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临默默的捕捉到他这些话中最重要的那一句对不起,抬眸望着他那张平日里总带着桀骜不驯,此刻却满脸别扭的脸,不禁一笑,“来了就好。衣服是扫马路的大妈回家的时候见我冻得慌给我的,不过我给钱了,应该算我买的吧。”

    他脸颊与鼻尖都被冻得微红,单薄瘦弱的身体裹在宽大的破旧外套下,他一边说着话,一边缩了缩脖子。

    苏行说:“又脏又臭的,脱掉。”

    许临迟疑了一下,还是脱掉了那件衣服。

    这衣服的味道确实不是很好闻,有一股子油烟味,还有一种腥臭味,当时的他早就被冻得呼吸都是冰冷的了,根本闻不到那味道。

    苏行立刻把衣服丢的远远的,回头一看,许临被冻得肩膀抖的不行,还是极力的忍耐着,咬紧牙关,站的笔直。

    他顿时一阵懊恼,脱下身上的外套,披在他身上,把他往马路拽去,“老子真他妈是服了你了。”

    虽然是这么说,他的嘴角却是忍不住微微上扬了一下,即使身体冰冷的不行,心里也有阵阵暖流不断地划过。

    真是个蠢货。

    “你穿吧。”许临把外套还给他,“你叫我过来有什么事吗?没事的话我就走了。现在已经很晚了,再不回去的话,明天我就起不来了。”

    他把外套还给苏行,下一刻却被苏行强行用外套裹住了上半身,不断地往前扯着。

    “门卫不是在吗?你怎么不去门卫那里等?”

    “很晚了,他睡了。”闷闷的声音从外套下传来,许临走的跌跌撞撞的,因为看不清楚路,下意识伸出手抓了几下,最后抓到了苏行的衣角。

    刚刚拦下一辆出租车就感觉身体有了一些阻力,苏行回头一看,就发现自己的衣角被许临扯住了。

    他拿开许临的手,把他按进了出租车中,才把外套解下,不由分说的给他穿上了。

    车门紧闭,他看了眼目光奇怪的司机,不耐烦催促:“你看什么?还不赶紧走?”

    “你还没说去哪里呢。”看出他喝了酒,司机嫌弃的道。

    “朝阳别墅区。”

    车子开了起来,苏行揉了揉冰冷的手臂,撇了一眼许临。

    他安静的坐在那里,整张人都快隐在了黑暗中,从苏行这个方向,只能看到他无比冷淡的神色,

    许临侧头,精致的五官显现在苏行的视线中,那白皙干净的脸并没有之前那么白,却还是有一些僵硬。

    他盯着苏行,脸上缓缓荡漾出一抹浅笑,“外套,谢谢。”

    苏行心里憋得慌,也不知道哪里令他觉得不舒服,但就是觉得压抑极了。

    他无比厌烦的啧了一声,撇开脑袋看着车窗外的夜景,小声道:“我说我不是故意的你相信吗?”

    “不是故意的什么?”

    “你说呢?除了让你在那里等了那么久还有什么?”猛然回过头来,他恶狠狠的瞪着许临,薄唇紧抿,神色紧绷:“非要我完全说明白吗?”

    “不用。”许临摇头,“你说这件事的话,没什么。最后你来了就行,也不算失约……”

    他忽的停顿了片刻,眼眸微敛,片刻才继续道:“只是如果你临时有什么事,可不可以先跟我说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