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问你……”性感的喉结艰难的滚动了一下,傅鸣钦莫名觉得嗓子发干,那句随随便便就能问出来的话再此刻怎么也说不出口。ωヤノ亅丶メ....co

    许临脸色看起来没什么,耳根子渐渐地染上了一层红。

    傅鸣钦眼里只有那抹红了,他脑子一抽,也不知道怎么的,突然道:“我想问你,你愿意给我做一辈子的饭吗?”

    许临面上还是那般毫无变化,心里却蓦然一僵,冲十三冷冷道:“你不觉得这氛围特别像告白吗?他这是什么意思?意思是想让我给他当一辈子的保姆?”

    十三::“……”

    俗话说旁观者清,当局者迷,许临完全没想歪,满脑子都是我希望你爱上我,你竟然希望我当你保姆,给你做一辈子的饭。

    天底下哪里有这么好的事,有的话给我来一沓。

    傅鸣钦还在等着答案。

    见许临许久不说话,微抿了薄唇,脸上露出了他时常会用来伪装自己紧张的清冷凉薄神色。

    “答应他啊宿主。一辈子做饭就是在跟你说和他在一起。你今天怎么突然变榆木直男脑袋了?”

    许临:“……是……是吗?”

    没等十三在说话,他已然向傅鸣钦微笑道:“我愿意。”

    被绿值:10%。

    他眼前原本唇角越来越向下垂的男人在他可以看到的情况下迅速的变得欢愉起来。

    “你说的。”

    “我说的。”

    “你别后悔。”

    “无论发生什么,我都不会后悔。”

    “跟我在一起很难,很苦。我不会公开我们的关系,但到合适的时候我会公开,向所有人宣布你是我的……爱人。”

    爱人那两个字被他咬重了语气,极为认真的语气砸的许临有些恍惚。

    怎么说告白就告白了。

    傅鸣钦真是个奇怪的人。

    奇怪到恐怕他自己都看不清楚自己吧。

    傅鸣钦是有些连自己都捉摸不透了,此刻的他完全是随心所欲的,把眼前所想的做完,以后所出现的事以后在解决。

    “我知道。我不怕苦,再难我也坚持的下去。我只是怕你不会要我。”他低着头,让傅鸣钦看不清楚他脸上的神色,却能听到他嗓音中暗藏的小小委屈。

    “之前所有的事,我很抱歉。”

    催眠自己你是个替身,在你先告白后不答应反而羞辱……

    一切的一切,都很抱歉。

    傅鸣钦眼眸微暗,神色柔到了极点。他看着眼前的许临,忽的觉得在打开心扉说出那些话之后,越看许临越喜欢的紧。

    那种喜欢,就像是曾经被什么隔绝开,如今又重新归回于他内心般,令他心里泛起一阵涟漪。

    与眼前的人,冥冥之中似乎有一根线,在不断的把他们两个人拉紧。

    许临瞅他一眼,清了清嗓子,把该问的都问了。

    “你真的选择和我在一起?那之前为什么要拒绝我?”

    “嗯。之前……”傅鸣钦沉吟片刻,“你当我害羞,不想承认对你有情。”

    十三说:“果然人都是贱的,男人更贱兮兮的。喜欢不承认还说那样的话。”

    “咱俩还是别再一起了。”许临说,“你也当我对你害羞,忽然不想承认和你一起了。”

    2