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你的师弟,应该错不了,应该会对我女儿好的,因为你……,就是这样长情,很难得。”唐成汐醒过来已经两个多月了,第一次主动说起东方墨的这段情。

    一时间,东方墨却不知道该怎么回应了。

    唐成汐却在心中不断的说道,东方墨希望你下辈子不要遇到我,你一定要做一个潇洒不羁的江湖侠客,风华无双,华夏神医,独占鳌头,那才是真正的东方墨!

    此刻,季冬阳已经离开了戴氏集团,不再想师兄了,直接拨通了鬼步的电话。

    鬼步接到季冬阳的电话之后,笑着说道:“这段时间,江州市很安全,所以,我就让许雷他们多盯着,有事的话,可以给我打电话,我找了个地方修炼。”

    因为季冬阳离开江州市的时候,是把戴雨晴等人的安全交给他的,他自然要解释一番了。

    季冬阳丝毫没有想要怪他的意思,只要戴雨晴等人全都好好的,就说明鬼步等人是花了心思的!

    “你在什么地方?我们见个面吧,见面再谈。”

    鬼步痛快的报出了自己的地址。

    当季冬阳按照鬼步的指点来到他所在的地方的时候,不禁无语的看着鬼步!

    鬼步居然找到了一个天然的山洞,这个山洞里面是厚厚的冰层!

    置身其中,寒冷无比。

    季冬阳真不知道鬼步是怎么找到这个地方的,这山洞也太隐蔽了!

    “有什么事情吗?冬阳?”

    “我马上要去秋城张家,我想你跟我一起去!”季冬阳看着鬼步说道。

    “秋城张家!”当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鬼步的脸色僵了一下,这个地方,是他不愿意触碰的地方,这是他心中的隐痛!

    他实在是不知道,自己要是再回到那个地方,会不会忍住自己的冲动!

    “对!”

    季冬阳的回答,打扰了鬼步的思路。

    “为什么要去那个地方!?”鬼步问道,声音中,已经有了几分躁动不安。

    “因为,张家有一个镇宅之宝,叫做海莲花,现在,陈丽中毒了,她需要这个东西,我必须要去张家一趟,反正是去一趟,正好把你的事情解决一下!”季冬阳说道。

    “我怎么没有听说过?”鬼步诧异的说道,“我从来没有听说过,张家有什么镇宅之宝!”

    季冬阳摇了摇头:“看来,你真的在张家并没有什么地位,连丽高国都知道了,我们要是下手晚了,没准就要被丽高国的那帮孙子抢在前面了!”

    “真的吗!你的消息准确?!”鬼步沉沉的说道。

    季冬阳点点头:“这关系到陈丽的生命,这消息十分可靠,就是丽高国异能者组织里面的人告诉我的!”

    “你跟那里面的人认识?!”鬼步皱眉问道。

    “阴差阳错认识的,你不要管那么多了,现在,你把你知道的关于张家的情况,跟我好好说说!”

    鬼步沉默了片刻,说道:“能给我点时间吗?晚上,许雷的地下赌场见。”

    季冬阳没有着急,反正他还要去找张静,怎么说,张静也是张家的人,季冬阳会征求一下张静的意见的。

    或者,鬼步需要酝酿一下,当年的经历,一定给鬼步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影响!

    “好,晚上去许雷的地下赌场,到时候再说。”

    “好!”

    季冬阳收了电话,便直奔自己的别墅。

    到了别墅,李思萱正在院子里看着花草,追着蝴蝶,她变成了一个天真的小女孩。

    这是季冬阳愿意看到的。

    大门一响,李思萱回头,看到季冬阳回来了,便像一只花蝴蝶一样冲着季冬阳跑了过来!

    “你回来了!”

    季冬阳一把抱起李思萱,心底感觉暖暖的。

    “就你自己在家吗?”季冬阳看了看冷冷清清的别墅。

    “是啊,你是不是想那个张静姐姐了?”李思萱笑着问道。

    季冬阳确实以为,忙了一夜的张静,现在应该回来了,可想不到,她居然现在还没有回来!

    季冬阳决定不等了,还是去警局看看!

    跟李思萱交代了两句,季冬阳一脚油门离开了别墅,直奔江州市特警队。

    江州市特警队里面,还是跟以前一样,人来人往,每个人都很忙碌。

    但是,今天,人们好像特别忙!

    季冬阳把车子停在路边,直接走进了特警队。

    特警队的警察们,几乎全都认识季冬阳,季冬阳也十分友好的跟他们打招呼。

    跟张静很相熟的一个警察看到季冬阳来了,不禁诧异的问道:“季先生,你来这里干什么?”

