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以来斯内普医生都表现很配合,每一个几乎都进行了详尽的回答,当然,对于这些答案的真实性,凌霄并没有全部相信,谁知道这番话里就有究竟有几成的真假,就算是她说的全部是真的,但也一定会有相当的隐瞒,这种事情换作凌霄也会这么做,谁会在被逼迫之下将所有的事情都吐露出来了。Ω Δ..

    一旦将所有的东西都吐露出来,那就意味着没有了利用的价值,那么等待他们的下场就只有死路一条。

    实际上凌霄也的确是这么想的,而且也准备这么做,等他将斯内普医生的价值都榨干以后,他就会直接动手杀了他,而且凌霄也在时刻的防备着,防备着斯内普医生随时可能的暴起。

    但是说实话,尽管凌霄一直保持着警惕,但是在时间过了这么长,斯内普医生又一直配合的情况下,他的警惕心也不由自主的有所下降,而且斯内普医生选择出手的时机也非常的刁钻,说话说到一半的时候突然动手,在这个时候凌霄的注意力不由自主的有所分散,再加上她出手的部位也实在太有些出人意料了。

    凌霄一直都在防备着斯内普医生的左右双手,从之前的短时间激斗上能够看得出来,斯内普医生的医生一身能力,就都在她的十根手指之上,所以斯内普医生从嘴里吐出绿色毒液的这一手,也实在太出乎凌霄的意料了。

    种种因素之下,斯内普医生突然暴起,凌霄根本来不及躲闪,在急切之间他所能做的只有一扭头,然后那些毒液喷在他的后脑勺上,与此同时,他的右手猛的一用力,缠在斯内普医生脖子上的软剑骤然收紧,同时以一种奇特的方式用力的绞下,试图一下子就将斯内普医生的脖子彻底绞碎。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在斯内普医生的脖子上骤然出现了一层蛇鳞状的物质,不,那是一层类似蛇鳞的皮肤,凌霄骤然间的一绞,虽然将这一层蛇鳞状的皮肤几乎绞的粉碎,但是这层蛇鳞状的皮肤的坚韧程度也超出了凌霄的强项,再将这层蛇鳞状的皮肤绞碎之后,软剑之上的力道也不由自主的有所减弱。

    而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斯内普医生的右手已经直接扣在了凌霄的脖子上,尖利的指甲已经深深的刺入了进去,而她的左手也在这个时候伸进了软剑之内,朝着软剑相锁的位置轻轻一弹,下一个,锁住斯内普医生脖子的软剑就这么一下子被解了下来,紧跟着斯内普医生已经脱开了软剑的控制。

    而此时的凌霄则是摇摇晃晃的在这艘废旧的老船上站立不稳,紧跟着斯内普医生飞起一脚,凌霄已经被狠狠的从船上踹了下去,“噗通”一下,跌落到了大海当中,然后久久没有浮起来。

    走完这一步,斯内普医生才一个站立不稳,差一点跌倒在船上。

    今天这一关对她来说实在是太过惊险,斯内普医生本身的身体素质虽然到达了普通人的极限,但是相对于凌霄来说还要差上许多,而她身上最大的能力,最大的依仗,也就是她所能喷射的麻痹毒液。

    斯内普医生的真正名字叫做克莱奥·纳芙蒂蒂,她是埃及人,她的身世来历和能力来源都鲜为人知,后来她遇到了她的老师蝰蛇,这才加入了毒蛇帮,而她自己的外号也跟老师很像,名字叫做角蝰。

    克莱奥的主要能力是使目标麻痹,从而失去抵抗力,一般情况下,只要一滴毒液,普通人就会被全身麻痹而死,而根据目标能力的不同,克莱奥也会调整在一瞬间发射出去的毒液数量,在最危急的时刻,她甚至可以在一瞬间将她体内全部的毒液都释放出去,只不过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她需要30分钟才能将毒液重新存满。

    现在的情况就是这样,为了对付凌霄,在一瞬间,她将自身体内储存的所有毒液全部都喷射了出去,最后虽然她的右手指甲深深的刺入到了凌霄的脖子当中,指甲上带着的毒素也渗透进了凌霄的体内,但是这样并无法杀死凌霄,最多也不过是将他全身上下所有的神经全部都麻痹了而已。

