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0字章节,本卷的卷尾章,希望大家喜欢,求些票票。 ̄︶︺sんцつWw%W.%kaNshUge.co

    ...

    当天晚上,江晓就从古塔之巅中走了出来。

    而在他的祸影之墟中,几道身影正和诱饵江晓打的火热朝天。

    事实证明,星河期身体素质的诱饵是可以和黄金段位的王者生物一决高下的。

    而且古塔之巅的黄金段位生物——金侣、衣侣,与其他兽型的黄金段位生物不同。鬼脸僧侣们显然是更加注重技巧,而且星技相对偏向于辅助,他们没有猿鬼王者那样巨大的体型、野蛮的力量。

    所以,同样愿意比拼技巧的江晓,发现一个黄金段位的金侣根本满足不了他。

    所以江晓就又扔了一个衣侣进去,然后事态便不可控制了,如果不是江晓及时进入祸影之墟,自己怕是又得死上一次。

    衣侣的星技很恶心,伏光裟和星光裟都很不错,会增加防御力,但是那个金品星技·星光裟,其中附带了比较强势的反震效果,这让没有星技的诱饵江晓苦不堪言。

    所以,江晓宰了衣侣,又扔进去了一个金侣,情况一样很不理想。

    而后,江晓又尝试了一下2~4名白银段位的僧侣组合,诱饵江晓倒是能苦练刀艺、拳脚、匕首,但是却缺少了一丝紧迫感。

    没办法,星河期与星云期的身体素质是有质的差距的,这是铁一般的事实。

    在数个小时之后,江晓琢磨出了1金侣+2银侣的陪练组合,效果很好,既具有紧迫感、危机感,又能最大幅度的锻炼江晓的各项技艺,堪称完美!

    琢磨出了非常出彩的陪练阵容之后,江晓见好就收,急忙返回了地球。

    沐浴更衣完毕,江晓背着书包准备走人,拿起电话的时候,才看到了来自二尾的短信,上书两个大字:“归队。”

    江晓想了想,给她回了个信息:“坐飞机回金城么?”

    不一会儿,当江晓在历练点外,坐上出租车的时候,二尾的信息又回了过来,三个大字:“国家队!”

    后面还有一个叹号,吓了江晓一跳,没再敢给她回消息。

    “去哪?”司机师傅开口询问道。

    江晓看了看手机屏幕,迟疑半晌,开口说道:“逛街,哪有卖衣服的?”

    司机:“好的。”

    车辆行驶了一会儿之后,江晓也给韩江雪打了个电话。

    电话之中,一首《水边的阿狄丽娜》,再次把江晓拽回了高中生涯。

    江晓正听的起劲儿呢,电话接通了,韩江雪那熟悉的声音也传了过来。

    “我回国了。”江晓开口道,“安全抵达,不用担心。”

    韩江雪:“回国?”

    “呃......”江晓磕巴了一下,继续道,“等见面再说吧,你怎么样啦?我看了新闻,你们已经成功入选了?恭喜啊,小江雪,真是我们大一新生的榜样呢。”

    “去。”韩江雪啐了一口,她的注意力完全不在自己的身上,而是继续问道,“你出国执行任务了?你没事吧?状态怎么样?”

    江晓能打通这电话,应该代表了他没什么大碍,事实上,韩江雪最担心的是江晓的心理状态。

    毕竟江晓有过“前科”。

    江晓被二尾带走的次数很多,偶尔有那么几次,江晓的心理状态很差,哪怕是他与韩江雪见面的时候,心理状态已经调整的差不多了,但是韩江雪依旧能看出来江晓巨大的变化。

    韩江雪当然不认为自家这个皮浪皮浪的弟弟会患有“文青症状”,毫无疑问的,江晓可能在任务之中经历了常人无法想象的苦痛折磨。

    江晓那几次状态不好,无非就是死的次数比较多而已,呃......

    江晓:“状态?我状态很好啊,不用担心。对了,你们是什么行程安排,我们单人组这边应该是不回帝都了,还在集训。”

    “嗯......”韩江雪顿了一下,开口道,“这边还在调配人员,决定最终队伍组合。”

    “啊?”江晓疑惑道,“你们不是已经晋级了么?我看网上都公布消息了呀?”

