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被猛的抵在了冰冷的墙壁上。

    滚烫炙热的身体接触到冰冷的墙壁时,许临哆嗦了一下,微咬住了下唇。

    傅鸣钦动作没有任何的温柔可言,就像一头凶猛的野兽一般,在许临体内横冲直撞。

    被强行按着贴在墙壁上的手微微收紧,在被墙壁上留下几道划痕,又在瞬间被傅鸣钦用力掰开,再次贴在墙壁上。

    许临没了力气,脸色潮红一片,原本波光潋滟的眸子像是含了一层水雾,泛着莹润的光。

    他神色迷离,口中忍不住溢出极小的呻\/吟声,想逃离却被傅鸣钦紧紧的扣住。

    —

    许临不知道什么时候结束的,只知道睁着眼醒来时,傅鸣钦正穿着浴袍坐在椅子上抽烟,另一只手拿着手机贴在耳边,说些什么。

    “你跟谁在酒店?”

    “你知不知道酒店门口都是蹲点的记者?”

    “你是不是神经了!最近绯闻本来就多,现在还要在闹出来一个?”

    “你到底跟谁在一起?”

    傅鸣钦弹了弹烟灰,目光淡淡的睨了许临一眼,对上他还有些恍惚回不过神来的眸子时,语气毫无起伏,“你能处理好。”

    “我处理你个球球!你知不知道现在各大媒体就等着实图呢!鸣钦,你不是乱来的人,这一次是怎么了?跟你在一起的人……你跟她真有什么?是谁?”

    “你不认识。”傅鸣钦低声道,依旧是那句话:“我相信你有能力处理好。”

    丽萨一急,忍不住咒骂了起来,“我给你收拾烂摊子多少次了?祖宗你能不能消停点?哎。我管不住你谈恋爱,但是你谈恋爱是私底下的,既然是私底下的,你们哪里来的勇气明目张胆的进酒店?”

    傅鸣钦淡淡一笑,“我等你的消息。”

    他挂断了电话,站在床边盯着许临,“解释一下之前什么意思。”

    许临知道他还在纠结自己讽刺他给的角色很可笑的那句话,闭眼缓和了一会,动了动酸痛的腿,瞬间没了回答的欲\/望,干脆装死。

    “李喻声,别装死。”衣领被人揪起,俊美的男人盯着他脖子上的吻痕,懒洋洋一笑,“不然我不介意再多来几次。”

    “疯子。”许临低骂了一声。

    通过他刚刚打的电话来看,外面一定是被记者包围了,都这种时候了,他竟然还没有半点慌张,反而还悠闲的问他之前的事。

    “说不说?”

    他掐灭烟,俯下身,湿热的呼吸喷洒在许临的耳边,痒意让许临忍不住在床上滚了一圈,怕他再次骚扰,轻声道:“你目前还是好好想想,外面的狗仔怎么解决吧。”

    “那不需要你操心,你只需要解释清楚之前那句话什么意思。什么叫做可笑?你觉得我给你的那个角色很可笑?”

    许临撇了一眼右下角,他一时没调出来看,没想到竟然跌到43%了。

    “二手的角色,是你用心留给我的?”许临讽刺一笑。

    傅鸣钦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削薄的唇瓣抿成了一条直线,他盯着脖颈雪白的许临,恨不得在那脆弱的脖颈上狠狠地咬一口,将许临咬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