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曰:世间无德缺教化,烧杀抢掠无套路。自从景苦成大师,天下方知牌坊粗。

    小骗小偷是功劳,大奸大恶恐将猝。预知道德何去从,须看文字大革命啊,嘿,大革命。

    当然了,狗屁不通的诗云,是景苦大师一辈子写的最烂的一首诗,没有云卷云舒,没有闲庭信步,没有才高五斗更没有学富五车。

    原因还不简单嘛,因为没有现成的可以抄。

    “你好,我叫景苦,背景的景。”你瞧见没自我介绍都是抄来的。

    对面老板椅上,坐着的hr眼睛都懒得瞟一眼景苦:“看样子你的背景有点苦啊。”

    “非常苦。”

    “说说你的梦想……咦,为什么我要听你的梦想,来,说说你的故事。”

    景苦抬起头,一把鼻涕一把泪:“经理,我之前上班那家公司,说什么公司转型,我们这些人用不着了,让我们滚蛋。”

    hr经理抬头:“你上一家公司叫做巨人游戏?”

    “嗯。”

    hr经理再问:“你的上一份工作是写文案?”

    “嗯。”

    “哦。”hr经理放下了薄的可怜的应聘资料:“你们公司转不转型都不需要你罢!”

    景苦甩头:“没转型之前,我可重要了!”

    “说说你都干了什么事情。”

    景苦抬头,眼神之中散发着炙热:“那我做的可就多了,就说巨人游戏在央视的广告,‘巨人网络网络巨人’的广告就是我写的!”

    诺大一个巨人网络公司,打广告都懒得找广告公司么?

    hr翻白眼:“就是重复三遍每遍八个字,连续播了一周被人民日报批评为恶俗低劣的那广告词就是你写的?”

    “嘿,虽然低俗了点,不过运用了格尔师德记忆法,让听到的人只要不是健忘症,都忘不掉广告语,达到最大限度的广告效果,我当时就跟上司说了,领奖金时候可高兴了,事后翻脸不认人。”

    “还做过什么案例没有。”

    “那什么,巨人游戏的愿景和企业文化内核都是我写的。”

    hr翻白眼吐白沫:“就是‘每个孩子都需要游戏’和‘没钱玩儿尼玛比’?”

    “嗯。”景苦很腼腆:“虽然听起来没文化,不过话糙理不糙。”

    hr点了点头:“我感觉你这个小青年还是很有前途的,你会不会正二八经的广告文案,毕竟我们是个正儿八经的广告公司。”

    周围,都是透明玻璃围成的办公室,放满了各种充满现代主义的让人看不懂的雕塑,以及一些毫无意义瞎转圈的金属装置。

    景苦点头:“你可以考我。”

    hr打开手机:“前两天文案部的大佬和我说起有个新客户,冬云祥,做羊毛衫的,要求广告词简单明快,铺设各大户外广告点,地铁投放,还要拍电视广告,要求广告词必须要统一,雅俗共赏。”

    景苦翻开笔记本,拿起钢笔,歘歘歘写下六个忒丑的字,然后撕下来递给了hr。

    “完事儿了?”hr惊讶。

    景苦:“小菜一碟。”

    hr低头一看。

    “冬云祥,羊羊羊。”看完之后,hr盖上了这页纸:“您的面试就到这里,请您回家等待消息,在七个工作日之内请注意接听我们的电话。”

    景苦起身:“麻烦您嘞。”

    “不麻烦不麻烦。”hr带着微笑的面孔说话,说完之后转头鼻孔对着门外:“那谁,小张,下一个。”

    景苦走出了时代广告,路过后巷,买了一个菜包子,狠狠的咬了一口。

    别问为什么不是肉包子,买不起。

    “草,莫名其妙穿越到这个世界,这特么的是要我死啊。”景苦:“穿越这班车真不好坐,好歹提醒一声,老子去看遍影史电影然后阅尽小皇叔啊,特么的现在怎么玩儿?”

    各种各样的电视电影音乐,景苦都喜欢看热闹,只记得故事大概,当然不会去记具体的内容……

    什么金手指,哪儿有金脑子好用。

    锈铁脑袋,能怨谁?

