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冬阳能够清晰的感知到,这些东西,进入到陈老爷子的身体中,对于陈老爷子的身体有着无边的力量。

    这种力量成为一种源泉,让陈老爷子自身的身体机能能够运转起来!

    这个现象,还真的让季冬阳吃了一惊,他怎么也想不到,陈子鸿的名片,对眼前的陈老爷子居然有这样的帮助!

    这是陈子鸿早就给了自己的,风水局也是一直休眠在上面的,因为季冬阳从来都不知道,一点都没有察觉过。

    难道,陈子鸿早就想到了?

    还是说,陈子鸿跟陈从军老爷子,早就知道会有这样的一天?

    季冬阳想不明白这个问题,现在,也没有人给他答案。

    就在这个时候,季冬阳发现,已经落在陈从云老爷子身上的十二枚金针泛起了隐隐的金光,这些金色的光芒,不是季冬阳的封魔诀激发出来的能量,而是刚才陈子鸿的名片里面散发出来的金色光芒!

    很快,季冬阳只感觉在自己手中的金针发出了微微的蜂鸣,似乎要脱手而出的样子。

    这一股力量,很强悍!

    季冬阳完全相信,只要自己将金针送到相应的位置上,这一股力量绝对能够帮助他下针成功!

    因为这鬼门十三针逆行而上,需要的功力,超出了季冬阳的想象,这些,现在,他根本不用担心下针的力气太大,只有不够!

    所以,季冬阳来到老爷子的面前,将金针落在眉心的上方,直接松手。

    “嗖!”

    瞬间,季冬阳就听到了一个十分轻微的声音,那是金针跟空气摩擦的声音。

    再看金针,已经落在了陈老爷子的眉心处,力道正好!

    这样,季冬阳总算是松了口气。

    他终于成功的用这样的方式,把鬼门十三针施展完毕了,陈从云老爷子应该没事了。

    在这一刻,季冬阳真的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他很想直接躺在地上睡一觉,动用了太多封魔诀的能量,他有点受不了了。

    但是,季冬阳还是坚持着,没有任何动作,因为他知道,陈丽就在自己的身边,要是自己有什么异样的话,陈丽一定会担心的!

    “冬阳,冬阳,你快看这里,爷爷已经开始有心跳了!”突然,陈丽万分惊喜的声音传来。

    此刻的季冬阳,已经缓过来了一口气,他转过身来,看了一眼盯着心电图的陈丽。

    “姐,我就说,你应该相信我!”季冬阳的声音很低。

    陈丽这才回头看了一眼季冬阳,这一看,把陈丽吓了一跳,季冬阳的脸色这么难看,简直都没有了血色。

    “冬阳,你怎么样?你没事吧?”陈丽连忙扶住了季冬阳。

    季冬阳勉强露出了笑容:“姐,没事,我只是有点累了,你帮我起针吧,按照我下针的顺序。”

    “好,你就在那边歇着吧。”陈丽的脸上除了感激就是担心。

    季冬阳在她的印象里,是一个连生病都很少的阳光少年,她跟季冬阳认识这么久,从来都没有见过季冬阳什么时候有这样的脸色。

    陈丽也懂中医,所以,她知道该怎么起针,只不过,她实在是不明白,季冬阳给爷爷用的到底是什么针法,她从来都没有见过,而且,这些地方也根本不是穴位。

    但是,陈丽现在没有心思研究这个,她的心思全都在季冬阳跟爷爷的身上,她真的想要两个人马上好起来!

    季冬阳闭上了眼睛,他突然感觉到,封魔剑里面,涌动出来了一股奇怪的力量,有点奇怪,有点冰冷,还有点浑厚。

    但是,不得不说,这些力量落在自己的丹田之中的时候,让他很舒服装居然有一种飘飘然的感觉!

    这种感觉这,真是太舒服了,就好象是躺在云彩上一样。

    很快,季冬阳就听到了一阵笑声。

    当季冬阳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居然在封魔剑里面!

    “我怎么到这里面来了?”季冬阳心里一惊,不知道封魔剑外面的陈丽会不会担心自己!

    “粑粑,你放心好了,外面的你,正好好的坐在那里,还像打坐的样子呢!”正在这个时候,白龙来到了季冬阳的面前。

    季冬阳总有一种叫她二哈的*。

    “是你让我进来的?”季冬阳无语的看着白龙。

    “粑粑,我是跟轻雪,银琦商量过的,你总是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你给我的那么多的奇花异草,我都没有舍得全部炼化掉,幸好留了一些,看着粑粑你刚才的样子,是很享受的哦!”白龙还带着几分自豪的说道。

    也只有这些妖兽,把罂粟称为奇花异草。

    等等!

