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着凤兰嫣决绝离去的身影,凤若落和风雅月是一脸的无奈和担忧。究竟要怎么样,这个孩子才能听得进去我们的解释那?

    而其他各国大使来客,也都一脸疑惑的望着凤兰嫣离去的身影。出什么事情了?为什么这西蒙女皇会突然生气的离开?唉!这事情要是弄不好,看来一张战争又将爆发了。

    虽然祝寿还在继续,可随着凤兰嫣的离去,似乎气氛也变的没有了先前的和谐,反而让人有种窒息的难受。而此时,不但凤若落和风雅月没有了先前的兴致,就连苍雪墨也都是一脸忧心忡忡的喝着闷酒。

    随后便见苍雪墨命人对凤若落说了什么,就丢下冉灵雪一人独自离去了。

    夜深人静,先前繁华的街道上,此时早已没有一人。剩下的只有那一片的孤寂和那时而吹来的令人毛骨茸然的冷风。

    就在这时,一个倩丽的身影缓缓走来。朦胧的月光照在她那绝世倾城的容颜上,显的却是那般的孤寂,那般的惨淡。

    望着长长的街道,凤兰嫣却不敢走上前,因为她不知道,究竟哪儿葬着的是她端王府的三百来口人,哪儿是她那可怜又悲哀的父王。她真的没有想到,自己的娘亲居然会成为了凤若落那个昏君的妃子,更没有想到,自己的娘亲居然还在不停的为他说着好话。难道她就忘了,自己端王府的三百来口人是怎么死的了吗?难道她就忘了,父王是怎么死的了吗?可她为什么?为什么啊?

    泪,就那么无声的划过她那张绝世倾城的脸蛋。像是在她的完美上,加上了一抹裂痕。让她的美,变的更加动人,更加让人心疼。

    片刻的沉默后,凤兰嫣终于亲启红唇。“父王,父王,你能不能告诉我?娘亲为什么她要这么做?为什么要背叛你?背叛我们啊?”顷刻见,对着那条长长的街道,凤兰嫣重重的跪在了地上,痛苦的哭喊道。

    四周还是如死一般的寂静。随后凤兰嫣又撕心裂肺的哭喊起来。“上天,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为什么要让我遭受这一切的一切?为什么?呜呜呜……呜呜呜……”望着那漫天的星辰,凤兰嫣的心,痛的难以呼吸。没人知道,这一刻,她宁愿看着她的娘亲如她父王被葬在这将会被千万人践踏的大街上,也不要看见自己的娘亲成为仇人的妃子。因为有些事情,让她不得不怀疑,是不是,父王及端王府三百来口人的惨死,就是因为她的娘亲而死的。只是,是娘亲与那个昏君的合谋,还是昏君为了得到她娘亲才借口残杀了她端王府三百来口?

    凤兰嫣就那么跪在大街对面,撕心裂肺的痛哭着。

    而就在这时,一个身影,突然无声的出现在她的身后。就那么静静的看着她。

    看着她满脸的泪水,听着她撕心裂肺的哭喊,苍雪墨的心如刀割般的疼。这样脆弱,悲伤的凤兰嫣,还是他头一次见到。很久以前,自己为了得到她的心脏,那般残忍的折磨她,虐待她,甚至连皮都给她剥了,心都给她挖了,都没见她如此痛苦的哭喊过。可现在……究竟是什么事情,让她如此的痛苦?难道真的仅仅是因为她端王府的三百口人被葬于这大街之上,任人随意践踏吗?

