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就躁动万分的士兵听到洛长川的话有一瞬间的安静,随后才纷纷回过神来,接二连三的询问声立刻响起。

    “是啊,将军,为何退兵?”

    “这不是让后人以为我们怕姜军吗?”

    “姜军欺人太甚,野蛮粗鄙,我等怎能退?”

    “我等不惧死亡,早已经将生死置之身外,能为大泱战死,死得其所!”

    “……”

    震耳欲聋的声音最后汇集成了异口同声的“杀呀!”

    庆元将军沉声喝道:“这是命令!我已让人去禀告陛下,陛下知道了也会同意。你等就如此急着送死?上有老下有小,你们就没想过他们吗?你们死了,他们怎么办?退兵!所有人立刻回皇城复命!”

    已有人被说的动了心,还有少数人依旧搞不懂庆元将军的想法,站在原地将目光投向了洛长川,等待他的命令。

    “将军要退便退。孤不喜欢缩着尾巴,所以不能未战先败?”手指在剑柄处来回摩挲着,洛长川笑吟吟的开口,丝毫不担心庆元将军的退兵。

    “殿下,这不叫未战先败。”

    “将军要走便走吧。哦,对了,有一个人,就麻烦将军拖回去了。”洛长川面容淡淡的拍了拍手。

    清脆的巴掌声消失在呼啸而过的风中,庆元将军眼皮子疯狂的乱跳起来,刚想问什么人,就看到众多士兵身后有一人拖着什么东西而来。

    距离的近了,庆元将军才看清楚那是舟回,而他手上拖着的……是一个人。

    一个已经完全算不上人的人。

    但尚可分得清那张脸是谁。

    庆元将军虎躯一震,声音都变了调:“寒儿!”

    舟回拖着那骨头尽数被打碎的人快速的走到了洛长川身边,将手中的人随意的扔在了地上。

    唏嘘之声瞬间在周围响起。

    瘫在地上完全没办法动的洛疏寒只能大口大口的喘着气,除了一张脸还算完好无损,他的身体没有一处好的。

    脚腕与手腕处的青筋被挑出来,暴露在外面,手脚因为骨头都碎了的原因,被扭曲成了各种形状,此刻无力的混在泥土中。

    他身上只穿着一件遮住下体的半截裤子,其他全数裸露在外。所以很明显就可以看到他的身体到处都是用针与红色的线缝出的奴与贱字。

    不仅如此身上大量皮肤都有烫伤的痕迹,大腿处甚至还有一堆密密麻麻的水泡,不难想象,当时应该是有什么滚烫的东西泼在了大腿上。

    洛疏寒呜咽的躺在地上,说是一个人,不如说是几乎没有骨头的人皮,哪里还有半分人的模样。

    庆元将军被那些痕迹扎的眼睛生疼。

    那些伤口都被撒了白色的粉末,鲜血流不出来,才得以让洛疏寒继续苟延残喘的活着。

    舟回面无表情的拿出一个黑色的盒子,郑重的递给了庆元将军:“这是我们殿下送给将军的礼物。”

    庆元将军双手颤抖的接过来,在洛长川与舟回的注视下慢慢的打开了盒子。

    在看清楚里面的东西时,庆元将军瞳孔猛然一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