    虽然说凌霄在危机时刻转过了脑袋,她的正脸并没有被毒液所喷着,但是克莱奥的毒液却已经是顺着凌霄的皮肤,直接渗透进了他的毛孔之类,再加上脖子上刺入了毒素,凌霄全身上下的神经已经都被麻痹了。

    现在的凌霄应该是跌入到了海底当中,只有克莱奥敢下海,说不定她就真的有机会亲手杀死凌霄。

    然而克莱奥并没有这样的胆量,此刻的她体内的毒液已经被全部喷射了出去,她就像是一名被脱*光了衣服的女人一样,在夜雨当中瑟瑟发抖,她根本就不敢去下海,因为她担心凌霄仍旧有反抗之力,别的不说,一旦凌霄拥有拉着她一起下地狱的能力,那么克莱奥现在下去,就等于是自己送死。

    她好不容易才依靠着身上的能力从凌霄的剑下脱身,又怎么可能愿意主动送上门去。

    伸手摸了摸脖子上的那层鳞甲,克莱奥长长的松了一口气,说实话,如果不是有这一层鳞甲的存在,她又怎么敢突然暴起,对凌霄发起突袭,如果没有这一层鳞甲的话,他们很可能已经同归于尽了。

    这一层鳞甲拥有非常坚韧的防御能力,哪怕是被子弹击中,被非常强力的反狙击子弹击中,也无法穿透这一层鳞甲,这是凌霄的软剑在突然爆发之下,几乎将这一层鳞甲给搅得很碎,甚至就连克莱奥的脖子上也被割开了一层层皮肤,好在并没有伤及到血管,并不致命,否则的话是克莱奥可真的要后悔莫及了。

    凌霄,克莱奥俯身看向了脚下的海面,海面下没有任何的动静,凌霄的踪影更是无处可寻,他的身体并没有从海面下浮起来,也没有任何逃脱的迹象,这实际上是正常的,因为克莱奥的麻痹毒素已经将凌霄全身上下的神经都被麻痹了,他就算拥有短暂爆发的能力,但是想要从还没想游出来也是不可能的。

    随着时间一点点过去,凌霄始终没有露出身影来,这让克莱奥忍不住有些失望,不能够再等了,如果再继续等下去的话,这次破旧的老船就该彻底沉没了。

    在其他的时候,克莱奥的游泳能力虽然不能算得上多么的出色,但是基本身体素质,她本人的游泳能力还是不错的,但是在现在那个时候,克莱奥却丝毫不敢让自己沉浸水中,似乎有什么莫名的威胁在时刻笼罩在她的身边,说实话,她还是害怕凌霄,害怕凌霄不仅没死,甚至在大海下的某处窥视着她。

    更何况她脚下的这一艘破船,不知道是真的有所破损而导致的海水泄露,还是说是头顶不停下落的雨水的关系,船底的水在不停的上涌,如果再不快点离开,那么很可能她自己就真的陷身在这一片近海当中。

    所以在这个时候,克莱奥也不再有任何的犹豫,就准备催动整艘小船朝海岸边上进发,但是到这个时候,她才尴尬的发现,她手上既没有船桨,也没有撑杆,根本就无法将小船划到岸边上。

    凌霄驾驶这艘老船到现在这个位置,他根本就没有有任何的工具,不,准确的来说这艘老船本身就没有什么船桨之类的东西,或许在多少年前曾经有过,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早就不知道是腐烂干净了,还是说被人拿去当做木柴给烧掉了,所以到了现在这个时候,克莱奥所能依靠的只有她自己。

    克莱奥也是果决的性子,到了这个时候她不再有任何的犹豫,将自己所有的畏惧都压在心底,然后整个人直接跳进了大海中,双手搭在船边上,一边依靠着老船维持着自己的身形,一边推动着老船跑海岸边上进发。

    五海里,整整五海里的距离,克莱奥都不知道凌霄是怎么将老船弄到这么远的位置上来的,五海里的距离,即便是在正规的运动员也无法在这秋冬时节的夜雨中,从这里游到海岸上去,甚至用不了多久,他们的双腿就会直接抽筋,也就是克莱奥个人身体素质出色,再加上不时的在老船上进行休息,这样才最后回到了海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