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比青龙将军府上的诡异氛围,狂狮将军府上倒是一片欢声笑语

    相对于赵斌的城府,狂狮将军李威是一位粗糙的汉子,大口喝酒,大口吃肉的那种,狂狮将军在将军狂狮营中更多的是实力的顶梁,实际上对于狂狮营的管理,却是自己的长子和长孙,李宏伟和李非凡,次子李清源更多的像是一个书生,诗情画意,远离权谋。

    此刻和李威等人觥筹交错的却是赵一虎的儿子,赵刚。

    “世侄未来前途不可限量,未来两家的命运可是交付在你和非凡的身上了,只可惜,我这个弟弟当真是一个痴情种,不是管理的人才!”李宏伟无不感叹

    李清源全不在意的自己品酒,相对于几人的放浪形骸,李清源却是斯文如贵族

    赵刚接下一杯酒:“叔叔说的哪里话,非凡才当真是前途无量,要说我们这一辈最为有潜力有智谋当属非凡不可了!”

    不管是谦虚与否,作为爷爷辈的李威当真是听的心花怒放,再次与李宏伟、赵刚推杯互饮起来,喝下一口酒,李威声音洪亮的说道:“不知道非凡在你赵家喝的还开心吗!?”

    赵刚眼神灼灼,笑了笑:“父亲说聊得相当愉快!”

    李威眼神明亮:“那就好,那就好!来,喝!”

    .........

    赵家府邸,众人团坐,本应气氛热烈,然而此时气氛相当的诡异

    李非凡好似借酒壮胆,但是在坐那里有愚笨之辈:“这个叫封命的,刚刚复活....”

    李非凡话语刚落,众人不可思议的惊呼,就是一只沉稳的赵斌都认真起来,赵斌连忙问道:“确定消息?人呢?”

    李非凡看过赵龙,发现赵龙一副气急败坏的样子,李非凡露出一副醉酒的憨态模样:“赵龙兄,你放心,和老爷子说没关系的。这封命通过检测,除了比普通人身体机能稍微强一点,没有什么特殊的,然后赵兄说这家伙是老爷子百年前的公司员工,赵兄一看是个废物,就让我顺手把他干掉了!免得这家伙败坏赵家的名声,在外瞎嚼舌头”

    李非凡说完还朝着赵龙挤眉弄眼,一幅醉汉模样,打了一个饱嗝,用手挡住自己的嘴巴,大声说道:“放心,赵兄,我是绝对不会说你是因为气急败坏,才做掉那个家伙的!毕竟自己花心思在那么多人面前拉拢的人是个废物,是我我也生气!”

    赵龙此刻简直是郁闷到了极点,这件事情拜托李非凡就是不想让人查到他的头上来,不然传了出去,对赵家的名声不太好。虽说这件事情家里人知道了不会有什么,但是依然怕生出什么不必要的事端

    赵斌听完一口老血都快要喷了出来,怒斥道:“你让我说你什么好!你知不知道一个复生的人,还是百年后复生的人,代表什么?代表着可能又是一个戴兴河,甚至比戴兴河更强!”

    赵龙本以为没有多大事情,没想到赵斌如此大的反应:“爷爷,我的当然知道了,所以我才尽力的给他好处,没想到检测出来是个废物啊!”

    “给我闭嘴!”赵卫权,眼看赵龙似乎还想顶嘴,赵卫权直接一巴掌打了过去,赵龙眼中的憋屈任谁都看得见

    “戴将军此前也是同样的结果,检测出来甚至连普通人都不如,一年后才慢慢的将体内隐藏的变异基因激活!成为速度最快成为将军的人,而且是所有将军中实力最强劲的!你懂个屁!这么就生了你这么个废物儿子”赵卫权看着发呆的赵龙,气就不打一处来

    赵斌深呼一口气,手指点着桌子:“非凡,你确认这个人这已经死了?”

    李非凡听到赵卫权的话,心中震惊的同时,心中害怕至极,心中暗骂:“赵龙这个混蛋,我怎么也犯了糊涂,放走可能出现的绝世强者!要是当时自己招揽那人,说不定未来我们李家就是一家独大!”

    听到赵斌的问话,李非凡内心苦涩,同时有些心惊:“不瞒将军,这件事我也有错,没能好好规劝赵兄,我派出一位御兽境界的战士,去屠杀此人....”

    赵斌打断李非凡,眼神冰冷:“我问,你确定他死了没有?”

    李非凡额头冒出冷汗,先前的酒醉之意消失无踪:“不...不确定!任务小队回来,告知无一归队!但是....”

    赵一虎急切的问:“但是什么,世侄,你尽管说!”

    李非凡急忙说道:“但是我我派出的人至今没有回消息,没有直接确定他死了,还有可能活着!”

