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临正在上楼,感觉到了背后的杀意,却装作不知道,继续道:“毕竟苏小姐出事了,可是会有很多人担心的。”

    躲在门缝中听到他话的二哈冷哼一声,极为不屑。

    他用爪子将门推的更开了一些,从门缝中钻出,换了一个地方继续躲。

    苏小雅干笑一声,“我也觉得这地方住的不舒服,是该搬家了,是该搬家,这件事解决之后就搬家。”

    她的笑容极为勉强,根本不达眼底,并且说话的声音阴恻恻的,那重复的一句话更是听的人心头一渗。

    许临回头看了她一眼,步伐一顿,淡淡的道:“麻烦苏小雅在前面带个路吧。”

    …

    房间里昏暗一片,没有开灯,窗帘被紧紧的拉上,遮住了外面的月光。

    许临踏进来时,就感觉到了这房间里强烈的阴气。

    他闭了闭眼,在睁开之时,眼眸中划过一抹亮光。

    眼前昏暗的房间比先前亮了一些,并且还能看见房间里那些不断滋生在周围的黑色气体,它们就像是有生命一般,缓缓的向许临所在的方向靠近。

    随着那些黑气的靠近,周围像是凝结了冰霜般阴冷。

    许临不紧不慢的从包中拿出一张符纸。

    符纸上画着复杂的符箓,在昏暗中亮着淡红色的光。

    那符纸被他夹在指尖,微微在空中晃了一下,符纸瞬间被点燃,炙热的火焰将那些黑气尽数逼退。

    没多久,那些黑气绕过火焰,想要再次靠近许临。

    火焰光下,许临的脸被映的异常白净无暇。

    他面无表情的看着那黑气,不躲也不退,而是一边夹着右手上的符,一边从包里再次拿出几张符,绕开黑气,分别贴在房间的四面墙上,甚至地板都没有放过。

    符纸上的红色朱砂微微发亮,原本还有些张牙舞爪,恨不得立刻靠近许临的黑气在那一刹那消失的无影无踪。

    房间里顿时响起了婴儿的啼哭声,尖锐刺耳,听的人大脑晕眩。

    “大师,你能解决吗?”苏小雅问。

    她站在门口,不知为何显得有些局促不安,甚至都不敢走进房间里去。

    看着她像是惧怕的样子,许临歪了下脑袋,“你进来。”

    “我害怕。”苏小雅白了一张脸。

    “你是那鬼婴的目标,你必须把那鬼婴引出我才有方法将她除去。”许临平静的盯着他,在鬼婴的啼哭声中低声道:“有我在,你不用害怕。”

    苏小雅还是不愿意动,只道:“可我还是害怕。”

    地板上的符纸一直在发亮,这种符是专门镇压鬼物的,若非强大的鬼,有此符在是无法伤害。

    地板上炙热滚烫的温度一直从脚底传遍全身,苏小雅在门口走来走去,甚至还忍不住往后退了退。

    那模样,就是半点想进来的意思都没有。

    许临不再管她,而是侧头在房间里寻找着那哭声的来源。

    四面八方都是那尖锐的声音,吵的人耳膜都要被震碎了。

    许临松开右手的符纸,那燃烧的符纸便悬在了半空中,原本橘色的火焰忽的变成了冰蓝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