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鹿跟金橘一路狂奔朝后街跑去。

    “什么原因打起来的?”江鹿问。

    “还不清楚,这小子, 我特么最后一个星期了也不让我安生!”金橘咒骂道。

    两人加快了速度, 还没跑到后街就听到里面传来一阵阵打斗声。

    两人不禁都变了脸色, 傅萧他们几个被三中的杂碎扭打在一起,看样子他们明显处于下风。

    “傅萧!”江鹿朝傅萧喊道, 顺手卸下肩膀上的书包。

    傅萧下意识的转过头来, 便看到朝自己的方向飞过来的书包,他动作敏捷的朝旁边一躲,而江鹿的书包则结结实实的砸在朱正的小腹上。

    “艹!”朱正捂住小腹蹲了下来。

    “朱哥,你没事吧?”刘阿美紧张的扶住朱正。

    朱正看着落在跟前的书包, 然后抬起头恶狠狠的盯书包的主人。

    江鹿不甘示弱的瞪向他。

    金橘则双手抱在胸前,狠狠的啐了口, “看你妈看!”

    朱正的脸瞬间涨成猪肝色, 金橘是他们这几个学校中出了名的打架不要命的女生, 狠起来连男生都得敬畏三分,而江鹿也是一个不能光看外面的人, 打起架来不比金橘弱。

    金橘是打架出了名的,而江鹿是成绩出的名,他们几所高中谁不知道二中的江鹿, 长得漂亮, 成绩又好, 不知是多少老师口中的得意门生。

    后来她家发生巨变, 乖乖女一下子没了依靠, 原本以为是只好欺负的小绵羊, 结果却成了吃人不吐骨头的小老虎,尤其身边还有金橘傅萧这两个混混头子。

    “我们这刚才还提到你了,真的是说曹操,曹操到啊。”朱正看着傅萧嘲讽道。

    “朱正,你他的的给我闭嘴!”傅萧骂道。

    “提到我,什么意思?”江鹿目光平淡的看着他。

    “小鹿,这跟你们没有关系,你们先走。”傅萧朝她们说道。

    江鹿看了一眼傅萧挂彩的脸颊,“你闭嘴。”

    “你猜猜什么意思,江鹿,你迷男人的本事真的是一流的,我们不就是说了几句实话,这人就跟疯狗一样咬了上来……啊!”

    刘阿美的话还没说完,便看见江鹿拿过金橘的书包,抡起书包便朝她门面砸了过来。

    刘阿美顿时脸色巨变,躲闪不及,正中门面,顿时脑袋一阵晕眩,眼前漆黑一片,过后,像是有什么热热的液体从鼻腔里流出来,她下意识的伸手一抹,放到眼前,红色的。

    她居然被她的书包砸出了鼻血。

    “朱哥,血,她砸我,她砸我!”

    刘阿美是朱正的女人,见她哭了起来,朱正的面子上挂不住了,他整个人歇斯底里的叫了起来。

    “我艹你妈,臭婊.子,这可是你招惹我的,给我打,打!”

    场面一度混乱起来,两帮人纠缠在一起,互相打起来一点都不手软,江鹿更是逮到人就踹,狠戾的让人心里发寒。

    刘阿美趁乱扯住了江鹿的发梢,江鹿顿时头皮一阵生疼,她连忙用手护住自己的头发,狠命的朝她腿窝踹去,那人被踹了一个趋咧,叫骂的朝她扑过来,而却被金橘拦腰一拳打的嗷嗷直叫。

    就在此时,一阵刺耳的警鸣声在胡同外响了起来,一瞬间刺的人骨膜发疼。

    不知是谁惊叫起来:“不好了,警察来了!”

    原本还纠缠在一起的两帮人瞬间散开,强光从胡同外照射进来,将整个胡同照的犹如白昼一般。

    “不许动!抱头蹲下!”一声大喝传来。

    两帮人互相看了一眼,他么的,他说不许动就不动了,他说抱头蹲下就蹲下了?

    特么的他算老几?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两帮人呼啦的一下朝胡同深处跑去,警察没有想到他们居然还敢跑,很快便追了上来,胡同狭窄,人又多,竟没一个人跑得了,很快被警察包抄。

    京城警察局。

    一群穿着校服的学生坐在里面,每个人脸上都挂着彩,此时叽叽喳喳,打着嘴仗,整个警察局闹哄哄的。

    “啪!”

