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从未如此低声下气的说过话,也从未如此哀求过人。

    长久居于高位,他是冷血的、阴晴不定的、永远都是睥睨别人的,他从来不会放下自己高高在上的身段说出过任何求人的语气。

    这是他第一次,放下所有,柔声细语的让许临原谅他,语气中夹杂着的小心翼翼让许临睁开眼看了他一眼,欲言又止半响才道:“你没必要这样。”

    被绿值:1%。

    许临又闭上了眼睛,被绿值只差1%了。

    其实他原本应该很高兴的,可是如今的心情又沉又累,没有半分高兴,反而满满的都是疲惫。

    不知道为什么这么累,也说不出为什么那么压抑,就好像哪里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发生了改变。

    明明一开始不是这样的,只是做任务,他却感觉自己好像付出了很多,连抽身都让他觉得来不及了。

    “你要怎么样才能原谅我。”曲踱沉默半响,认真的开口。

    他一脸的温柔,眼角眉梢的宠溺显而易见,就连那平日里藏尽了寒芒的双眸此刻也只有一片柔情。

    许临睁开眼就后悔了,他不该看到曲踱这样的神色,一看到他就提不起来任何气了。

    本就没有多生气,再说他现在在做任务,哪怕他在有什么小脾气,任务最大。

    更何况,说到底怨恨过后就剩下了平静。他只是稍微有点疲倦了,也懒得去计较那么多,现在见曲踱这般模样,抿唇道:“你以后不能强迫我做那种事。不止那种事,我不希望你强迫我做任何事。”

    “好。”曲踱猛的握住了他的手,保证道:“我绝对不会再强迫你做任何事,那一次是醉酒,我分不清。”

    许临偏开脑袋,他当然知道那一次曲踱喝醉了酒,连自己在做什么都不知道,甚至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才会强迫他做那样的事情。

    那一句许临我好爱你,就像是魔咒一般在他耳边不断地回荡着。

    他现在并没有在对曲踱有什么怨恨之心,只是发生了那种事,他有一些……不愿意去面对。

    不愿意面对因为他说的那些话,而心脏加速跳动的感觉。

    “吃一些粥好吗?”曲踱温柔的问。

    许临点了点头,神色比之前好了很多,曲踱立刻把放在护士小姐那里加热的粥端了过来,亲手喂许临喝光了。

    他将碗放在一边,从口袋中拿出许临手腕上的表,重新给他戴上,随后看向许临。

    漆黑深邃的眼眸中倒映出他那张苍白的脸,许临被他灼热的目光盯的十分不自在,刚想开口,就听到曲踱低声问:“那天晚上很疼吗?”

    许临沉默了,转开目光没有说话,拒绝回答这个问题,只是耳根子隐约见了红,眸底满是羞赧之色。

    他已经无法去回想那天晚上他的叫声了,只要一去想,脸颊就是滚烫一片。

    没得到回答,曲踱也不急,只是一遍一遍的重复着,“我以后不会那样对你了……许临,等你好了我们就去外国结婚好不好?”

    许临瞬间看向他,目光微微闪烁,“你认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