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十二个时辰的时间还没有过去,那个美女妖兽给他的功力还在,所以,现在,季冬阳能够清清楚楚的通过自己心脏中的蛊王,感知到,郑紫怡身体中的蛊正在泛滥,已经造成了身体器官的大面积损伤。Ωヤノ亅丶メ....

    小警察在听到季冬阳这句话的时候,便只好让开了道路,他不得不承认,季冬阳就算是有点违规,但是,也是在帮助他!

    不然的话,他也不会告诉他的助手,季冬阳来了,就让他进来。

    “季先生,你真的有办法?我总感觉,这个女人有点不简单。”

    这个小警察虽然让季冬阳走进了红色警戒线的位置,但是,紧紧的跟在季冬阳的身后,并没有离开。

    “我知道你不是普通的警察,我也知道,你有点古武的底子,但是,这件事,你们最好别掺和,这不是你们能管的事情。”季冬阳停下脚步,看着这个警察说道。

    小警察没有想到,季冬阳会这样说话,而且,还说的这么的直白。

    “季先生,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帝都还有我们警察不能管的事情?”警察有点不高兴了。

    季冬阳也不知道该怎么评价这个警察好了,他有这样的工作热情,是很不错的,可是,这个世界真的是太复杂了,涉及到这方面,并不是他一个拥有古武的警察就能搞定的!

    所以,季冬阳摸了摸下巴,说道:“萧启风你知道吗?”

    “季先生,你还认识萧启风?”小警察似乎对萧启风这个名字,十分尊敬,就连表情都严肃了不少。

    毕竟,萧启风的身份在那儿摆着的,不可撼动。

    不过,从这个反应也能让季冬阳知道,这个小警察的身份,也没有那么简单。

    只不过,他现在并不想说破而已,就当没有发现。

    看到小警察的这个反应,季冬阳点点头,随手把手机掏了出来,拨通了萧启风的电话,然后,直接转交给小警察:“你有什么问题,自己问问萧启风吧。”

    小警察诧异的拿过电话,已经接通了,电话里面,传来了萧启风的声音。

    小警察愣了片刻,经过询问之后,确认对方真的是萧启风的时候,带着无比的尊敬,还是把刚才的事情给说了一遍,萧启风只给他说了一句话:“他要是不让你插手,你就不要插手了,他的身份,是你想象不到的,是为国家所用的。”

    萧启风只是告诉警察这个结果,然后,便让他把电话交给季冬阳。

    季冬阳一直在环抱双肩看着。

    不然,等一下自己要对郑紫怡做的事情,这个警察是一定不会同意的。

    电话回到了自己的手中,萧启风只是询问季冬阳有没有什么事情找自己。

    季冬阳也能够明白,其实,这个萧启风只是对自己很客气。

    “萧先生,我只是想要你的这个手下相信我,没办法才打扰到你的,我现在有很着急的事情,我们以后再说。”

    眼看着那个郑紫怡就没救了,季冬阳真的没时间在这里浪费。

    “好的,季先生你忙。”萧启风也快速的收了电话。

    然后,季冬阳再也不看一眼这个小警察,便径自走向了郑紫怡。

    这个女人虽然可恶,但是,现在季冬阳却不能不出手。

    这个女人的身上,也有蛊,只不过,她自己不知道,这种蛊,也是一只处于卵的状态,可是现在,不知道为什么,一下子就这样爆发了!

    现在,郑紫怡浑身的蛊已经开始攻击她的心脏了,她浑身抽搐,不断颤抖,但是,却根本不能发出一丝声音,就好像声音被屏蔽了一样。

    和这个画面,十分的恐怖。

    “你现在有什么办法?”

    “都说了,叫我小公主!”

    季冬阳都急的火上房了,这个家伙居然还是在这里纠正这个问题!

    季冬阳真是给跪了,只好说道:“我的小公主,你快点让这些蛊死去,我还想要问问这个女人的情况呢!”

    “哎,你可能来晚了,她的脑子已经受损了,就算是封魔诀,或者是一线金针术,也不能治好她了。”蛊王无奈的说道。

    “你能不能先执行我的命令?”季冬阳真的无语了。

    “他们已经死了,主人你真是的,现在,我已经可以随心所欲了,难道,还能让你有什么感觉?主人你的灵魂修为已经提升了,只要认真感受一下就够了啊!”

    “咕噜……”

    季冬阳不禁狠狠的吞咽了一口口水,灵魂修为刚刚提升,他好像还有点不适应呢!