    “是的,那是胜利的消息,大学胜负、排名的新闻。最终队伍的人员组合还在调配之中。”韩江雪回应道,“三支主力队的人员调整应该不多,那些分析师们总是把‘化学反应’挂在嘴边。他们还在对比选拔赛中所有学员的优缺点,替补团队挂着大学的名号,但可能会换人。”

    “奥奥,那就好。”江晓心中一松,道,“我就和你打电话报个平安,没事了,行程确定之后记得通知我,我也马上归队了。”

    “注意安全。”韩江雪的声音很轻,“很久没见到你了。”

    江晓沉默半晌,道:“我还没归队,我可以先去找你。”

    “不要。”韩江雪的声音很严肃,“你也是国家队员,要遵规守矩,我只是...想看看你,确认一下你是否真的没事,我相信你,你不会骗我的,对么?”

    “放心吧,我......”

    韩江雪:“那边叫我了,我得去继续测评星技数据,确保不被从队伍中筛下来。”

    江晓急忙说道:“好的好的,快去吧,正常发挥就可以了,绝对没问题的。”

    韩江雪:“嗯,你尽快归队,别跑外面玩去了,知道嘛?”

    听着韩江雪奶凶奶凶的声音,江晓不由得撇了撇嘴,随即挂断了电话。

    归队嘛,当然是要归的,但江晓准备在这之前,定制一件特殊的短袖。

    夜幕降临,

    商业街上一片灯火辉煌,车水马龙,人声鼎沸。

    江晓压低着鸭舌帽,走了三四家店面,终于看到了一个风格相当的。

    看店小妹好奇的看着青年走进来,那青年带着印有江南古镇、小桥流水的水墨鸭舌帽,帽檐压得很低,看起来很神秘的样子。

    江晓开口道:“我想定制一件文化衫。”

    看店小妹眨了眨眼睛,怎么看江晓怎么觉得眼熟。

    “啪!”江晓伸手在小妹脸前摆了摆,引起了她的注意,“你们家风格很接近。”

    说着,江晓示意了一下墙上挂着的水墨画服饰。

    “可以可以!您对图案有什么要求吗?我这里有很多备选图案,您可以来这里看一看。”看店小妹向店面内部走去,那里有一台电脑。

    “不,我给你图案。”江晓跟着走了进来,“要求很简单。”

    看店小妹:“什么?”

    “白色短袖。”江晓,“正面,毛笔字,大一点,狂草风格,两个数字:29。”

    看店小妹:“哦哦,好的,上下印吧,稍微倾斜一点,两个字体少部分重叠,会很好看。”

    江晓点了点头:“背面,毛笔字:英雄不朽。”

    看店小妹一边记着要求,一边说道:“没问题,请留一下你的地址,请你付一下定金,是....我想起来了!你是不是江小皮!?”

    “嘘。”江晓急忙竖起一根手指,道,“它对我很重要,我要穿着它去参赛,它会是我的幸运衫。能快点赶制么?”

    看店小妹双眼放光,急忙说道:“没问题!绝对没问题!加急!2天内我就给你送到!你马上就要出国了对吗?我看你入选了国家队!好棒!”

    “谢谢你。”江晓点头致谢。

    看店小妹极为热情:“来,我们现在制作图案,你现场看一下满不满意。”

    江晓亲自来就是为了这个,他和看店小妹在电脑上摆弄了半天,终于心满意足。他留下了酒店地址和定金,顺带一张签名,便急急忙忙走了。

    快步走了两条街,江晓这才放缓了脚步。

    就把这件短袖穿在国家队服里面吧!

    我来实现承诺,你们陪我一起。

    在拥挤的人群之中,低头行走的江晓,却是隐隐听到了熟悉的声音:“那么,你对新生代医疗系星武者的建议是什么呢?”

    江晓停下脚步,却是被身后的人潮撞着向前走了两步,身后也传来了不满的声音,那人挤过江晓的肩膀,走了过去。

    而江晓却是转身抬头,向上方望去,却是看到了大商场的玻璃展柜上,摆满了各种各样型号的电视,而在这一片“电视墙”中,播放着同一个频道。

    这是......

    江晓微微失神,这是自己进32强的时候,接受叶寻央的《人物》采访?

    昨天、还是今早,守夜方刚刚通知了自己会归队,今天晚上就把访谈节目播放出来了?

