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本王记得六弟对救命恩人风清溪也做过这样的事情是不是?啧,这突然之间本王特别想看那样的景象,不如六弟与本王的三个奴才配合配合?当着本王的面来一场?”

    洛长川从一开始便是薄唇抿成一条线,面无表情的模样。听到梁王的话,只是看了那三个奴才一眼,波澜不惊的眸子让三个奴才瞬间被吓白了脸。

    “殿下,这万万不可。”

    让他们那般对待洛长川……

    三个人只要一想象那种场景,感觉的浑身的血液都要沸腾炸裂了。

    那可是洛长川啊,被人尊敬,高高在上的太子殿下啊。

    他们只是小小的奴才,低贱到宛如被人踩着的泥巴。

    这天壤之别……

    “有什么不可?”梁王不耐烦道:“你们不愿意做,本王就让人来做你们,六弟看着,自己选择。”

    “殿下……”李良害怕的唤了一声,怎么都下不去手。

    “你们害怕?别害怕,本王的六弟乖的很。毕竟如果他不乖乖的,被你们欺辱的对象就是他的救命恩人风清溪了。本王的六弟不会让救命恩人受欺辱的,对不对呀,六弟?”

    目光落在那抹满身都是鲜血的瘦弱身影上,梁王嬉皮笑脸的开口道。

    洛长川缓缓站起身,唇角忽的上扬,露出一抹淡淡的笑:“三哥既然都不怕污了眼,那孤自是没什么话说的。”

    梁王已经警惕了起来,听到他说的话,蓦然僵硬在了原地,整个人不知为何有一些咬牙切齿:“六弟你对自己可真狠啊,本王还以为你会选择牺牲风清溪呢。”

    “都说了孤怎么会向三哥一样呢。”修长白净手指慢慢的解开了外衣,俊美如斯的一张脸带着温浅的笑,在地牢火光的照耀下,令人有一种说不出的畏惧感,也让人心动到了极致。

    他看着那三个奴才,清冷俊美的模样犹如谪仙般不染凡尘,似根本不在乎自己被如何对待:“想怎么玩?”

    那话语平静的不夹杂任何感情,甚至还带着似有若无的撩拨,一句话瞬间让三个奴才都瞪大了眼睛,目光火辣辣的盯着他。

    这可是他们连碰都没资格碰,只能拿命去尊敬的太子殿下啊。

    李良舔了舔干裂的唇瓣,想到那些场景便觉得一阵口干舌燥。

    没有人会拒绝这种机会,哪怕他们步入的是深渊,在此刻也没办法阻止自己。

    因为这深渊带着致命的诱惑。

    被指使侮辱一个皇家,这可谓是一个奴才的荣耀。

    被扑倒在地的那一刻,洛长川一生的清寒与傲骨似乎被蒙上了层层灰尘侵染。

    在此时,他不再是平日里冷着脸没有任何感情的高贵殿下。

    在梁王的眼里,他是一个供他观看,任凭羞辱的玩具。在李良三个奴才眼里,他是一个可以让他们又惊惧又爽上天的美人。

    除了之前那温浅的一笑,他的神色再也没有任何变化,只是在被人肆意侵犯之时,阴寒的眸子只有数不尽的杀机。

    一具身体而已。

    —

    你们不要说我虐了,我也心疼(ノ???δ???)ノ。

    也别问我为什么这么写……大纲早就写好了,剧情不会更改的,虽然我很怕你们骂我,但这个世界就是虐的。

    不喜勿喷。

    等下个世界小甜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