    “当然是来找你们张队长的了,昨天她一夜都没有回去,这女人,一忙起来,就不顾休息!”季冬阳嘴里虽然是这么说,但是,他还是十分心疼张静的。

    可是,这个小警察脸上的诧异更加浓烈了起来:“季先生,难道,你不知道?”

    “知道什么?”季冬阳不由得心情有点紧张了起来,他意识到,张静一定是出了什么事情了!

    “张队长已经辞职了,难道没有跟你说吗?”小警察并没有卖关子,只是奇怪的看着季冬阳问道。

    “什么?辞职?”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昨天,季冬阳刚刚回来的时候,张静什么异常都没有,接了个电话,还穿上警服走了呢!

    “什么时候的事情?为什么辞职?”

    看着季冬阳真是一点都不知道的样子,小警察叹了口气,说道:“张队长三天之前就辞职了,据说是家里面有人给安排了婚礼,回家结婚去了,局长本来想要留下张队长,让她结婚回来之后继续在这里工作,但是,据说张队长嫁的是豪门,所以,她索性辞职了,应该是马上就要过那种阔太太的生活了吧。”

    小警察一口气说清楚了自己知道的情况,季冬阳可有点受不了了,张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会这样?她怎么没有跟自己说一个字呢!

    张家!

    她一定是回到张家了!

    虽然张静说自己是出来寻找害了自己妹妹的凶手,但是,她这么多年也不回去,应该跟家里的关系也没有那么好。

    现在,家里突然给她安排了一场婚礼,实在说不过去,她喜欢的人是自己!

    尽管他们之间并没有发生任何实质性的事情,但是,他已经认定,张静就是他的女人!

    “谢谢你!”

    季冬阳心思百转千回之后,冲着这个小警察道谢之后,转身就走。

    只剩下站在原地的小警察,小警察苦笑:“但愿你能够把我们的张队长给追回来,我们需要这样的队长,豪门的生活,根本不适合她!”

    这可能是特警队所有人的心愿吧!

    季冬阳开着车子,飞驰在公路上,一边给鬼步打电话,一边往许雷的地下赌场。

    “鬼步,你立刻到许雷的地下赌场,有事情发生!”

    “我还有几分钟就到了!”鬼步听的出来,季冬阳,很着急!

    在地下赌场的一个豪华雅间里面,两个人见了面。

    “发生什么事情了?”

    “张静回了张家了,被人安排了婚礼,这一定不是她愿意的,所以,我一定要带她回来!”季冬阳开门见山的说道,“所以,现在,我需要,你把你知道的关于张家的资料给我!”

    听了这句话,鬼步的心也是咯噔了一下,当年,他没有找到杀害张静的妹妹张宁的人,张宁死的那么惨,张静从那以后,就满世界的找他,他也躲了那么长时间,其实,她们的目的是一样的,都是想要找到杀害张宁的人!

    所以,鬼步有一种直觉,那就是,张静回去,并不是接受家族安排这么简单!

    “冬阳,你冷静点,我也有消息带给你。”鬼步沉沉的说道。

    “你说吧,现在我很冷静。”季冬阳盯着鬼步说道。

    “虽然我从来都没有回到过秋城,但是,秋城的一切事情我都知道,张静回到秋城张家,并没有那么简单,她一定有别的目的,秋城的两大家族,张家跟杨家,马上要联姻,婚礼就定在半个月之后,据说是盛世婚礼,我觉得,这个婚礼就是为张静准备的!”

    “半个月?”

    季冬阳很快就抓住了最重点的部位。

    鬼步点点头。

    “所以,你还有时间。”

    季冬阳明白鬼步的意思,长长的出了一口气,然后冲着鬼步说道:“就算是明天,我也会去阻止,只不过是变换一个顺序而已,我不怕困难,现在我们有充足的时间,我更加不担心了!”

    有封魔剑在手,季冬阳绝对不会怕的,张家,完全不在话下!

    “秋城之中,存在两大家族,一个是张家,这是传承了几百年的世家,但是,在如今这发展迅猛的社会中,渐渐的没落了,秋城杨家属于后起之秀,不过,崛起也有快四十年了,据说是借着华夏国历史上有名的改革开放才崛起的。”

    “张家全都是很传统的产业,重头戏是房地产,而杨家则不同,他们的产业很复杂,多数是娱乐公司,现在,也有很多网络平台,发展迅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