    赵斌手指轻敲桌面,发出咚咚的声音,随着每一声传出,李非凡和赵龙心中就是一跳!片刻后,赵斌离席,离开之前说道:“卫权,你儿子惹出的祸,你自己摆平!赵莺,没事多与李清源走动,我还是很满意李清源的!我赵斌可是不喜欢别人在我背后说我们赵家是什么过河拆桥之流!”

    坐在次位的赵莺是一位冷艳的女子,看得出对于赵斌的安排很是抗拒,但是没有拒绝,也没有答应,只是默默离席

    李非凡听闻此话,大喜过望,之所以借赵龙说出过河拆桥之话,无非就是想要老爷子表态李清源与赵莺之事,自己的二叔苦恋赵莺,自己老爷子当然很是高兴这庄子事,但是赵莺却对李清源一只不感冒,而今赵斌同意这门事,两家联姻之事算是妥当,自己这一趟的目的达到了

    李非凡心情非常之好,接连与赵一虎和赵卫权等人敬酒,只是后者无心喝酒,李非凡倒是自饮好几杯,喝到高兴处,李非凡问道:“卫权叔叔,你们要是找到这人,我们李家愿意倾尽全力培养,为我的过失赔罪!”

    赵卫权冷笑一声:“恐怕你没这个机会了!”

    李非凡心中一惊:“为什么?”

    赵一虎摇摇头:“侄儿,你还是太年轻了,你们做的这事稍微聪明一点的人都猜到是你们干的,若是这人没死,潜伏起来,实力强大,来找你报仇.....可能媲美戴将军的人物,你扛得住吗?”

    李非凡心中仔细品味,愈发觉得胆颤:“没想到我们两个小辈的无心之举,给我们两家带来了这样的隐患!”

    赵卫权冷哼一身:“不然,你以为我们家老爷子会让小妹去贴你的那个劳什子二叔?这次找到人做掉最好,若是找不到,恐怕未来我们两家都得寝室难安!”

    李非凡与赵龙对视一眼,各自看到对方眼神中的不可思议,赵龙小心的问道:“父亲,有...有这么严重吗!”

    赵卫权虎目怒瞪:“从今日起,你给我老老实实在家呆着,卸任你队长一职,直到我找到那个叫封命的家伙为止!”

    赵龙脸色一片惨白,他意识到了这件事是认真的!顿时觉得双目一片昏暗!

    赵一虎也准备离席,临走拍了拍李非凡的肩膀:“你还是回去老实告诉你家老爷子,让他有所准备!”

    李飞分目光凛然,重重的点了点头,匆忙离去。

    外面的营地依然歌舞升平,这次百年狂欢发泄了人类百年来的压抑,八位将军的出现让大家备受鼓舞,就是生活在最底层的普通人都各自发了一月的口粮,人们感恩戴德,直到凌晨五点才慢慢散去

    ........

    血兽的世界依然在不停的厮杀,掠食。湖底也是一样,封命在醒来时,发现自己身体完好无损,看了看四周,很是平静,似乎昏迷之前所发生的不过是一场梦境。封命舒展了一下自己的筋骨,扭动脖子的时候,看到一张恐怖的脸,让自己吓了一跳

    周振生的尸体因为长期在水中泡着,已经发白发胀,不成人形,封命感到一阵恶心。随即解开周振生,仔细的打量了起来

    封命带着周振生是想找到出去的路后,好好研究一下战士和血兽的区别。没想到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封命动用血瞳,依旧没有看出周振生的身体中有一丝一毫的血气,而在周振生身体开始兽化的时候,自己才看到了和血兽一样的血气流动

    封命仔细回想和周振生战斗的时候,突然想到这家伙在战斗时,血气从心脏处爆发,瞬间充斥全身,解除变化的时候,血气又倒流回心脏,丝毫不见。

    封命幻化触手,准备破开尸体看一看周振生的心脏,却发现自己的触手中流动着一丝丝蓝色的丝线,触手的模样也发生了变化,似乎触手上生了一片片若隐若现的鳞片,看起来更加坚硬!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封命知道,这些蓝色的丝线,肯定跟自己感觉到体内出现的那股能量有关。轻而易举的刺穿周振生的身体,将心脏取了出来,仔细的看过去,却也并没有发现什么,触手沿着粗壮的血管,渗入到心脏中心,突然封命脑海一阵轰鸣,一幅画面在脑海中闪过

    那是一团红色的能量,能量中有一头通体漆黑的野狼,在嚎叫!封命的视线好似被拉扯,顺着自己的触须,穿过自己的肌肉,顺着自己的血管一路流到了心脏去,处,但是那里没有心脏,只有一只血气凝成的.....怪物!

    那怪物全身长满倒刺,像是麒麟、又像狮子,头颅好似龙,钢鞭似的尾巴盘在身后,这只小兽身体蜷缩,双目紧闭

    封命暗道:“我的心脏是被他吃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