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容阴鸷的男人毫不费力的禁锢住他的双手双脚,垂眸盯着他白皙干净的脸,低笑出声,然而眼里却没有任何笑意,上扬的唇角尽显冷酷,“做饭?先做你,做完了你再去做饭。”

    厨房里的火没关,想必汤已经快煮干了。

    许临听到自己小声压抑的呻-吟声时忍不住分散了注意力,如此想着。

    傅鸣钦就像是发狂的野兽,无情的在他体内肆虐,直到许临恍惚中发出含糊的求饶声,他才肯停下。

    汤果然已经快煮干了,许临双腿颤巍巍的关了火,将快干的汤倒掉,洗个澡继续做饭。

    从始至终,傅鸣钦都坐在沙发上盯着他。

    比起许临的狼狈,他除了衣服有些褶皱外,一如来时那般没有任何变化,那张完美的脸是令人挪不开目光的存在。

    他将做好的饭菜端放在桌子上时,傅鸣钦已经洗完澡穿上他的衣服堂而皇之的坐在沙发上了,面色看起来比先前要平静许多,至少看不到一丝怒火了。

    他正在拿着手机不知道看什么,许临刚想叫他过来吃饭,便听到有一道熟悉的声音从他的手机中传出,“钦哥,你回复我个消息。那天跟你在酒店的是你和李喻声吗?”

    “抱歉,可能是我多嘴了,但我有点担心。”

    “钦哥,你看到消息回复我一下好吗?”

    最后那略微委屈的声音让许临挑眉,轻笑了一声,“钦哥?叫的挺亲密的,不过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在叫自己的亲哥哥呢。”

    他坐在椅子上,开始吃饭,尽管不去看傅鸣钦,也能感觉到他看来的灼热目光。

    “你在吃醋。”

    平静的声线似乎在叙述事实,许临夹菜的筷子一顿,没抬头道:“你要这么认为那就这么认为吧。”

    他这么说,傅鸣钦反而不这么认为了,收起手机慢步走到他对面坐下,慢条斯理的吃起饭来。

    “家里床小,睡不下,吃完饭你就离开吧。”

    傅鸣钦像是没听到般,没理他,继续吃饭。

    “手艺不错。”

    他似赞叹的来了一句,欲有以后还来蹭饭之势。

    许临懒懒的抬了下眼,“你这是要赖着我的节奏吗?”

    傅鸣钦嗤笑一声,直视许临,“赖着你?你有什么值得我赖着你的?这是索取报酬,先前给你介绍工作的报酬。”

    “倘若知道你还会向我索取报酬,那当初我就不去拍了。”许临淡笑,放下筷子,优雅的擦拭了下唇,“省的还碰上糟心的人。”

    许临不说话时,浑身上下都有一种沉静平稳的气息,那张白净的脸给人的感觉就是温润。但如今一开口说话,什么温润沉静都成了尖锐的刺。

    傅鸣钦知道他说的是明正凯,想到先前明正凯给他发的语音,许临说的话,他扬眉一笑,“你对明正凯有很大的敌意,从来一开始就是这样。怎么?你之前跟明正凯有过什么纠纷?”

    “我可没机会能接触他这样的大腕。傅先生,饭也吃完了,该做的事也做完了,你也该走了。”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