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种感觉很奇怪,几乎可以说就连他自己都控制不住自己内心的感觉。

    他那么怕,那么惊惧惶恐,可是在看到旬涛之后,那种怕意像是得到了解决,很快的便会消失不见。

    因为撞到了旬涛,才会做这种噩梦吗?

    可是之前的噩梦是怎么回事?

    这已经数不清第几次了,就像是被梦魇缠身了一般,他会重复的做这个模糊的梦,然后他在看着旬涛安心的同时也会产生一种怪异的想法。

    旬涛不能有事,不能死。

    苏行沉了眼眸,手脚冰凉的把空调温度调高了一下。

    那般炎热的夏日,他却觉得冷到心尖都在抖,就连呼出的气都仿佛带着冰凉的寒气。

    旬涛翻了个身,面对着苏行,没多久便颤抖着睫毛,睁开了眼睛,看到了苏行那张阴沉的脸。

    “你做噩梦了吗?”他盯着苏行,小声的开口。

    苏行没说话,盯着他目光有一些出神,不知道在想什么。

    旬涛心有不悦,却没说什么,只是转了转眼珠子,突然伸出手抓住了苏行握紧成拳放在腿上的手,柔声道:“苏行,你是不是喜欢我呀?不然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自己的伤口还没愈合却比我父母还要关心我,在乎我。”

    涣散的意识恢复,苏行身体还处于之前噩梦清醒时的僵硬状态,他看了一眼旬涛的手,面无表情的将他的手拿开,身体终于开始放松,“不是所有的好都是喜欢,你别误会,我不喜欢你。”

    旬涛大失所望。

    他又不相信的看着苏行的眉眼,见他眼中清冷一片确实没有过多的感情时更是郁闷的不行,哦了一声,收回了手。

    他才不相信苏行真的对他没感觉。

    不然怎么会一直关心他的各种情况,一天下来无数次询问他有没有哪里不舒服,需不需要什么。

    就算是愧疚,也不至于如此愧疚。

    不是喜欢的话这种行为也太奇怪了。

    苏行肯定在骗他!不可能对他没有任何感觉。

    “当时你为什么会在天桥街?”苏行突然开口,打断了旬涛的胡思乱想。

    这是他第一次开口问旬涛关于车祸的事情。

    天桥街那么黑,他开车的声音不算小,没算没路灯也能听到他车子的声音。

    旬涛顿时有一些心虚的撇开目光,清秀的脸上出现一抹勉强的笑容:“就心情不好随便走走,反应过来的时候眼前就出现了一辆车子。”

    苏行没说话,只是目光沉沉的盯着旬涛。

    在他那样的目光下,旬涛感觉自己内心所想的一切都快要暴露了,就在他紧张的有一些手心冒汗时,苏行没在看他,而是站起身,随便给旬涛掖好被子,“你快继续睡吧,我出去转一转。”

    “我……”

    旬涛刚开口,苏行已经离开了病房,并且把房门关上了。

    病房中静悄悄的,旬涛从床上坐起,摸出手机开始写日记,时不时会咬一下大拇指,一脸苦恼。

    他不知道苏行有没有察觉出,当时车祸发生时,其实是他主动撞上来的,并不是苏行撞的。

    那时的他,只想自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