    一个中年警察再也忍不住了,用力的拍了一把桌子。

    “闭嘴,瞎嚷嚷什么!”

    可能这是在警局,他又是警察,周围又都是跟他一样的警察叔叔,吵闹的那几人都安静了下来。

    “我问你们,是谁先打架的?”中年警察看着面前的这几个学生。

    而这几人不适别人,正是刚才打的最凶的傅萧,朱正,江鹿,金橘,刘阿美五人。

    “警察叔叔,你可得为我做主啊,可不是我们先动的手,是他,是他先动手的!”朱正指着傅萧说道。

    中年警察看向傅萧,“为什么打人?”

    傅萧咬了咬腮帮,“他先骂人的。”

    “他骂你就你要动手打人?”

    傅萧搁在座椅上的手猛的收紧,恶狠狠的瞪向中年警察。

    “你这是什么眼神?”中年警察也是一个暴脾气,他卷起书,在傅萧的头顶上猛的敲下。

    傅萧眼眶血红,刚准备想冲起来,却被江鹿摁住了手掌,“坐好。”

    “你小子年龄不大,胆子倒是不小啊。”

    “狗东西!”江鹿突然冷不丁的朝中年警察骂道。

    江鹿话音刚落,整个警局鸦雀无声,连其他审问警察都呆住了,这小姑娘刚才说了什么?

    中年警察差点以为是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他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她,“你再说一遍?”

    “我说你狗东西。”江鹿平静的看着他。

    “狗东西?狗东西!”中年警察的脸色一下子难看起来,他哗啦一下站起来,旁边的警察赶紧伸手抱住他。

    “老张老张,你消消气。”

    “你个小丫头片子,你……”

    “我不过是骂了你两声,你就想打我,那刚才他可是骂了我不知道多少声,且语言污秽难听,我们为什么不能动手打他?”江鹿打断了他的话,反问道。

    刚才还怒气冲天的中年警察一下子愣住了,应该是警局所有人都愣住了。

    金橘看了一眼江鹿,低头轻笑一声,果然是学霸,脑子就是比一般人好使。

    “警察叔叔,刚才我骂你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想让你知道,有的时候语言暴力也会让人恼火,如果他不骂我,我们也不会去打他,就像你一样,我要是不骂你,你也不会这么激动,大家都是人,没有谁被人骂了还能无动于衷。”江鹿不卑不亢的说道。

    “咳咳……”中年警察挣脱那警察的束缚,他坐了下来,喝了一口茶,沉默了一会,半晌,他突然抡起书朝朱正敲去。

    “为什么骂人!为什么骂人!一个大男人嘴巴怎么这么碎!就你还好意思恶人先告状了!嗯?”

    ……

    十来分钟过后,中年警察也教训累了。

    “得,喊你们监护人来吧,今天不来的,全给我在派出所里过夜!”

    刚才打架还凶的不得了的人一个个全蔫了。

    江鹿捏紧了衣角。

    监护人?

    她没有监护人。

    “你怎么不打电话?”中年警察发问。

    金橘跟傅萧都侧头看她,同时将手机揣进口袋里。

    “你们两个怎么回事,打电话啊。”

    三人沉默不语。

    中年警察看着这三个孩子低着头,一言不发,实在没辙,干脆也不搭理他们了,要是他们愿意在这里过夜,他随便他们。

    “你们打电话啊,打完电话有人就有人接你们了。”江鹿说道。

    金橘双手抱在胸前,“那你呢?”

    “我没有监护人,打给谁?”江鹿突然笑了笑。

    “反正你不走我也不走。”傅萧开口说道。

    刘阿美看了他们一眼,冷哼一声。

    一群傻瓜,就一直待在警察局别出去了最好。

    金橘抿紧嘴唇,过了会,她突然想到了什么,她凑到江鹿的耳边低语一声。

    江鹿瞬间睁大了眼睛,眼里有些惊慌失措。

    完了,她忘记了一件事。

    她忘记陈洲说今天放学要过来接她。

    她颤抖的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刚准备打电话,一个熟悉中带着咬牙切齿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江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