    尼玛,罂粟?!

    自己刚才那岂不是被这三只妖兽给被动的那啥了?!

    一下子,季冬阳就跳了起来,怨不得,刚才自己有那种从来都没有股的感觉!

    “你们真是会添乱!”季冬阳真的着急了,这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银琦跟轻雪等人完全不明白,季冬阳为什么这么激动。

    没办法,季冬阳只好把这罂粟对人体的伤害告诉了他们,并且一再的叮嘱她们,以后,千万不要这样自作主张!

    三只妖兽听完之后,全都笑了,尤其是白龙:“粑粑,我还以为是什么重要的事儿呢,这个,我们全都知道,既然是我给粑粑用,我自然会注意到这一点了,我们早就把那些对你的身体有伤害的东西给去掉了!”

    季冬阳这才松了口气。

    “行了,你们好好的在这里吧,我出去看看!”季冬阳连忙离开了封魔剑。

    外面,陈丽正在紧张的看看爷爷,又看看季冬阳,脸上一片愧疚。

    就在这个时候,季冬阳睁开了眼睛,冲着陈丽一笑:“姐,不用担心我,我修炼了一部古武心法,刚才是在恢复呢,你看我现在不是好多了?”

    陈丽看着季冬阳的样子,才放心的点点头。

    “姐,现在可以起针了。”

    季冬阳查看了一下陈老爷子的情况,便冲着陈丽说道。

    “冬阳,你继续休息,我来帮你起针!”陈丽愿意为季冬阳做任何力所能及的事情。

    季冬阳点点头:“姐,只要按照我下针的顺序来起针,就够了。”

    陈丽连忙点头,然后,素手抬起来,落在金针上面,一共就十三针,陈丽能够清楚的记得下针的顺序。

    很快在陈丽就将金针起下来,交给了季冬阳。

    当陈丽再回头的时候,原本在床上气若游丝的老人,居然已经睁开了眼睛,缓缓的坐了起来!

    陈丽一时间都没有反应过来,虽然她相信季冬阳的技术高明,但是,也没余高明到这个地步吧!

    刚才,眼看着就要没命了,只是十三针下去,人就没事了?!

    陈丽看着爷爷,满面红光,气息十分稳定,这不是回光返照,这是真正的好转!

    “爷爷!”

    陈丽的眼泪顿时夺眶而出,她现在,真的很后怕,不要说自己晚来几天,就算是晚来一会儿,就有可能跟爷爷阴阳相隔了!

    要不是季冬阳,陈丽觉得,自己会有一辈子的遗憾!

    老人也微笑着看着陈丽,一脸的慈祥:“丽丽,我的好孙女,爷爷真的想你啊,你的日子过得怎么样?”

    “好,好,爷爷,我过得很好。”陈丽一边抹着自己脸上的泪水,一边说道。

    季冬阳并没与打扰他们,只是安静的站在一边,只要陈丽姐不留下遗憾,他也就无所谓了,以后,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变化呢,他不在乎这一时的得失。

    “孩子,我知道,陈家欠了你的,但是,只要你过的好,爷爷就放心了,就算是死,也没有什么遗憾了!”陈从云老爷子拉着孙女的手,有些激动的说道。

    “爷爷,您不许胡说,有我在,您一定会长命百岁的!”陈丽在陈从云老爷子的面前,完全没有了邻家大姐姐的样子,反而成了一个小女孩。

    也许,这才是陈丽真正的一面吧。

    要不是生活所迫,谁都不愿意丢弃自己最纯真的一面,陈丽也应该是这样,在那样的生活条件下,她必须坚强,不然,真的过不下去。

    “爷爷活那么长干什么,老妖精啊!”陈从云老爷子见到陈丽,很显然,十分开心。

    “丽丽啊,难道说,刚才,是你救活了爷爷?”陈从云此刻,眼底划过了一抹惊讶,似乎有点不相信这个事实。

    季冬阳把所有的一切全都看在眼里,自然没有错过这一个奇怪的眼神。

    季冬阳怎么感觉,这个陈从云好像知道,怎么样才能让自己活过来,可是,在病倒之前,为什么不让人去寻找会鬼门十三针的人?

    还是说,陈从云已经交代过,那个陈子峰并没有去找这样的人,只是误打误撞的治好了陈从云老爷子?

    听了爷爷的话,陈丽笑了,她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因为心思全都沉浸在爷爷醒来的喜悦之中。

    陈丽看了看季冬阳,这才想起来,应该跟爷爷介绍一下季冬阳。

    “爷爷,其实,不是我治好的您,是这个人,他叫季冬阳。”陈丽站起来,把季冬阳拉到了爷爷的面前,笑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