    夜幕下,

    那电视墙的光亮,

    映衬着人群中江晓背着书包,仰头驻足的身影。

    而在那一个个电视中,是江晓与主持人叶寻央坐在圆形的玻璃桌前,面对面的聊天画面。

    只见那江晓的面色严肃,看着镜头:“任何一名医疗系觉醒者都要认准自身的根基所在,医疗系星技才是让你立足的真正武器。

    想承担更多的责任,可以,但前提是要做好医疗系的本职工作。否则,是对医疗天赋的极大浪费。”

    “呵呵。”画面中,一身黑色女士西服的叶寻央姿态优雅,笑语盈盈,“说回你本身吧,为什么想要征战世界杯呢?你才大一,你有很多的时间去成长。”

    画面中,坐在玻璃圆桌前的江晓开口道:“你知道我的成绩......”

    叶寻央笑着说道:“北江省高中生联赛,北江省二次开荒竞赛,全国高中生联赛,你的学生生涯让人惊叹,你拿到了各个阶段的最高荣誉。”

    江晓点了点头:“所以...该是世界杯了。”

    叶寻央微微挑眉,微笑道:“你的意思是,你也要拿下世界杯的冠军么?我是否可以这样理解?”

    江晓却是笑了,开口道:“我本不该在这。”

    叶寻央微微一愣:“什么?”

    江晓背靠着座椅,揉着自己的小圆寸:

    “如果按照人们的心里的想法,按照人们的判断和预测,我本不该坐在这里。

    我本不该跳级,本不该加入江滨一中的校霸队,我应该在高二的课堂中学习、在操场上训练。

    我本不该拿到省联赛冠军、二次开荒冠军、全国联赛冠军。

    我本不该拿到总决赛fmvp。

    我本不该被特招进入帝都星武,我本不该获得帝都星武的推荐资格,

    我本不该在大一参选国家队,我本不该进入三十二强。”

    叶寻央微微探前身子,道:“你想要表达的是?”

    “但是我现在就在这里,坐在你面前,参加32强访谈。”江晓笑了笑,示意了一下屁股下的座椅,“以上我所有本不该做的,所有人们预测、期望、判断的‘本不该’,我都做到了。”

    叶寻央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江晓突然开口道:“如果是在两年前,在我刚刚觉醒星图的时候,我对你说,我将获得以上所有的成就,你信么?”

    叶寻央大大方方的笑着摇了摇头:“我当然不信,怎么可能相信?”

    江晓理所当然的点了点头,笑道:“那么如果我现在说,我将进入前八,入选先发,身披战袍替国出征,你信么?”

    叶寻央的呼吸微微一滞。

    半晌,叶寻央看着江晓孩童般嬉笑玩闹的模样,却是轻轻的摇了摇头:“不,我不信。这对于一名医疗系辅助来说太难了,这一届的初赛规则有变,你进入了复赛,但是下一阶段可是真刀真枪的1v1对抗淘汰赛。”

    江晓:“这节目什么时候播出?”

    “本想采访取得优异成绩的你,但现在看来,你的目标不仅于此。”叶寻央面含笑意,道,“既然这样...如果你入选国家队首发,这次访谈就播出,如果你被淘汰的话,这次访谈就不播,怎么样?”

    看得出来,她调侃的成分居多。

    而江晓却是一脸认真,道:“那么等这节目播出的时候,如果我说,我会突破世界杯辅助系的最佳名次,你信么?”

    叶寻央眼眸一亮,道:“喔,江小皮同学!我本以为你是一个爱笑爱闹的孩子,现在看来,你比我想象中的要...更像一名战士。”

    江晓面色认真的看着叶寻央:“我本不该出现在这里。”

    叶寻央默默的看着江晓,两人之间的访谈似乎有一些停滞。

    不算太明显的剪辑之后,叶寻央开口道:“我的同事曾用一句话形容你的星武者生涯,他的原话是:自从(你)觉醒了星图的那一刻起,便踏上了一条通往圣堂的道路。”

    江晓:“圣堂之路?”

    叶寻央点点头:“你认为呢?”

    “呵。”电视墙下,商场玻璃展柜外,江晓低下头,压低了帽檐,转身没入了那拥挤的人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