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相一家人问斩时红妆并没有去看,但她派去了专人盯着,只为防左相有后手来个偷天换日。『『ge.co

    最后左相和其女上官天依都死了,听人说断头台上,上官天依嘶声朝天一直唾骂洛子卫和楚红妆,令百姓觉得疑惑不解。

    不止百姓疑惑,红妆也有些疑惑,心上人都要死了也不见洛子卫去见上一见,洛子卫就是想撇清关系,做法也有些太无情了。

    不过以前对自己他都能演的那么深情,可能喜欢上官天依他也是演的,目的没准是为了得到左相的支持。

    洛子卫那边从被红妆阻了亲事后就一直不见有大动静,红妆也开始闲了下来。

    洛城那边不知道怎么样了,红妆很想回去看看。

    红妆向师父说出自己的想法,得到了师父的支持。

    司尘为的原话是:“国都乌烟瘴气,你出去散散心也好,若是有要事,我自会传信给你。”

    听到师父这么想,红妆松了一口气,第二天就带上了项天羽和他的十二个师父,向洛城出发。

    南宫傲天在和桃夭玉瑾通过气后,带上了桃夭和玉瑾,跟在了红妆马车队后。

    “姐姐,他会是我的姐夫吗?”在马车呆的无聊,项天羽一直乱动不知道在玩什么,站起掀开马车后帘看了一眼突然看向正在假寐的红妆问道。

    “不会,你安静一点。”红妆头也没抬回了他一句。

    “哦。”项天羽消了声不说话了,但依旧四处乱走乱爬。

    红妆眼睛并没有闭紧,看见项天羽一直这么闹腾有些头疼。

    小孩子什么的,太烦了。

    此番回洛城,她还得想想怎么和爹娘解释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