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续三天曲踱都没有与他说过话,无论是发微信消息还是语音视频,都没有过。许临也没有主动说过,白天他给自己种的花浇浇水,施施肥,晚上他一个人窝在沙发上看着搞笑剧,时不时笑的肚子疼。

    睡觉的时候,他已经不在等待曲踱的视频了,也不用担心*点早睡到时候曲踱发视频过来他是一种没睡醒的状态了。

    许临睡得很舒服,从九点睡到早上六点起床运动,过的很充实,然而一颗心却是越来越沉。

    被绿值每天都在一点点的增加,加上今天,曲踱已经去了国外两个星期了,他们两个人已经一个星期没有任何联系了,许临也不相信明天曲踱就会回来。

    晚上九点多,他并没有早睡,而是拿着手机等,果然在十点的时候一个准时的视频扣了过来。

    许临没有犹豫,接通了,目光淡淡的盯着手机屏幕,一脸面无表情。

    曲踱的心情似乎比上个星期他们通视频的时候还要好,许临看着他唇角溢出的笑容,觉得一阵脑壳疼。

    纠结,疯狂,折磨……这任务对于他来说就像是要牺牲自己才能完成的一般。

    “我这边有事没处理完,要推迟半个月才能回去。”曲踱盯着手机中的人,温柔的道。

    看着高达95%的被绿值,许临皱起眉头,也没有拐弯抹角,直接坦白道:“人呢?”

    他向来不喜欢遮遮掩掩,有事必说,不是那种把所有事烂在心里自己琢磨琢磨到发疯的那种人。

    因为这种性格,许临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个很薄情的人。

    “什么人?”曲踱身体瞬间僵硬住了。

    许临说:“和你在一起的人呢?”

    被绿值这么高,他也很好奇是什么人吸引了曲踱的注意力,才导致他分了心,这数值变化这么大。

    除了对待自己,曲踱对待任何人都脾气不怎么好,甚至常常阴沉着张脸,十分的吓人,公司里的员工没有对他不存在畏惧的。

    曲踱没说话,只是黑沉沉的眸子一直透过屏幕盯着许临,似乎想要用那双眸子看清他到底是怎么知道的。

    “我又不是什么不通情达理的人。”许临说:“说出来大家都好受。”

    一开始接受任务并没有说过任务失败了会如何,许临想,这个任务如果自己努力了那么久也失败了,那也没办法,失败之后有任何惩罚他也甘愿接受,毕竟是他做任务做的不行。

    “许临,我想你是误会了什么。”曲踱低声道:“我在这边……”

    “曲哥,我们老板叫你过去商量一下后续发展呢。”开门的声音响起,来人似乎并没有注意到曲踱在开视频,直接走到他身边并排坐下,一脸笑意的盯着曲踱看。

    当看到那张脸的时候,许临一怔,似嘲讽的笑了,“曲踱,你这样没意思的。”

    那张看起来神似他的脸,性格却完全跟他相反的男人,他看了心里只有一个感觉。

    厌恶。

    这是找替代品吗?

    ——

    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