    没错,景苦也是个穿越众,来到了一个平行世界,原因估计是平行世界的另一边压力太大给压飞了。

    只记得当时一道天雷,景苦还在笑:“小样,幸亏有根电线杆子,要不老子就中招了。”说完之后,被电线杆子当场砸倒,醒来之后,来到了这个世界。

    这个世界很有意思,文明未开化之前不提,反正恐龙也不认字,也用不着去关心那段历史。

    从五千多年前起,陆续有了文字的出现,在这个叫做央国的国度,就是一个文明古国。

    历史以来,秦汉三国晋、隋唐宋元明一个不少,不过朝代之间结束的原因不同。

    历史上居然没有孔孟老庄荀,搞得这个世界很没节操。

    这不,眼前一辆摩托搜的飞过,抢走一个包,然后栽倒在地,被抢包的女士拿起包就跑,居然不救人!

    景苦看的直摇头:“太过分了,居然骑烧油的摩托,一点都不低碳。”

    “别人都能叫小甜甜,老子叫做小苦苦。”景苦苦逼的回到出租屋,翻开电脑:“能不能写出点什么,什么权力游戏、纸牌屋不行,写个铁道游击队也好啊。”

    无可奈何的是,记忆力奇差的景苦只能记得大概,而且根本不会写剧本,提笔忘字,不知道该写什么。

    放弃这个之后,景苦躺在床上睡大觉,梦回千百亿公里外,千百万公元前,梦见一只小恐龙,还别说,眉清目秀,就是姿势不好解决。

    时代广告,副总裁准备找hr商讨裁员的事宜,路过hr总监的办公室,没看到人,就看到一张纸。

    翻开看了看,瘪嘴挑眉:“低俗,毫无新意,这玩意儿居然出现在我们时代广告的办公室,真丢人。”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时代广告把景苦忘了,景苦也把时代广告忘了。

    毕竟景苦又经历了世纪广告、未来广告、过去广告好几家公司的面试。

    生活就是这样,一炮不相知,炮完就可以撤了,谁还记得放炮那个203房间是哪个酒店?

    记得的人,一定是个怀旧的人。

    时间一天天过去,时代广告公司的人马也进入了每周一挨训时间。

    总裁在办公室大发雷霆:“你们后勤干什么吃的,缩减开支我说了多少遍了,还有厕所的纸,怎么越来越薄了?”

    “叫你们给我裁员,裁掉谁了?怀孕就不能裁么?给我调去擦窗户看她走不走。还有那什么压一压那些员工的工资,把腾出来的钱招聘一波新员工,没个几个开四个圈牌汽车的员工好意思说是一流广告公司么?”

    总裁的要求之间看似互相冲突,实则不是没有原因的,至于为什么不必深究,因为每个公司都这样。

    “那什么,你们事业部也是,冬云祥的广告搞定没有,难道还要我亲自去谈么?”

    事业部总监弱弱道:“大佬,他们驳回了我们十七稿了……”

    “写不出十八稿么?”总裁大发雷霆:“你们特么的一天天十八摸玩儿的遛,十八搞肾坚挺,十八稿给你们难住了?”

    “冬云祥,冬云祥,冬云祥,重要的事情不说三遍,你们是不会记得的!”

    冬云祥,冬云祥,冬云祥?

    连续的重复,让hr经理脑瓜里总是不自觉的蹦出三个字。

    旁边的副总裁也总觉得有一种毛茸茸的生物把脑子给挤满了,仿佛不开口,这种动物能把脑子给挤破一样。

    “羊羊羊。”

    “什么?”总裁没听清:“你说啥?”

    “冬云祥,羊羊羊。”hr经理听清了,并说了。

    “冬云祥,羊羊羊?”总裁询问。

    “冬云祥,羊羊羊!”副总裁肯定。

    总裁觉得自己脑子仿佛被洗脑了,只有六个大字不停循环:“这个广告词不错嘛,你们事业部干什么吃的,还要hr给你们做文案!”

    “不是我写的……”hr经理:“是一个来应聘的文案写的。”

    “这tm就是我要的人才,喊过来聊聊。”

    “还……没入职呢。”

    “嗯,等入职了喊过来聊聊。”

    “今天周一,还没来得及通知他应聘结果。”

    “要不要我去打电话通知啊?”总裁大怒:“给我喊过来聊聊!”

    “是。”

    总裁一走,众位大佬汗水逆流成河。

    “我尼玛今天差点阵亡。”

    “搞什么搞,搞事情。”

    “你说那个文案,可得赶紧搞过来,大佬觉得好,就是真的好。”

    hr经理:“凡是大佬的决议都坚决服从,凡是大佬的任务都坚决执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