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命也不是没想过,自己历经一系列诡异的事情,自己复活且大仇得报,按道理来说,自己的宿怨已经完结,但是再一次面对死亡,却依旧有着对生的渴望

    换个角度来讲,这一次的对决完全没必要以死做赌注,但是收到邢邪无形的影响,封命的性子中多了一种疯狂,歇斯底里的疯狂。 ̄︶︺sんцつww%w.%kanshuge.co

    就在两者即将交锋的刹那,一道蓝色的雷霆劈在了怪物的神魂上,封命拼尽全力的一击,狠狠的砸在了怪物的神魂上,那怪物不甘心的嘶嚎,却没有任何扭转局面的办法,只能眼看着自己的神魂点点消散

    破碎的神魂碎片,自主的进入到封命的神魂中,原本黯淡的封命的神魂,很快凝视,而且愈发的接近实质

    所有的神魂碎片进入到封命的神魂中,封命的脑海中多了很多碎片化的信息,这些信息的涌入让封命感觉自己的头快要炸了,就在此时,邢邪兽爪一挥,一道道红色的光芒被邢邪牵引了出来

    封命这才缓了过来,长呼一口气,神魂归体,邢邪也回到了封命的识海之中。

    敖菁沉默中,将封命移出海魂的封印空间,随手放了寄到雷霆,将那怪物的尸体烧成了灰烬。

    封命体内干枯的血气再次充盈起来,封命复杂的看了一眼敖菁,道了一声谢,随后盘膝坐下,平复体内翻涌的血气。

    敖菁顿时眼睛一瞪:“你这是什么态度?我救了你,你怎么一副欠揍的样子!?还有,虽然我搞不懂你在干什么,刚刚你是准备拼命了吧?你是不是脑子坏掉了?....”

    面对敖菁的问题,封命默不作声。

    敖菁虽然心中有一股无名火,但是看到封命这样的状态,也没有再多说,冷哼一声,转头去查看躺在地上的几位将军的残躯

    识海中,封命复杂的看着邢邪,问道:“我做的对吗?”

    邢邪沉默片刻:“若是在我们那个世界,搏命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但是,现在情况不同,以后还是保命最重要,没必要的搏命还是不要去做了!毕竟...或者才有可能!”

    封命叹了一口气:“没错,活着才是最重要的。但是,有时候,看似有选择,其实没选择。若是今天这一战,我不去面对,恐怕以后我也走不长远。按照古人的说发,就是道心!”

    邢邪没有答话,将一道信息打入到封命的精神体中,随后说道:“这怪物的天赋法,我已经传给你了,其他的天赋没什么大用,你不用参悟。”

    封命点头,这种天赋法封命觉得很是神奇,通过神魂的传递,本来很复杂的东西,似乎就像是天生就会一样,不出片刻功夫,那怪物的保命天赋,封命就已经学会了!

    “这怪物的保命天赋真的是很强大,不过,从此,这一族就应该是在你们世界除名了吧?”封命问道

    邢邪点头:“没错,存活亿万年的俾溴一族的天赋法,没想到还是归于我邢邪一族”

    封命沉默片刻,看向邢邪问道:“你想回到你的世界吗?”

    邢邪眼皮半闭,慵懒的说道:“我肯定想回去,因为我要搞清楚我怎么会变成一道神魂存在这个世界。同时我也不想回去!”

    封命先是失落,随后惊喜:“为什么不想回去!?”

    许久,邢邪才开口说道:“可能我是一道...分魂。我若是回到原本的世界,注定与本体会有一场宿命之战!”

    “难道不能共存吗?”

    “分魂在我们的世界,是不存在的,只是在一些比较古老的族群中有提到过,分魂是在一种及特殊的情况下才会产生,一辈子与主体争夺,因为同一族群是不允许出现两个个体。”邢邪似乎累了,没有多说

    封命知道邢邪此刻肯定非常复杂,不知道该如何抉择。

    封命睁开眼,看到敖菁正在拨弄着几位将军的残躯,也不在乎自己是不是赤身*,一个跳跃落在了那几位将军的面前

    沉吟片刻,封命伸出触手,将一道道血气注入到这些将军的残躯当中,通过封命血气的注入,这些将军的身体开始了自行修复,封命这才停下血气的灌输。

    敖菁好奇的看着封命的动作,问道:“这就是另一个宇宙的能量吗?真的很神奇,另一个宇宙的能量在我们宇宙,竟然不消散,留存这么久,还改变了本宇宙的生物,简直是奇迹!”

    封命正想回话,一道轻微的喘息声将封命的视线吸引了过去,封命嘴角翘起:“果然不亏是最强将军,恢复力果真惊人!”

