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话里又响起一声笑,“说了名字你可能也不记得,不过旬涛你应该记得。”

    听到旬涛的名字,苏行当下就想挂断电话,结果电话那边的人又说了一句话:“离开许临,他是有目的接近你。这次就准许你和旬涛在一起好了。”

    听着他那像是与他熟悉至极的语气,苏行嗤笑一声,挂断了电话。

    “想知道我为什么说许临是有目的接近你的,明天下午三点,夕阳咖啡馆见。你难道就不好奇他是不是真的喜欢你吗?毕竟平时他总是一副对什么都不感兴趣的死鱼脸。而且他可会骗人了,相信我,来了你会得到一个满意的答案。”

    明明是一条短信,却不知为何,每句话充满了蛊惑。

    苏行的目光盯着那条短信许久,不断地回想着电话里男人的声音,在记忆里搜寻着,最后还是查询无果。

    记忆一下子倒退与高二那年,模样青涩羞赧的少年略微紧张的抓着衣角,小心翼翼的开口叫住他,低声说出了告白的话。

    苏行想不起来自己当时的表情,但是他猜得出来。

    一定是一张桀骜不驯,什么都仿佛不放在眼里的高傲模样,自然也不会对许临的告白放在心上。

    但是不得不承认的是,在许临说出告白话的那一瞬间,他对眼前那个害羞的少年有了兴趣。

    从那之后,便彻底一发不可收拾。

    喜欢许临是个意外,意外到他至今都想不明白为何会出现这个意外。

    大概是天意。

    抿唇删除短信,将号码拉入黑名单,苏行走进卧室。

    床上的许临呼吸均匀,像是感觉到了他开门时带来的些许冷空气,整个人不禁往被子里缩了缩。

    苏行重新躺下,将许许临身上的被子掖好,微微侧过身,没有面对着他。

    等到他闭上眼睛,意识沉沉浮浮的进入睡梦中时,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许临忽的睁开眼睛。

    那双漂亮似带着微光的眸子中并没有任何睡意。

    盯着漆黑一片的天花板好一会,许临侧头看向苏行的背脊,眉头一皱。

    耳边是苏行不是很平稳的呼吸声,他睡着了,然而属于他那边的被窝却有一些冰冷。

    在他重新躺下之前,必定在外面呆了许久。

    许临翻个身,背对着苏行闭上了眼,不愿意再去多想什么。

    这一次苏行醒的比较早,醒来的时候许临还在床上熟睡着,他看了一眼时间,早上八点多。

    他才睡了不过三个小时。

    今天放假,两个人不用去学校。苏行想了想,凑到许临身边,搂着他的腰继续睡了过去。

    等到再一次睁开双眼的时候,许临却已经不在身边了,床头上留着一张特别大的纸条,像是生怕他看不见一般,“我去超市买点东西,午饭再锅里热着,你吃完饭我没回去想来找我也是可以的。我在乐源超市。”

    苏行揉了揉炸毛的头发,看了眼时间,下午一点钟。

    他洗漱完,吃过午饭便开车去往乐源超市。

    却在路上接到了旬涛的电话。

    ——

    这本书真清水,除了第一个世界,清水到我都害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