    苍雪墨就那么默默的站在凤兰嫣的身后,静静的守在她身边。

    一个时辰过去了,凤兰嫣的痛哭声都还未停止。似乎她要将她此时所有的委屈,所有的痛苦,所有的悲哀都一次性的全部哭出来。

    看着此时的她,苍雪墨终于忍不住了,缓缓的走上前,蹲在凤兰嫣的身边,心疼的说。“嫣儿,好了,别再难过了。所有不好的事情都会过去的。”说着,苍雪墨的手,已搭在了凤兰嫣的肩上。

    然而这时,凤兰嫣突然一个转身,猛的朝苍雪墨的怀中扑去。

    原本很美妙的事情,可遗憾的是,凤兰嫣突来的猛扑让苍雪墨顿时失去了平衡,顺势他就被凤兰嫣按翻在了地上。一不留神,使得苍雪墨的后脑勺被重重的撞在了地上。

    “厄……”突来的疼痛,使得苍雪墨的脸色顿时就变的一片惨白。

    见此情况,原本还抱着苍雪墨哭个不停的凤兰嫣顿时猛的一惊,挂着一脸的泪水担心的问道。“苍雪墨,你这时怎么了?你没事吧?”

    苍雪墨没有回答,只是一脸痛苦难耐的捂着自己的后脑勺。

    “苍雪墨,你说话啊!你这究竟是怎么了?你可别吓我啊!”看着苍雪墨苍白痛苦的脸色,凤兰嫣脸上的泪水还未干,大颗大颗的泪水,就又一次无止尽的从凤兰嫣的眼中滑落而下。

    而这时,苍雪墨终于有了点反应,只见他缓缓的张开眼,痛苦的望着凤兰嫣,嘴角勉强的撑起了笑。“没,没事,嫣儿,你别担心,我,,我待会儿,待会儿就好了。”

    闻言,凤兰嫣还是不放心的流着泪水,担忧的问道。“真的没事吗?你究竟伤哪儿了?让我看看。”

    “呼……没事,只是刚不小心撞到头来……呵呵,嫣儿你在是在为我流泪吗?”吃力的坐起身,看着凤兰嫣又是满脸的泪水,苍雪墨不禁笑了起来。只是笑容中却带着牵强。

    “你丫的,还有心情开玩笑。”见苍雪墨笑了起来,凤兰嫣悬着的心,这才放了下去。堆满泪水的眼,还不忘冲苍雪墨送上个大白眼。

    然而,就在这时,苍雪墨突然一把将凤兰嫣拥入怀中,牵强的笑道。“呼!见你还能生气,我就放心了。我真担心你将自己给哭坏了!”

    闻言,凤兰嫣的脸色顿时沉了下去。这时她才想起自己和苍雪墨正处于生气阶段。而且,自己之所以如此的目的,就是为了让自己狠下心来,杀了他报仇的。可是,可是……自己刚刚,看着他痛苦难耐的模样,心却是那般的痛。那般的怕失去他,怕……天……自己居然……可恶,不行,自己绝对不能对他动摇,绝对。

    “嫣儿,别在像刚一样难过了好吗?有什么难过的事情,都告诉我好吗?我会尽我的全力帮你的。”温柔的抚摸着凤兰嫣柔顺的樱丝,苍雪墨疼惜的说道。

    “你帮我?可是……这可以吗?”顷刻间,埋在苍雪墨怀中的凤兰嫣居然笑了起来。利用苍雪墨对自己爱要他帮自己复仇,这不正就是自己预计中的事情吗?

    “当然可以了,因为你是我的嫣儿啊!所以无论你想要做什么事情,我都会全力支持你的。”说着,苍雪墨又加大了抱着凤兰嫣的劲道。

    “真的吗?无论我做什么事情你都会全力的支持我?帮我?”也包括杀你吗?只是后面的话,凤兰嫣没有说出来。

    这时,苍雪墨突然松开凤兰嫣,盯着她那双如星辰般美丽的大眼睛肯定的点点头。“恩,无论嫣儿你想要做什么事情,我都会全力的支持你,帮你的。”

    “不后悔?”凤兰嫣挂着眼泪,露出个甜甜的笑容。

    “对,绝不后悔。”见凤兰嫣笑了,苍雪墨这才放心的点点头。宠溺的看着凤兰嫣,苍雪墨突然低头就朝凤兰嫣的眼角吻去,将她那颗还挂着的泪珠吻去。随后,慢慢的,一点点向下,最后深情的吻上了凤兰嫣的唇。

    一阵风吹来,暂时的吹去了两人心中,所有的悲伤,不快与仇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