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抬眸,一刹那间,亦是望见了站在不远之处的天涯。. .

    她微微一怔,浅笑道:“你回来了。”

    “嗯……”

    天涯的眼眶湿润,身子都有些颤抖,他似乎不敢相信,自己如此之快又能见到孙女。

    他抬手摸了摸眼角的泪水,唇角上扬。

    “你没事就好。”

    你没事就好——

    这一句话,他已经等了两年之久,终于能够说出来了。

    一直紧提着的心,在看到女子也终于放了下来。

    “九九!”

    大黑泪奔,向着风如倾冲了过去。

    可他还没有靠近风如倾,一道寒意逼人而来,吓得他整条龙都哆嗦了一下,停了下来。

    虚空之中,大黑的身影也被逐渐拉成,化为了一个少年的模样,正用那委屈而哀怨的眼神看着凤浔。

    “南弦,你就先别吓唬他了,现在还有事要他帮忙。”风如倾安抚了下南弦,再将目光转向大黑,“大黑,听说你的血,能让魔种暂时封应住。”

    大黑乃是天地灵气所生,他的鲜血也蕴含着强大的灵力,所以拥有很多的功效。

    少年眨了眨眼睛:“扶辰说的吧,你什么都不记得,我也不可能知道这些,九九,是有人被魔种侵入了吗?”

    “嗯,是宸儿。”

    宸儿?

    天涯目光茫然,转向了风如倾:“我们家是来客人了吗?还被魔种侵入了?”

    “……”

    风如倾呆了,她抬头望着天涯,沉思了片刻:“没有人和你说过,你还有一个孙子吗?”

    天涯摸了摸脑袋,有些迟疑:“好像有人提过吧?我不太记得了。”

    “……”

    她忽然间,有些心疼宸儿,如此不受重视。

    “需要我帮忙吗?”天涯的目光直视着风如倾,问道。

    风如倾摇头道:“暂时不用,有大黑在就够了,爷爷,我估计……很快,我们也该和南家与九门彻底的交战,这段时间你就先好好准备一下。”

    她有一种预感,这种平静的日子……并不会有太久。

    天涯的眸光亦是沉了沉,这段时间他去南城都没有见到南坊。

    那个混蛋就如同一个缩头乌龟,躲在南城不出来。

    “倾儿,稍后我再和你提一下,现在的南城情况有些复杂,城门口设立了不少阵法,两年前参与进去的一些人也躲在了南城之中,我们想要攻进去怕是没有那般容易。”

    阵法?

    风如倾的手指轻抚着下巴,眸中划过一道寒芒。

    “等到时候我去看看,大黑,你跟我来,宸儿等着你救治。”

    “哦。”

    少年乖乖的,他还不忘瞪了眼南弦,眉角带着得意之色。

    哼。

    就算这个狗男人又霸占了小九九又如何?九九不还是有需要它的地方?有些事,是只有它才能办到的。

    只要九九开口,就算抽干它的血液,它都心甘情愿。

    “倾儿,”南弦望了眼大黑,淡笑走到了风如倾的身旁,“我和你一起。“

    他的手搂住了女子的纤腰,像是在宣告主权,还用那淡淡的目光扫向了大黑。

    大黑的身子都僵住了,他紧咬着手指,这一刻,它不得不承认,它还是嫉妒了。

    恨不得把这狗男人给碎尸万段,把九九抢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