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竟泉,我没雨伞,你有多余的雨伞吗?咱俩顺路,一起走呗?”还没等许临回答,身后便挤过来一个女同事,嘀咕了一句后发现张竟泉撑着伞在许临头上时,尴尬的挠了挠头。

    许临把伞推了下,冲张竟泉道:“你与她顺路的话就一起走吧。我等会要去别的地方,不跟你顺路。”

    “你要去哪里?我跟你一起去吧。”张竟泉一愣,下意识抓住女同事,把伞塞进她的手里。

    像是发现自己的话太过于唐突,他连忙红着脸解释道:“我回家也没有事,不太想这么早回家,想出去走走。”

    许临偏头笑了笑,“超市。”

    冰箱里的菜都没了,他要去超市里买点菜。

    “正好,我也想去超市买点东西。”张竟泉说:“一起去吧?”

    许临点点头。

    那女同事目光诡异的在两个人之间看来看去,最后偷笑一声,拍了拍张竟泉的肩膀,撑着伞走进了雨中。

    那个动作让张竟泉莫名收到了极大的鼓舞,他张张嘴,有些紧张的抓紧了衣摆,觉得今天是个大好的机会。

    他要珍惜住这个机会。

    天公作美,雨越来越小,直至最后停下。

    许临伸出手试探了下,一滴雨都没了,他看了一眼张竟泉,说:“停雨了,我们走吧。”

    “喻声……我可以这样叫你吗?”张竟泉忙不迭的跟上,有些笨拙的道。

    “可以。”许临点点头,对于一个名字并没有多大反应。

    张竟泉舒了一口气,开始找起来了话题,“你自己一个住吗?”

    “对。”

    “我也一个人住,真巧。”他抓抓脑袋,有些窘迫,也知道自己这个话题有多尬,完全是强行聊天。

    两个人走的很快,完全没注意到身后有一辆黑色的轿车比跟在他们身后。

    轿车内,傅鸣钦握着方向盘的手微微收紧,薄唇抿成一条直线,面容阴鸷。

    不远处那两个并排走在一起的身影就像两根针,扎的他整个人都暴躁了起来。

    才跟他断绝关系,就迫不及待的勾搭起别人,他倒是小瞧李喻声了。

    “喻声,我……”拐弯时,张竟泉一把拉住许临,将他往后拖了一步。

    面前的车子飞速离开,若不是及时躲避,定然会撞上。

    张竟泉松了一口气,回头看向许临,“你没事吧?”

    许临面容很淡,闻言笑了笑,摇摇头,把自己的手臂抽了回来,“谢谢,我没事。”

    其实他是看到了那辆车的,他能走过去,只是没想到张竟泉会拉他回来。

    那紧张的样子倒是惊到了他。

    “喻声,我其实有一件事想跟你说。”张竟泉略微结巴道:“一直不好意思说出,口,其实……我……我……”

    他说的断断续续的,很不连贯,许临看上去在盯着他,其实思绪已经飘远了。

    十三正在跟他沟通。

    “目标在你身后呢。”

    “就在那辆车子里,你回头就能看到了。”

    “还好我提醒你了,你现在最好的办法是赶紧离开眼前的人,并且千万不能接受他的告白。”

    不用十三说,许临也要拒绝。

    他牵扯的人不能很多,跟目标相处已经够累了,其他人他是在应付不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