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青犹豫了片刻:“我也说不好,我也快两年没有见到风一笑了,你也知道,他这样的人,一天不见,实力都可能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更不用说是一年不见了,现在他的实力,恐怕已经成长到一种非常恐怖的地步了。Ωヤノ亅丶メ....”

    恩!

    巫伽微微点头:“快了,等到了六脉会武的时候,就可以知道,谁才是我们天脉的代表了。”

    “是啊,真的快了,不过最近天脉也不安宁啊,谁也不知道在六脉会武之前,到底会发生什么事情。”

    “你们说的是凤麟山吧。”南宫西元说道。

    他刚刚虽然一直都没有插话。

    但他也是这个级别的存在,所以他也有权和这两个人正面对话的。

    “对啊,凤麟山可是一个大问题,而且听说清府那边也出事了,大批的妖族进攻,虽然那边只是一个点,但如果妖族翻身的迹象出现的话,就可能产生连动反应,一旦整个天面所有的妖族全都爆发的话,那可就是一场真正的灾难了。”南宫西元说道。

    “你们想的太多了,妖族现在内部问题非常严重,他们不可能爆发的,清府那边是因为他们自己招惹了妖族,所以才会出现妖族大爆发的情况,在天脉,除非天妖万霖复活,否则,妖族根本就不可能再联合起来。”巫伽非常自信的说道。

    “天妖万霖现在还是被封印的状态,那可是辉月的封印啊,他们破不开的。”燕青说道。

    辉月。

    那才是真正的传说。

    三川六脉的传说。

    如果没有辉月。

    那就没有三川六脉。

    是辉月打下来的三川六脉。

    也是辉月开创了三川六脉的辉煌,虽然他已经死亡了,但他留下来的辉月宝藏,也是整个三川六脉,最大的宝藏。

    谁都明白。

    不管是谁获得了辉月的宝藏。

    那都可能会出现第二个辉月。

    就算是那个人不能达到当年辉月的巅峰状态,但也一样是三川六脉的高手所无法想象的强大。

    那是一个。

    完全凌驾于三川六脉之上的强者。

    真正的强者。

    一个所有人都不得不承认的存在。

    不过。

    这样的人已经死亡了。

    如果他不死,三川六脉所有的势力都会感觉到恐惧。

    因为他是一个拥有可以灭掉三川六脉任何一个势力的人。

    “说远了,不管是天妖万霖,还是辉月,都不是我们现在应该考虑的问题,我们现在应该考虑的问题,应该是那个贪狼大帝啊。”巫伽说道。

    他认为。

    这个贪狼大帝既然敢直接攻打人门。

    那他就一定有底牌。

    而且是什么强大的底牌。

    到了他们这个级别的人,不可能是傻子。

    既然贪狼敢那么去做,就证明他一定是有底气的。

    所以说。

    虽然他们有三个仙之力破万点的人,但如果不小心中招的话,也可能会出事的。

    “怕什么,我们都是不死之身,他贪狼手段再怎么多,又能将我们怎么样?”南宫西元非常随意的说道。

    在他看来。

    三个打一个。

    这是百分之百可以获胜的。

    如果他们三个打一个都赢不了的话,那只能说他们三个太蠢了。

    所以。

    现在他们要做的事情很简单。

    那就是赶路,到了那里之后,直接灭杀所谓的贪狼大帝就可以了,只要可以灭了贪狼大帝,那其他的事情就全都好说了。

    至于贪狼大帝的那些手下。

    根本就不够他们塞牙缝的。

    这一次。

    南宫西元带来了十万手下。

    巫伽也带来了五百多名手下。

    虽然巫伽带来的人少,但他带来的都是精英。

    而且这次的讨伐。

    得到了上百个势力的响应。

    这些实力,多多少少都派人过来了,只要赶得上的,全都来了,有的势力派过来的人少,只有十个左右,但这些人势力都很强。

    有的势力更是派过来上万人。

    此时。

    他们的队伍总人数足足有六十多万。

    可以说。

    这么多的人,想要灭掉幽冥峡谷,简直就是轻而易举啊。

    他们已经调查过了,幽冥峡谷一共也才只有一千多个人而已。

    六十多万。

    对一千人。

    这还用说吗?

    完全是单方面倒的局面啊。

    “不要太盲目了,虽然我们是不死之身,但这些年来,你也知道,可不是所有仙之力破万点的人都没死的,我们知道的,这万年来死掉的最少就有两个了。”巫伽认为,千万不能大意。

    虽然他们号称是拥有不死之身。

    但他们并不是真正的无敌,并不是真正的不死。

    这一万年来。

    也有两个出名的仙之力破万点的高手死亡。

    虽然那两个人的死亡都是非常蹊跷的。

    但还是可以证明。

    仙之力破万点的人,如果不小心,一样会死掉。

    “我知道了。”南宫西元非常耐烦的说道,虽然他对燕青非常的恭敬,但他对巫伽的态度却不用那么好。

    他又不是靠巫伽吃饭的。

    “懒得搭理你。”巫伽看到南宫西元的样子,也是直接扭过头去。

    “好了,好了,都多大年纪的人了,怎么还跟两个孩子一样在斗气啊。”燕青也是一笑:“我们接下来,是要小心一些,这次不是有几百个势力响应吗?到时候直接让他们先冲锋,让他们给我探探幽冥峡谷的虚实,然后再进攻,最好可以先将贪狼大帝的手下抓起来,用他们威胁贪狼大帝。”

    “你觉得,到了我们这个级别的人,手下的性命还能用来威胁我们吗?”巫伽说出了一个现实的问题。

    没错。

    到了他们这个境界的人,确实是不会用自己的性命去换手下的性命。

    “他不一样的,他能去我们人门救人,这就足以证明,他还是有点小家子气的,而且到时候我们只不过是要让他分心而已,不需要真的让他自杀,只要他分心了,我们的机会就大了。”燕青的脸上露出了一丝丝阴邪的笑容。

    “不愧是燕青长老啊,这个主意好,到时候,我们就一起趁机灭掉这个贪狼大帝,幽冥峡谷,就是他的葬身之地。”南宫西元直接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