹿……”金橘欲言又止。

    “是……不是出什么事了?”看她这幅模样,江鹿第一时间想到了老太太,突然有些不安起来。

    谁知金橘摇头,“不是。”

    听到她否定,江鹿这才微微放心下来,她将书本从书包里拿出来。

    “既然不是,那究竟发生什么……”

    “你交白卷了。”

    江鹿掏书的动作一瞬间定住。

    “那天我给你发信息的时候,是模拟考试对吗,你没有考试。”

    “说这个干嘛,没考就没考,有什么稀奇的。”江鹿无所谓的笑了笑。

    “而且你很奇怪哎,我又不是第一次交白卷,之前也不见你这么紧张过,你什么时候这么在乎这些了?”

    “可是现在跟以前不一样,这模拟考试……”

    “模拟考试又什么了,又不是正儿八经的高考。”

    金橘没有说话,只是沉默的转动着手里的圆珠笔。

    江鹿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你别这样,这样一点都不像你,我说真的,本来就跟你没有关系。”

    “江鹿。”

    江鹿看向她。

    金橘,“对不起。”

    江鹿愣了愣,“我们之间不需要说什么对不起,你要再这样我真的都不想理你了。”

    金橘有些无奈。

    江鹿将书本搁置在桌面上,“对了,你什么是去襄城?”

    “下个星期走。”

    江鹿翻了翻桌面上的书,“嗯,我等你回来。”

    *

    下午临近放学。

    “江鹿,班主任喊你去办公室。”

    一女同学从外面进来朝江鹿说道。

    江鹿皱眉,找她做什么?

    “嗯,这就去。”她对她说道。

    “怎么了?”金橘问道。

    江鹿摇头,她也想知道怎么了,但也没有人能告诉她。

    “行了,我先过去吧,一会回来。”

    “嗯。”

    “扣扣。”江鹿轻轻敲了两下门。

    “请进。”

    江鹿推开门走了进去,“老班,你找……”

    她的声音戛然而止,因为办公室里不仅有班主任,还有监考老师。

    看到这个监考老师,江鹿的心里就已经明白的差不多了。

    “老班,你找我?”她走过去。

    秦沅将她的空白试卷递给她。

    “怎么回事?”

    江鹿看了一眼,“不会。”

    “江鹿!”秦沅不禁拔高了嗓门。

    江鹿曾经是她最得意,也是最喜欢的学生,可是现在……她一提到都觉得胸口疼。

    “听周老师说,你昨天不仅顶撞她,而且还逃课了?”

    江鹿沉默。

    “江鹿,你怎么回事你?”秦沅有些痛心疾首,这没多久就要高考了,她再这么吊儿郎当下去,真的就完蛋了。

    “秦老师,不是我说,现在的学生怎么都这么没有素质,怎么说也是高三的学生了,也不知道家里人是怎么教的……”

    江鹿猛的一下抬头看向周莹,周莹正跟秦沅絮絮叨叨的说着,突然感受到一道不善的目光,她当即望过去,与江鹿的视线撞在一起。

    周莹一见她这表情,就更加窝火了,她教了这么多年的书,还从来没有学生敢用这样的眼神看她。

    “你看看你看看,她这是什么眼神,一副要吃人的模样。”周莹气急败坏。

    秦沅赶紧瞪了江鹿一眼,继而侧头对周莹说道:“周老师,你别生气,别生气,其实这丫头平时还是挺不错……”

    “平时挺不错,怎么唯独就对我有这样,是对我有意见?”周莹横着江鹿。

    “成了,秦老师,你也别再维护她了,请家长吧,我到要看看她的父母是什么样的人,会教出这样的孩子,我觉得有必要跟他们谈……”

    “那真可惜,你教育不了他们了,他们不会来的,也来不了。”江鹿冷淡的说道。

    “你这是什么意思?”

    “表面上的意思。”

    “你说他们不会来,那我到还要真把他们请来给你看看。”

    “那随便你了,秦老师,要是没有什么事,我就先回去了。”江鹿朝秦沅微微鞠躬,然后转身离开。

    周莹已经被两句气的火冒三丈,心口一团火全然发泄不出来。

    江鹿走出去好远,都还能听到周莹气急败坏的声音,说着什么一定要好好教育之内的话,具体说些什么,江鹿也没听清了,因为放学的铃声在整个校园响彻起来。

    她要是真有本事的话,那就去请了,反正江义她是这辈子都请不过来的了,倒是梁淑言,现在似乎什么都没有孟莱重要。

    想到这里,江鹿不禁觉得有些可笑,一个继女都能让她比自己的亲生女儿还要上心,她是该怪她,还是该怪自己呢?

    “江鹿江鹿!”

    还没走到教室,她便看到金橘拎着书包朝她跑过来。

    “怎么了?”她奇怪的问道。

    金橘一边跑一边说。

    “傅萧那小子跟三中的人在后街打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