    封命走到戴兴河的残躯前,刚刚俯下身子,就看到戴兴河颤抖的撑开了眼皮,此时戴兴河的身体已经修复大半,至于血气,恐怕还需要再次积累才能回到巅峰

    戴兴河看到封命的脸,松了一口气:“你..你还活着,是..不是人类..得救了?”

    封命冷笑一声:“辛亏老子钻地钻的快,不然早就成灰了!”

    戴兴河苦笑着吐出一颗残破不堪的珠子,颤巍道:“量子爆弹...威力..很强,我们..将军不得不...研究这种..装置抵消量子弹的威力...不然..怪物没死..我们先死了!当然,你...是个意外!”

    封命站起身,将戴兴河破烂不堪的最后一篇遮羞布撤下,围在了自己的腰间:“我们两,扯平了!”

    戴兴河苦笑,除此之外,他也做不了什么!

    封命回过头,看到敖菁躲闪的收回自己的目光,封命淡淡的说道:“敖菁姑娘若是再管不住自己的眼睛,恐怕我得好好的和龙王说道说道!”

    敖菁腮帮子鼓起,气道:“我一个小姑娘天真可爱,被你这种无耻之徒伤害了眼睛,我还没说让父王将你凌迟,你反倒是倒打一耙?”

    封命也不理会,抬手摸了摸自己额头上的龙鳞,问道:“敖菁姑娘,不知道龙王让你过来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吗?”

    敖菁见封命不理会自己,顿时有点气不过,但是随后想到了什么,这才没有追着不放。

    敖菁调整姿态,严肃的说道:“父王让我问你,你是泥潭之鳅还是九天之龙!”

    封命目光闪动,平淡的说道:“九天之龙又如何!”

    敖菁眼珠子转了转:“你只能回答其中之一,不要说问题之外的答案,父王说你若是说你是泥鳅,就给你一部功法,若是你说是九天之龙,就到你去祖地。你这样回答,让我怎么做啊?”

    封命听闻敖菁的话语,哑然失笑:“你带我去见你父王吧!”

    敖菁噘了噘嘴巴,眼珠子转了好几圈,这才说道:“好吧,你上来吧!”

    敖菁话语刚落,身上一道蓝光闪过,一条三爪蓝龙出现在眼前,长约五十米。

    封命嘴角抽搐不已,尤其是看到这条蓝龙眼中那种色眯眯的眼睛,让封命很不自在,封命没有好气的说道:“敖姑娘,我自己可以飞过去!”

    似乎早就料到了封命会这样说,敖菁所化蓝龙呵斥道:“好你个黄毛小儿,此去之地是我龙宫,没有我的引领你怎可进入,速速上来坐好!”

    封命额头青筋暴起,看到这蓝龙一副流口水的模样,不禁暗道:“都说龙族好淫,没想到传说是真的!不过这才小小年纪,还是个姑娘,怎么就是这么小流氓的性情!”

    封命看了看自己的兜裆布,长叹一声,一个跳跃,稳稳的坐在了蓝龙的身上

    顿时,屁股上传来了一阵冰凉的感觉,好像坐在了一块玉石上,这种感觉让封命全身都紧绷起来

    敖菁眼神一亮,兴奋的发出一声龙吟,随后说道:“坐稳了!”

    只见蓝龙昂头,化作一道蓝光冲入云霄,再也不见了踪影。

    这一切都被戴兴河看在了眼里,眼神中满是不可思议,颤巍的说道:“没想到...没想到你竟然得到了这种神话生物的帮助,难怪...”

    戴兴河身体似乎恢复的行动的能力,颤巍巍的撑着坐了起来,盯着封命远去的方向怔怔出神,直到手中的通讯器一阵响动,这才将戴兴河的心思拉了回来

    残破的通讯器不停的闪动,那是紧急联络信号,戴兴河打开通讯器,长呼一口气,恢复的领导者的风范,对着通讯器说道:“我们还活着,地球安全了!”

    ........

    天空中,众多的化兽级战士急速的赶往战场,他们太激动了,他们的将军还活着,地球得到了拯救,他们没有心思去欣赏这蓝天白云的壮丽景观

    “嗯?刚刚闪过的蓝光好像有人说话,队长,你听到了吗?”其中一人疑惑的看着厚厚的云层

    “蓝光?有人说话?你听到什么了?”那队长不以为意

    “好像是什么姑娘,管好你的口水之类的”那人也觉得有点莫名其妙,是不是自己听错了

    “哈哈,你小子怕不是做春梦了吧!将军接回来之后,我带兄弟们好好耍一耍!”队长笑着拍了拍那人的肩膀

    “好诶,队长威武!”所有人都欢呼

    只有那人疑惑的看着身后远去的浓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