    心思一动,季冬阳便感受到,郑紫怡身上的蛊,正在消失,别看这东西如此的诡异,被种下蛊的人会痛不欲生,可是,一遇到蛊王,这些蛊居然可以消失殆尽!

    可是,郑紫怡的身体被蛊肆虐之后,真的已经无法施救了,就算是季冬阳现在用尽平生所学,都无法让她恢复。

    但是,现在,却不能让她死在这里,因为这是夏子珊的演唱会!

    所以,季冬阳手掌一动,数道金线便飞了出去,落在了郑紫怡的全身。

    手掌中,内力涌动,郑紫怡身上的衣服也瞬间碎裂开去。

    季冬阳必须将自己的封魔诀的力量这样直接推入她的身体,而她身上的那些衣服,根本无法承受这样的力量。

    小警察的眼底动了一下,要不是因为萧启风的那个电话,现在的他,一定会出手阻止季冬阳的。

    可是,这个人拥有这样的身份,也不会对一个这样的女人有什么其他的想法。

    几分钟之后,郑紫怡已经平静了下来,脸色也渐渐的红润了起来,但是,她的浓妆可就无法继续被吸合在脸上了。

    就连季冬阳都有点奇怪,这个女人,到底是化了多浓的妆?

    因为好像整个要脱落一层皮!

    就连这个小警察也是很好奇起来。

    季冬阳不知道为什么,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伸手,将郑紫怡脸上如同面具一般的东西拿下来,当郑紫怡真实的面目出现在眼前的时候,吓得季冬阳都往后退了一步。

    因为,郑紫怡的脸上,密密麻麻的全都是伤口,就好像无数的虫子趴在脸上一样。

    这些伤口,很显然,都是用十分锋利的东西划开,然后,又缝合的,因为,那些阵脚,也是十分明显。

    到底是谁,对这个女人做了这样残酷的事情?怨不得她无论什么时候,出现在人们的面前,全都是一脸的浓妆,其实,她貌似也是一个受害者。

    季冬阳连忙将手中的跟面具一样的东西重新罩在了郑紫怡的脸上:“她早已经成为了一枚棋子,我们谁也不知道她背后经历了什么,但是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不要让邹佳坤以及她的女儿知道!”

    小警察似乎也明白了季冬阳的意思,在郑紫怡有意识的时候,她选择了让邹佳坤恨她,甚至再也不要想起她,也许,是刻意为之吧。

    有这个警察亲自负责这件事,季冬阳自然不会担心。

    现在,这里并不是处理这件事的地方,还是换个地方比较好,因为夏子珊跟邹佳坤马上就要回到后台了,郑紫怡的这个情况,是绝对不能让这两个人看到的!

    就让他们维持他们的幸福吧!

    夏子珊跟邹佳坤回到后台的时候,连同那个主持人,全都被警察带走了,这个插曲,是夏子珊跟邹佳坤不愿意提起的,所以,他们只是在说着演唱会的事情,就连夏子珊工作室的人,也是在恭喜着两个人。

    “季先生,真的谢谢你,让我们能够这样在一起,今天晚上的庆功宴,您不能缺席!”夏子珊来到季冬阳的面前,很有礼貌的说道。

    季冬阳却看了看这两个人,微笑着说道:“夏小姐,邹先生,能这样见证你们的感情,我真的很开心,因为刚才警察那边还有点事,所以,我不能参加你们的庆功宴了,我已经当你们是朋友了,所以,我们之间,就没有必要客气,我先走了!”

    季冬阳并没有给这两个人继续劝解的机会,便离开了会场。

    小警察临走的时候,已经告诉了他地址,季冬阳打了辆车,便直奔这个地方。

    这个小警察的办公场所很奇怪,居然是城郊的一个城中村。

    按照地址找到这个地方,季冬阳打发了出租车,才敲了敲门。

    里面的那个人小警察看到季冬阳,便连忙打开了门。

    里面,只有他一个人。

    “那个女人怎么样?”一见面,季冬阳就这样问道。

    “身体情况还是不错的,但是,却一直在说胡话。”小警察倒是很痛快。

    “你叫什么名字?”反正这个郑紫怡已经这样了,他也没有必要着急了,便直接跟这个警察攀谈起来,不然,只有他们两个人,不知道人家的名字,真的很不方便。

    “我叫陆语鹄,我的朋友们都叫我路虎。”

    “你这名字真不错。”季冬阳点点头,“我去看看这个女人的情况,看看能不能问出点什么。”季冬阳指着里面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