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三点半发的。

    许临眼眸微敛,盯着那三个字,努力的猜测着在打下这三个字时,苏行的表情,想法,以及会不会有犹豫不决。

    他略微吃力的在老年机键盘上打出几个字,最后又全部删除,拿着老年机坐在地上盯着天花板许久,才回了一个“好”字。

    那边应该是立刻看到了这条消息,因为无人能看见的小屏幕上,被绿值一瞬间飚到了99%。

    许临从未见过这样的状况,盯着那飙升的被绿值呆滞了一瞬间,随后又恢复了漠然的神色,甚至嘴角还微微上扬,露出一抹淡到几乎察觉不到的笑意。

    他从冰冷的地板上起身,走去厨房煮了面,正坐在桌子前吃饭的时候,房间大门的锁正在被人打开。

    安静的四周只剩下开锁的声音。

    许临没开灯,猛然听到动静去看时才发现周围有多黑,而他依旧没开灯。

    什么时候已经适应了黑暗,他都没发觉。

    窗外黑漆漆的,冰冷与孤独蔓延在每一处角落,只有远处的灯光使得房间里有点微光。许临握紧了手中的筷子,有一些警惕的看着大门,直到听到那骂骂咧咧的声音时才放松了下来。

    “这锁怎么打不开?妈的,天黑的这么快,什么都看不清楚。”

    一直被转动的锁终于被打开,身材微胖的中年妇女走了进来,在墙边摸索着灯。

    透过外面走廊微弱的灯光,她猛的发现有人坐在桌边椅子上,模糊的身影让她吓了一大跳,分辨出是谁之后,许母气道:“坐在那里做什么?吓死人,也不开灯。我看你是学习学傻了。”

    房间的灯亮起,许临静静地坐在那里,身前没动过的一碗面还在冒着热腾腾的白气,面的香味飘散过来,许母饿的不行,走过来把面挪到了自己面前,直接吃了起来。

    “饿死我了,锅里应该还有吧?你再去盛一碗,这碗给我吃。”

    许临抿了抿唇,没说话。

    “哑巴了?一句话都不说。”

    许母不悦的道。

    她吃相十分不雅,房间里一时之间只剩下她吃面条弄出的“哧溜”声,与她时不时响起的碎碎念。

    “又输了,又输没钱了。手气差到爆,啧,这都欠了多少钱了,你在学校里奖学金还没发?”

    许临站起身,平淡的道:“奖学金已经发过了,你不记得了吗?”

    许母吃完,随意的擦了一下嘴巴:“发了吗?我怎么不记得了?你上学太费钱了,小临,要不然你别读了吧。你看,你考上大学我还要给你准备学费。学费怎么说一年也要一万多吧?”

    许临默不作声的盯着她,那双漆黑没有一丝杂质的眸子明亮的惊人,就像是一把火烧的许母整个人都有一些发怵,她讷讷的道:“你这么盯着妈看做什么?妈也没办法。你要是在读书,我连你都养不起。”

    许临没说话,只是拿着碗到厨房,连锅一起洗干净了。

    冰箱里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这个输光了才回来的女人,吃完了最后一碗面。

    许临盯着源源不断流着的清水,大脑有一些空白。

    兴许是当了许临,过了这样的生活,他也有一些受原许临的影响了,脑子里面忽的蹦出来一个想法。

    活着……有什么意思呢。

    ——

    是滴,这篇是小甜文。信我^_^

    感谢打赏。比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